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assified.com.au

Property.com.au

Issuu.com

目錄

澳洲新聞中國對澳投資持續暴跌 金額降至14年來最低水平

中國對澳投資持續暴跌 金額降至14年來最低水平

【本報悉尼訊】中國對澳洲的投資正在急劇下降,已跌至2007年以來的最低水準,自2016年以來,投資總額每年都在穩步下降,75%的中國投資者表示,由於政治氣候,他們不願投資澳洲。

這些數位表明,中國對澳洲的投資前景發生了巨變。2020年中國對澳洲的總投資為25億元,比2019年的34億元下降了27%。交易數量從2019年的42宗大幅下降至2020年的20宗,同比下降約50%。

報告合著者、畢馬威澳洲會計師務務所(KPMG Australia,)亞洲和國際市場主管弗格森(DougF ferguson)對《澳洲人報》表示:「這似乎是一個沒有明顯結局的趨勢。自 2016 年以來,投資額下降了 83%。」

這些數位來自畢馬威/悉尼大學一份名為「揭秘中國在澳洲投資」的最新聯合報告,涵蓋投資、兼併、收購、合資企業和住宅開發地盤項目,但不包括股票、債券和私人住宅購買。

當被問及中國國有控股企業現在如何看待澳洲作為投資目的地時,弗格森表示:「他們很謹慎,專注於其他市場。」

他表示,中國對澳洲投資的未來在於規模較小的民營企業,尋求較低的風險機會。

他表示:「中國投資前景喜憂參半,前景不明朗,我們預計未來任何增長都比往年保持溫和。」

這種趨勢的程度、其敏銳性以及推動此次衰退的中澳兩國結構性矛盾,都促使澳中金融關係發生了重大變化。

過去五年投資崩潰的背後有三個核心因素:中國政府的限制,以及它們將優先項目從經合組織(OECD)國家轉移出去:聯邦政府的外國投資審查委員會(FIRB)對外國,尤其是中國對澳洲的投資的管審查更加嚴格,它更多強調國家安全。新冠疫情的影響在2020年亦對來自中國的投準資產生影響,但下降趨勢早於疫情大流行的影響。

對中國投資的樂觀情緒正在迅速消退。弗格森表示,「新現實」現在「打亂了過去對中國企業投資
的令人振奮的預期」。

中國投資暴跌的幅度顯示,中國對澳洲的投資金額從2016年的115億美元,降至2020年的19億美元。

弗格森表示:「就投資價值和2007年以來的交易數量而言,我們現在處於最低點,而且情況每年都在惡化。」

他說,陷入困境的政治關係是一個「實質因素」。此外,對75家中國企業高管進行的詢問調查顯示,儘管與其他國家相比,澳洲仍是首選目的地,投資者對澳洲應對這次新冠疫情的方式充滿信心,但警報信號正在響起。

報告稱:「四分之三(75%)的受訪者表示,2020年的政治環境使得中國企業在澳洲投資更加謹慎,而2018年為59%,2017年為70%。中國私人投資者認為,緊張的外交局勢增加了中國和澳洲的商業風險和合規成本。中國國有投資企業在總部和澳洲子公司之間的溝通問題日益增多,澳洲子公司在總部公司的聲譽等級中下降,總部審批的項目延遲,以及對資產和供應鏈安全擔憂。

「從在澳中國投資者的商業角度來看,澳中兩國政府之間的政治不信任已成為相互的。三分之二(63%)的受訪者表示,中國政府對澳洲投資的支持程度低於此前,而四分之三(78%)的受訪者認為澳洲聯邦政府對中國企業在澳洲投資的支持程度低於此前。」

然而,北京對資本控制的政策是一個關鍵特徵。共有54%的中國投資者表示擔心,並稱「2020年很難從中國獲得資本」。

有證據表明,中國企業可用於海外投資的資金減少,以及向發展中國家投資項目重新排列優先事項。

在對澳洲的投資方面,採礦業是2020年最大的接受部門,佔中國投資總額的37.6%,其次是商業地產,佔36.1%,服務業佔21%。中國沒有在可再生能源、石油和天然氣或基礎設施方面進行投資。

投資回報正在被擠壓。只有三分之一的高管(35%)認為2021年他們的營業額會增長,39%的高管表示營業額會下降。調查顯示,中國投資者的前景更為強硬、務實——他們更加強調協同效應、盈利能力和有針對性的機會。另一方面,中國對外投資總額的很大一部分都與「一帶一路」計劃有關的項目。

全球背景是大環境的基礎。2020年,全球外國直接投資下降了三分之一,對發達經濟體的直接投資總額下降了58%,歐洲下降了80%。澳洲的外國投資總額從2019年的390億美元減半,降到2020年的200億美元。

弗格森表示:「中國仍然是我們整體外國投資的重要參與者。」

他說,中國2020年對英國和歐洲的投資降幅甚至超過了對澳洲的投資。

然而,2020年,中國約有1.5%的對投資來到澳洲,這一數字遠低於過去。當被問及中國投資者所說的與澳洲打交道的最大問題時,弗格森表示:「獲得澳洲監管部門的批准。」(南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