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assified.com.au

Property.com.au

Issuu.com

目錄

澳洲新聞主張分析成本效益是否合理 陸克文料達爾文港租約將廢

主張分析成本效益是否合理 陸克文料達爾文港租約將廢

【本報坎培拉訊】前總理陸克文(Kevin Rudd)表示,聯邦政府應進行成本效益分析,以確定把達爾文港租給中國公司99年的合同在國家安全上是否合理。
中國山東民營企業嵐橋集團在2015年與北領地政府達成一項交易,以5.06億元長期租用和控制達爾文港的商用碼頭運營。
這項租約從一開始就引起爭議,尤其是引起國防部門官員和美國政府的強烈不滿,在澳洲和中國之間外交和經濟緊張關係不斷惡化之際,達爾文港的租約更成為全國關注的焦點。
上個月,聯邦國家一個委員會建議聯邦政府考慮,如果該租約被視為違背國家利益,則應收回澳洲對該港口的管控權。
由自由黨國家黨聯盟議員主持的參眾兩院貿易和投資增長聯合常設委員會建議,聯邦政府就港口租賃是否應受洲最近頒佈的《對外關係法》約束,向國會提交一份報告。
關於莫禮遜(Scott Morrison)政府上周利用《對外關係法》撕毀維州政府與中國之間就「一帶一路」達成的協議後,它是否會按照委員會的建議採取行動更加引人關注。
國防部長杜頓(Peter Dutton)上星期天告訴澳洲廣播公司(ABC)的「內幕者」(Insiders )專題節目,政府正在評估由州,領地和大學簽署的數千份外國協議。
但是他對於是否將對作為商業合同的港口租賃協議進行審查仍保持著不容置疑的態度。
杜頓說:「我不是在先行表態或暗示外交部長潘恩(Marise Payne)正在研究它。」
「我認為對於潘恩來說,審查這些個別案件是否存在問題是應該的。」
「如果這不符合我們的國家利益,那麼她顯然會採取行動。」
陸克文周二對澳洲廣播公司達爾文電台說,公眾應該瞭解這項租約的安排是否符合公共利益。
「聯邦政府(應)根據國家安全條款進行成本效益分析,以證明保留現有租賃安排是合理的,這樣北領地民眾,達爾文民眾和澳洲民眾可以有根據來分析現在應做出何種決定。」
「順便說一句,我的預測是,這正是莫禮遜現在將採取的方向。」
「根據我的判斷,他將尋求取消租約,因為這在政治上傷害了他的政府。」
這份租約是前北領地鄉村自由黨政府的首席廳長吉爾斯(Adam Giles)簽署,但陸克文認為,當年聯邦自由黨國家黨聯盟政府內的一些關鍵部長,亦對這項租約負有責任。
陸克文說:「(它)獲全部批准,所有人都讓它通過,當時莫禮遜是財長,費登堡(Joshua Frydenberg)是北領地事務的部長。」
他補充道,時任貿易部長羅布(Andrew Robb)在離開政府後,亦到嵐橋集團擔任一項待遇優渥的職務。
「因此所有這些政界人物,杜敦,莫禮遜和費登堡都知道,他們深深捲入這一事情。」
「我的預測是,他們將尋求取消租約,然後納稅人將承擔巨大的財務責任。」
現任北領地首席廳長 甘納(Michael Gunner)多次表態稱,花費約5億元買回這份租約,將不是花費納稅人的錢的一種好辦法。
陸克文主張,如果聯邦政府廢除達爾文港租約,那麼應該由聯邦政府承擔這筆支出。
他說:「因此,如果聯邦政府打算這樣做,我想他們將不得不自己籌集錢解約。」
陸克文表示,他不瞭解當前的情報簡報,但他知道該租約簽署後美國表示擔憂。
澳洲廣播公司已就此與外交部和外交部長潘恩(Marise Payne)的辦公室聯繫以徵求意見。
外交部此前曾表示,達爾文港的租賃不在《對外關係法》的管轄範圍之內。
北領地的聯邦鄉對自由黨參議員麥克馬洪(Sam McMahon)說,達爾文港租約跟最近被撤銷的維州與中國「一帶一路」倡議的諒解備忘錄不同。
她說:「這是與公司的商業安排;不是與中國共產黨的直接安排,因此確實超出了這些條款。」
她表示,她不贊成以國家安全為由撤銷租約。
她說:「據我所知,從國防角度來看,沒有安全方面的顧慮。」
「這是公開記錄,國防部目前沒有安全方面的顧慮。」
她說,不應「任意撕毀」租約。
但是她說,她最近要求潘恩外長評估嵐橋集團是否正在履行港口基礎設施升級方面的租賃義務。
「我們有義務履行合同方面的義務。但是,如果違反了這些合同條款,那麼我們肯定需要研究我們是否可以採取某種行動。」(南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