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paper

Classifieds

Property

目錄

Newspaper

Classifieds

Property

中國禁澳龍蝦令打擊下 維州漁民要求減執照費

【本報墨爾本訊】維州的龍蝦捕撈業在澳中關係惡化引發的易貿戰中,被中國的禁止進口澳洲龍蝦令打得幾乎要「跪低」,尋求減免牌照費和幫助開拓其他市場以渡過難關。
當地的龍蝦捕撈業,現正以僅相當於賣往中國市場的三分之一價錢,出售他們捕撈到的這種美味海鮮。他們指出,其他州的龍蝦捕撈業者,已獲推遲繳付,減免或退還龍蝦捕撈執照費。
納什( Simon Nash)是維州著名的景點「12門徒巖」( Twelve Apostles)附近的金寶港( Port Campbell)一位漁民。當他在黎明前把漁船絞放到水中時,知道自己可能在漫長的一天工作中賺不到錢。
這不是因為他在家鄉周邊海域有捕撈的龍蝦收成變化,是否有足夠的龍蝦游入他投放到海中的84隻籠內。
不確定性來自與澳洲最大貿易夥伴的爭端,這是他無法控制。
去年年底,當中國政府讓一堆龍蝦在上海停機坪上死去和腐爛時,這不僅標誌著與澳洲之間緊張關係的加劇,而且標誌著納什的商業模式土崩瓦解。
他說:「這產生了巨大的影響。」
他說:「我們很幸運現在有人願意買我們海鮮。」
「很多人都在努力尋找可以幫他們賣海鮮的人,但我們很幸運,自12月初以來,整個(澳洲)社區基本上都為我們提供了支持。」
「此刻是沒買家就停工,有買家就開工的時候。當我的買主說要拿貨時,我就工作。當他說自己貨已滿時,我們就停下來。」
在貿易關係緊張之前,澳洲捕撈的南部龍蝦約有95%運往中國。
但現在像納生這樣的漁民不僅需面對龍蝦的需求突然下降,而且他們的產品所能賣到的價錢也暴跌。
原先中國市場準備為澳洲南部優質龍蝦支付每公斤約100澳元的價格。
現在納什覺得自己能夠在國內市場上賣到每公斤30元的價格已是幸運的。
在聖誕節期間,以及在農曆新年前後,隨著澳洲人打開錢包以支持龍蝦捕撈業者並善待自己,該行業的需求有所增加。
但是,與他們多年來享受的中國出口市場相比,這筆收入顯得微不足道。
納什說:「一旦我們過了(農曆新年)的幾周的時間,就很難想到我們會去哪裡。」
這位現年37歲的漁在其他人的船上工作十年,在六年前決定自己舉債購買執照和生產設備,進入這個資本密集型的產業。
現在,他在不斷升級的貿易緊張局勢中感覺自己像是「無辜中招旁觀者」,中國對大麥,葡萄酒和牛肉等澳洲產品加徵關稅,並限制進口澳洲煤炭和龍蝦等產品。
「這不是一種很好的感覺,但這樣說實際上是一種廢話。」
「我對此無能為力,它要由兩國政府來解決,我敢肯定,有一天他們會這麼做,但目前肯定會受到傷害。」
納什仍希望繼續從事龍蝦捕撈業,並考慮如何削減成本以便能維持下去,其中他覺得可能讓他能減節的一大筆費用的是捕撈龍蝦的執照費。
維州巖龍蝦協會主席 諾爾(Markus Nolle)說,現在南部的龍蝦業「跪低」。
他說:「經執照費可能佔生產成本的20%到40%,所以這是一個很高的成本。」
「其他州免收許可費,我只是不明白為什麼維州政府不這樣做。」
其他州向漁民提供的救助有所不同。
南澳將許可執照費繳納延期了六個月,西澳將執照費和船隻註冊費延期了12個月,塔州向其生產者退還了350萬元的執照費,而昆州在2020年不向其熱帶岩龍蝦生產者收取任何執照費。
維州漁業廳長霍恩(Melissa Horne)的一位發言人在書面聲明中表示,政府尚未就執照費做出任何決定,政府正在提供幫助,以幫助該行業過渡到新市場。
諾爾認為,當中國出口市場生意好時,維州的捕撈龍蝦執照費是適當的,但現在需要對其進行重新考慮。
他說:「如果沒有中國市場準備支付的那種價格,我們將無法生存。我們只是無法承擔費用。否則,我們的捕撈成本將超過我們為該產品獲得的價格。」
「我們將經歷一個重大的變革時期,我們將需要更多的支持來度過難關。否則,就不會有相關行業。」
納什則說,任何執照費方面的幫助都會帶來巨大的好處。(南平)

分享 / Share :

Breaking News

Related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