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悉尼訊】「2021年Autralia Talks全國調查」是澳洲最大的工作保障調查,該調查詢問了數以萬計的澳洲人關於工作保障以及他們對自己工作的安全感。

這項調查是在3月2日至8日期間進行的,在聯邦政府結束JobKeeper補貼計劃前幾周。

絕大多數人(88%)認為就業保障是澳洲面臨的一個問題。大約四分之一(27%)的人擔心他們可能在未來12個月內失去工作。

但與工作無保障相關的焦慮也影響不同的年齡組。

雖然大多數參與者(68%)相信他們可以在必要時找到另一份工作,但50歲或以上的人比50歲以下的人信心不足。

澳洲研究所未來工作中心的高級經濟學家帕寧頓說,調查結果顯示,通過就業增長和GDP增長來理解經濟表現的標準方式並不能表現出許多澳洲人實際感受到的工作不安全情況。

她說,人們有這種感覺是對的,因為我們已經有近八年沒有看到實際工資增長,而且不安全的工作形式正在增加。如果人們有工作,他們想保住工作,如果人們沒有一個體面的工作,他們對未來感到更加沒有保障。

帕寧頓說,越來越多的人被排除在「傳統的標準工作」之外。

她說,我們所看到的是,圍繞臨時工作的界限一直被法規擠壓,我們看到在臨時工作中存在長期的雇佣關係。這不是臨時工作應該有的方式。它應該是臨時性的、季節性的,或者是真正的臨時性的。

Australia Talks調查發現,接近三分之二(63%)的澳洲人認為最低工資(目前為每小時19.49澳元)應該更高。調查中有14%的人認為應該高得多。

帕寧頓說,這是在調查中突顯出來的問題。

她說,這表明在澳洲,人們對最低工資的感覺具有廣泛性。你可以說在澳洲最低工資制度是非常強大的,我認為這就是為什麼我們看到對偷竊工資等問題的行動有如此廣泛的支持。當我們在談論提高最低工資時,它指向230萬工人,接近四分之一的勞動力將受到影響。

目前,隨著職位空缺達到歷史新高,一些僱主表示他們正在努力尋找合適的勞動力。

但澳紐銀行經濟學家迪米斯說,在澳洲的國際邊境持續關閉的情況下,填補職位空缺需要時間。

他說,澳洲進口了大量的勞動力,我們知道這裡的淨移民通常非常強勁。但是,在邊境開放之前,勞動力供應基本上停止了。我們看到的很多空缺都是低薪工作,這並不令人意外,因為通過這次危機,相對於高薪工作,很多低薪工作都流失了,所以現在我們看到更多的低薪工作的廣告。當勞動力市場需求強勁時,通常會看到臨時性工作的減少。在這個階段,我們還沒有看到強烈的跡像。(蘇)

前一篇文章柏斯大貨車追撞校巴 50學童及司機幸無恙
下一篇文章新州工黨領袖選出或需時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