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悉尼訊】生活中有很多事情是人們習以爲常的,比如讓你面前的自動門打開,上公共廁所,甚至開車。

但對於悉尼女性基納漢來說,這些「便利」卻成了她獲得獨立的障礙。

基納漢生來就患有最常見的侏儒症——軟骨發育不全症,她正在爭取國家殘障保險計劃(NDIS)的支持。

六個月前,該計劃的管理者國家殘障保險局(NDIA)拒絕了這個20歲女孩的支持申請。

在隨後的申請中,她提供了關於自己身體狀況和需求的進一步信息,但也遭到拒絕,這讓基納漢日常需求支持失去了資金,包括非常迫切的汽車改裝需求。

NDIA在一封電子郵件中寫道,雖然基納漢需要對汽車進行改裝,但沒有證據表明她無法通過包括公共交通在內的其他交通方式進入社區。

基納漢說,公共交通對她來說不是一種可行的通勤方式,因爲她要花好幾個小時去上班,而且她迫切需要有人幫她在汽車上安裝踏板擴展裝置。

她的母親黛布拉說,乘坐公共交通去上班,單程最少要花三個半小時。因此,如果要在早上8點開始工作,她必須在早上4點半離開家。這是荒謬的。

黛布拉和基納漢也對這一系統內部缺乏一致性表示擔心。

黛布拉說,我知道那些比基納漢高的人,他們在第一次申請NDIS時就被列入名單。

國家侏儒人士倡導組織表示,許多人在申請NDIS時都描述了類似的經歷。該組織表示,目前對300種不同形式的侏儒症還知之甚少。

主席米勒德說,到目前爲止,我們已在個案基礎上與該機構合作了18個月,以幫助那些無法獲得幫助的人。但在這個階段,肯定還有人被落下了。

與此同時,對NDIS未來的猜測也越來越多,聯邦政府最近對該計劃目前形式的長期可持續性提出了質疑,這讓侏儒人社區感到緊張。

NDIA否認了有關殘障人的決定是「臨時」作出的建議。

它表示,有許多提議對NDIS進行改革,包括引入「更公平和更一致」的獨立評估。

該報告稱,改革的目的不是削減個人計劃,而是爲了改善參與者的體驗。

至於基納漢,她下定決心要確保每個有這種情況的人都能得到急需的NDIS支持。她說,一個身高只有八九歲的成年人需要幫助才能獨立生活。他們完全有權獨立。(蘇)

前一篇文章悉尼54年來最長5月寒流 連續五晚溫度在9度以下
下一篇文章華人服務社辦家居防火講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