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悉尼訊】國際數學和科學研究最新趨勢最新分析顯示,澳洲小學生接受專業數學教學的可能性是國際同齡人的一半,只有16%,而國際同齡人是32%。

研究發現,與國際平均水準相比,澳洲學生在入學時的識字和算術能力也較低,尤其是在被認為是社會經濟劣勢地區的學校。上學時缺乏學術技能,加上缺乏專業數學教師,可能導致澳洲學生在國際考試中表現不佳。

這項分析由澳洲教育研究委員會ACER進行,目的是考察導致澳洲2019年TIMMS結果的原因。

分析顯示,澳洲4年級學生中有30%的學生在基礎數學方面很吃力,導致澳洲學生在58名參與國中,僅排名第27位。

據學校校長們觀察,這些技能包括識別和書寫字母表中的字母,讀寫一些單詞,包括自己的名字,數到10以上,以及做簡單的加法和減法等。

湯姆森說,這一問題在處境不利的學校更為突出,在這些學校,學生入學時的識字和算術能力大大低於較富裕地區的學校,其數學教師獲得數學專業資格的可能性也更小。這些學生一開始就落後了,又沒有可以趕上來的資源,是雙重打擊。如果教師具備很强的教學知識,就能够幫助學生趕上來。

這項分析是在政策制定者長期缺乏合格數學教師以及聯邦政府下令對初級教師教育進行審查之際進行的,分析還考察了教學和學校環境對TIMMS學生成績的影響。

分析發現,有「高清晰度」教學的學生,其得分明顯高於有「低清晰度」教學的學生,4年級平均高49分,8年級平均高53分。所謂高清晰度教師,就是能夠明確自己的預期,很好解釋數學概念、能夠回答問題並在學生不理解時再次進行解釋的老師。幾乎四分之三的四年級學生受益於高清晰度教學,而在八年級,這一比例為40%。

研究還發現,學校風氣和學業期望對學生成績也有影響,在校長聲稱非常重視學業成績的學校就讀的學生,8年級數學平均得分高出106分。紀律性差和課堂秩序混亂的學校,學生分數也較低。

另外,澳洲學生報告的不守規矩行為水平高於國際平均水平。在一些課堂上中,四分之三四年級學生報告出現不守規矩行為,如干擾性噪音大或打斷老師的話,在大多數課程中,這一比例為17%。在8年級時,65%的澳洲學生在某些課程中有不守規矩的行為,而在大多數課程中,這一比例為24%。

湯姆森說,政府關於吸引更多專業人士成為教師的提議,比如「為澳洲教學」計劃,面臨著諸多障礙,其中包括教師被認為是一種低收入和低社會地位的職業。(子力)

前一篇文章澳投資者對中國債券興趣濃 惟關係惡化令實際投資急跌
下一篇文章出口額消費者信心及就業率 澳洲主要經濟指標全面向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