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家庭承擔高昂電費


澳境內約有80萬人,雖然交昂貴電費,但不能轉換電力公司。(網絡圖片)

【本報雪梨訊】對於不少澳洲人而言,電費負擔力仍然是一主要關注事宜,但仍有大量消費者,不主動尋求更佳交易。

據澳洲競爭及消費者委員會,澳境內約有80萬人,雖然交昂貴電費,但不能轉換電力公司。

社會福利團體稱,對於低收入家庭來說,這是一項特別困難的事,他們掙扎於尋求和了解混淆的零售能源。

當局表示,2019年處於中等市場提供的低收入家庭,電費佔家庭可用金錢比率,比平均收入家庭多一倍。

據澳競消委會指出,過去10年電費激增五成,澳洲普羅大眾家庭支付每千瓦小時電費為29仙,一年即1549元。


GRATTHAN研究所能源專家鄧打士GUY DUNDAS稱,澳洲忍受高電費不是基於一個原因,反而有多項因素構成高電費,其中大部分歸咎於上世紀錯誤方向。

他表示,首先是對輸送電力到住戶和工商機構的電纜和電燈柱投資過高,其次是煤碳價格不斷上升,結果通過批發電力價格轉嫁予消費者。

鄧打士指出,此外,多個政府津貼屋頂太陽能,結果成本又由消費者承擔,最後,零售利潤和零售成本俱上漲。

為扭轉消費者部分財政負荷,今年7月聯邦引進改革,瞄準能源零售者,價格和廣告計畫。

主要改變設立違約市場報價機制,向不主動尋求更佳交易的長期提供顧客,對電力供應合約訂立封頂價格。

鄧打士稱,儘管封頂價格可制止過高價目,但它僅影響維省昆省東部和南澳等地一成居民產生影響,其餘九成澳洲人仍然主動尋求更佳市場提供,違約市場報價機制只是一項比較市場價格的基準。

他表示,過去零售業廣告宣傳建基於虛假和不一致基準比率,有條件限制的節扣,這往往誤導和混淆消費者。

鄧打士認為,雖然當局已推行改革,但不少澳人仍不注意市場,因為感到太尋找困難。

不過,他指出,改變已目睹市場收窄,提供較少價格區間。

南澳社會服務議會行政總裁ROSS WOMERSLEY稱,消費者甚至不操心於參與市場,和因此令他們付出代價。

他同意,對於低收入家庭來說,能源負擔能力乃最重要事情,他們重視每日向子女提供應糧食,和確保有足夠支付屋租的金錢。(世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