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華澳僑熱心打中國疫苗 是否互相承認疫苗引發關注

【本報北京訊】儘管西方國家對中國生產的新冠疫苗安全性和效果存疑,但在上海和北京的澳洲企業高管及家人卻競相預約接種中國研發的疫苗。
對他們當中大多數來說,在打疫苗人數達到一定比例,接種疫苗被視為在重新開放國際邊境後進出中國無需受檢疫隔離的護照。中國現在很少本地傳播新冠病例,因此消除了打疫苗的緊迫性。
儘管如此,包括澳洲人在內的大批生活在中國的外國人,他們準備接受科興(Sinovac)或中國醫藥集團(Sinopharm)疫苗,以響應中國當局的提議。中國在推廣新冠疫苗初期階段就包括給外國人接種。
其中部份原因是中國當局認為他們是高風險者,因為他們更可能進出國境旅行–但它也可以作為對中國疫苗的宣傳活動,因為北京試圖說服全世界其疫苗是安全的。 輝瑞等西方疫苗目前在中國尚不可使用。
駐上海的一家招聘公司主管,前澳洲商會主席阿克爾(Peter Arkell)說,「很快就接受。當他們宣佈向非中國公民提供疫苗時,我是在第一天就登記預定的,當時作其他考慮的餘地。」
他說:「這裡沒有病毒的威脅。在這裡,病毒已經受到了真正的控制。緊迫性更多地在於未來旅行的能力。」
已預定在4月29日接種疫苗的阿克爾預測,未來中國當局可能需要接種疫苗的證據才能在國內旅行。他的妻子也已預定接種了。當然,將來出入中國需要接種疫苗證明。
在中國生活了數十年後,儘管中國疫苗被新加坡等國家拒絕,但他並不擔心中國生產的疫苗的安全性,雖然當局拒絕發布三期臨床試驗數據。
阿克爾說:「當我患痙攣,我在中醫治療上有很多經驗,我充滿了信心。」
「中國政府不會給中國人民接種不起作用的東西。」
對於與中國有業務往來的澳洲人來說,更為緊迫的困境是,一旦疫苗護照開始運作,坎培拉是否會承認中國生產的疫苗。
駐上海的澳洲公司的律師兼商業顧問沃德利(Michael Wadley)說「我不急於接種它,因為我在這裡感到很安全,但這並不意味著我不會接種它。」
「如果我必須旅行,我會更擔心。我可以看到護照組合在一起,但存在很多不確定性。」
像澳洲一樣,中國的疫​​苗接種行動起步緩慢,但在這種情況下,因為當地人並沒有感到感染這種病毒的直接威脅。但是最近幾周,政府加大了對疫苗接種的宣傳力度,要求公司向員工施壓,要求他們簽字。
當局還利中國龐大的居委會網絡,讓當地志願者上門鼓勵居民的接種疫苗,通過手機上的二維碼為他們進行約定注射疫苗登記。在某些城市,當局提供激勵措施,例如免費食品或購物券。
中國希望在6月底之前接種5.6億人,佔其人口的40%,以求趕上美國等強國。它已經創建了一種數字疫苗護照,可以在公民的智能手機上使用。
但專家說,新冠疫苗的政治化將使中國公民和居民未來出行的能力變得複雜。
中國放寬了對接種中國疫苗的外國人的入境限制。這給來自印度等沒有中國疫苗的國家的旅客造成了麻煩。
商業團體敦促中國和澳洲政府互相承認在這兩個國家注射的不同疫苗。
北京的中澳商會會長科伊爾(Nick Coyle)說,「除非存在中國承認其他國家的疫苗而其他國內也承認中國的疫苗,否則我們很可能陷入前往澳洲,歐洲,美國或任何地方旅行時將需要接種幾種不同疫苗的情況。」
「除非興行圓桌會議討論並獲得雙重認可,否則這就是我們目前道路上可能遇到的麻煩。如果是這樣的話,像我這樣的人將需接種兩種疫苗。」
對互相承認的擔憂遠遠超出了需要出入中國的澳洲人的範圍。澳洲各大學擔,心如果只接種中國製造的疫苗,學生最終是否會被允許進入澳洲。
科伊爾說,他的商會成員並不擔心會接種中國疫苗。
「在接種它方面沒有猶豫。我們都認識到,無論你是在澳洲還是中國,旅行都需要接種疫苗。」(南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