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坎培拉訊】澳洲最高級別的國家安全官員之一佩祖羅(Michael Pezzullo)就他上個月發出對中國的「戰鼓」正在敲響的警告,在聯邦參議院 一個聽證會上遭「拷問」。
內政部次長佩祖羅 周一上午告訴參議院預算委員會,國際社會在上世紀90年代初錯失了生活在一個不會受到「大國突衝」威脅的和平世界的機會,他同時被追問近日引起全球關注的「戰鼓在敲響」言論。
他試圖淡化他在澳紐軍團日(Anzac Day)在內政部網站上向屬下發表的有爭議言論,堅稱發生大國戰爭的威脅不太可能,但他呼籲制定政策鼓勵和平,尤其是在印度-太平洋地區的中國與美國及其盟國之間。
他告訴參議院預算員會:「在90年代初期,隨著共產主義的垮台、蘇聯的解體,以及貿易、旅遊、國際貿易的日益全球化,我們都感到樂觀,這將為我們提供一個更持久的和平基礎。」
「大約二十年前,我們作為一個全球社區有機會以不同的方式發展全球化和全球互動。」
「我們選擇不作為一個共同的人類社會,所以我們現在生活在一個比共產主義垮台後世界的前景危險得多的世界。」
佩祖羅拒絕具體談論中國和美國,儘管他一再受到綠党參議員麥金(Nick McKim)的盤問,而且此前他曾在一次講話中稱中國是衝突的根源。
這位高級安全官員表示:「我籠統地指出,如果在90年代做出不同的選擇,世界的情況就沒那麼不穩定了。」
「這給我們的戰略計算帶來了一定程度的危險,重要的是要謹慎、警惕、注意趨勢、做好準備,並通過政策選擇盡一切可能降低風險和發生重大權力衝突的可能性。」
在廣為流傳的澳紐軍團日警告中,佩祖羅把「軍國主義侵略的新風險」與美國總統艾森豪威爾在1953年警告他的國家及其盟國有關蘇聯的問題時聯繫起來。
佩祖羅在訓示內政部職員的文章寫道:「艾森豪威爾在總統任期內向自由國家灌輸了這樣一種信念,即只要暴政對自由的威脅持續存在,他們就必須保持武裝、強大和戰爭準備,即使他們哀歎戰爭的詛咒。」
「今天,當自由國家再次聽到敲擊的鼓聲,令人擔憂地注視著我們近年來一直認為不太可能成為戰爭催化劑的問題的軍事化時,讓我們繼續不斷尋找和平的機會,同時再次為戰爭的詛咒做準備。」
「戰爭很可能是愚蠢的,但更大的愚蠢是,通過拒絕給予它思想和關注來消除詛咒,仿彿在這樣做,戰爭可能會離開我們,忘記我們也許。」
近幾個月來,戰爭威脅一直公開討論,前國防部長派恩(Christopher Pyne)警告稱,在未來5到10年,在迫在眉睫的「全球災難」中,澳洲能會與中國陷入衝突。
派恩曾在譚保( Malcolm Turnbull )和莫禮遜( Scott Morrison)兩位總理手下擔任國防工業部長和國防部長。
今年4月,他在阿德雷德大學發表演講時表示,與中國發生「戰爭」的可能性,比他在重要的國防工業部長和國防部長任上時的可能性更大。
「五年前,我會說這種可能性很小。現在我不得不說,這種可能性比當時更大。」
「不是一場虛擬戰爭,而是一場涉及生命損失、軍事平台的破壞、來自不同方面的侵略者和防禦者的真正戰爭。」
「這不是誇大其辭。這是你和我在未來五到十年內可能必須面對的問題。」(南平)

前一篇文章聯邦銀行澳洲消費者調查 超過一半澳人看重本地產品
下一篇文章澳和中國關係惡化邊境不開 已不是中國學生最佳留學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