此生有盡 此情無盡 人生有限 生命無限 (下)


網絡圖片

9 月30 日下午,舊同學探病後,妳覺得又暈又痛,於是我立即送妳到廣華醫院。在醫院裏,妳一直要佩戴氧氣鼻喉。妳睡不好,失去食慾,嘔吐,咳,氣喘。妳開始腳腫,後期要用助行架。親友的探望慰問鼓勵,只能在精神上支持妳,卻未能減輕妳肉體上的痛苦。很多時,我摟著妳,聽妳訴苦卻愛莫能助。妳說我照顧得妳好,這話使我汗顏。其實,我希望能夠照顧妳到痊癒,可以照顧妳到老。聽到妳說,『可能沒有機會回家了』,『帶來的衣服沒有機會再穿了』,『你們都不知我有多辛苦』,我除了心痛外,還可以說些甚麼呢。妳常說,希望快些離世。除了不用受痛苦外,我想妳是不希望我們繼續為妳擔心及操心。

在廣華個半月後,妳終於接受提議,在11月20 日轉到靈實寧養院。轉院後,妳開始接受嗎啡紓緩痛楚。靈實的環境及服務很好,妳的親人又可以長時間陪伴妳。初期我們還可以閒話家常,還可以一同看舊相片緬懷往事。後期妳昏睡的時間越來越長,說話越來越少了。

11 月28 日上午,主診醫生對我說,妳的病情轉壞,要我有心理準備。聽了,忍不住下淚。那天,妳仍然可以與陪伴妳的親人及探病的舊同學交談,仍然堅持扶著助行架站起來,仍然嘗試自己上廁所。 11 月29 日,妳整天閉著眼睛躺臥床上。我在妳耳邊說:『我今晚留下來陪妳。』妳的眼角有一滴淚水,妳是聽到我的說話吧。晚上妳的呼吸轉慢了。我陪伴妳在妳耳邊不停細訴,妳的眼皮及嘴角曾經微動。10 時半,我在妳身旁的沙發休息。11月30日凌晨,見姑娘為妳轉身,讓妳身體躺平些,頸部舒服些。我再閉目休息。不久,聽到一大聲呼氣聲,妳已非常勇敢地走完人生最後的旅程。兒子從家裏趕來,一同向妳告別。妳非常安祥,像熟睡了,身還是暖的,蓋著的被子好像還在一起一伏。在姑娘推妳離開病房前,我在妳耳邊說:『我愛妳,放心,不要擔心。』我深信,死亡並不是一切的終結,而是另一個開始。

12 月1日辦妥証件,安排了儀式地點,及通知親友。那天夜空上,金星和木星近距離與新月排列成三角形。木星在右邊,金星較大及亮在左邊,新月在下,遠看就像一張笑臉。是妻妳在天的那一邊眨著眼笑吧。妳是在告訴我們,妳現在已經自由自在,不用再受苦了。 有人說 “Life is not measured by its length, but by its depth.”。妳不能控制生命長短,但妳已為生命賦了意義。此刻,親友同學向妳道別,肯定妳的積極及堅毅精神。妳的生命已經影響了妳身邊的人,尤其是我及兒子。我說不希望妳有遺憾,希望妳說出遺願。妳對著我父子倆說:『我的遺願就是你兩父子可以永不分開。』妻,妳的話我和兒子都會詺記於心。

Ji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