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悉尼訊】在坎培拉和北京的雙邊關係向好期間,和中國做生意讓人興奮,澳洲企業在中國似乎暢通無阻。

不過,曾經是西澳人報的前主編的資深新聞記者擔任「上海日報」(Shanghai Daily)編輯時面臨了現實考驗。

這份中國的英文報紙當時由澳洲億萬富翁斯托克斯(Kerry Stokes)部分持有。

克羅寧說,企業與一家公司簽訂了廣告合同,按照約定,之後無論是賺是賠,都需要按照合同執行,但是大約六個月後,對方說,登廣告比想像的要困難得多,需要修改合同。

儘管克洛寧努力回絕了這一要求,但他表示,他很快就會屈服於這些要求,因為很明顯執行合同的努力會是徒勞的。有人也對他說,在中國必須明白,簽署合同後才是談判的開始。

雖然這只是澳洲商人和中國打交道時的一個場景,不過,專家們說,這突出了與澳洲最大貿易夥伴打交道時可能遭遇的陷阱。

亨特過去30年的大部分時間,都在北亞生活和工作,他幫助澳洲一些最大的農業企業在中國建立了業務,其中包括在澳洲證券交易所上市的Elders和Nufarm,以及億萬富翁福雷斯特(Andrew Forrest)旗下的企業。

亨特說,許多澳洲企業在追逐中國「淘金熱」的過程中因為貪婪和「不計後果的漠不關心」被蒙蔽雙眼,這樣的心態很危險。在他看來,主權風險一直是與中國打交道的最大問題。中國是一個反復無常同時充滿風險的市場。大家需要預期兩國關係會有起伏,不過許多澳洲出口商對這一殘酷現實視而不見。

近年來,兩國外交關係一直在惡化,去年5月中國實施的80%關稅引發了所謂的經濟脅迫,澳洲牛肉生產商、釀酒商、煤礦工人和捕龍蝦者都受到打擊。

雖然一年過去了,許多貿易專家們對中國政府策略的有效性表示懷疑。但是,不管怎樣,就像澳洲影子貿易部長金瑪玲(Madeleine King)所說,兩國關係惡化的餘波給許多澳洲企業和家庭帶來實際代價。比如在中國决定暫停龍蝦貿易導致價格暴跌後,許多龍蝦捕撈業者面臨破產。

金瑪玲說,雖然聯邦工黨反對中國的行動,並支持聯邦政府基於國家安全理由作出的許多决定,圍繞安全利益的討論也正在升溫,面對一個更加外向、更具侵略性的中國,這是好事,但是澳洲也必須對經濟有一個清晰的認識,以及經濟如何與安全利益相互作用。

另外,金瑪玲還籲結束政客和高級官員對中國的「瘋狂」和「不負責任」的言論。

她說,我們看到一堆奇怪的語言,在言論自由框架而言,負責任的言論和不負責任的言論是有區別的,應該停止為政治目的煽動反華情緒的做法。(子力)

前一篇文章親友在海外無法出境難團聚 更多移民稱對澳疏離感增加
下一篇文章澳洲年底前可普及輝瑞疫苗 專家稱接種率低則邊境難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