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悉尼訊】能源研究顧問機構EnergyQuest表示,國內的天然氣供應下降,而非中國限制進口,是澳洲全球領先的液化天然氣出口面臨的最大風險。
桑托斯能源公司(Santos)在達爾文的液化天然氣合資企業的天然氣供應將很快減少,直到替代油田投產,而技術問題已經減少了伍德賽能源公司( Woodside)經營的西北大陸架液化天然氣工程的產量。
技術問題也正困擾著美國雪佛萊石油公司龐大的Gorgon液化天然氣合資企業,並將繼續影響它在今年的產量。
在東海岸,由於天然氣供應有限,桑托斯能源公司的GLNG合資企業從未能以年產860萬噸的產能運行,而殼牌QCLNG合資液化然氣企業維持當前產量的能力,取決於該公司與中石油的Arrow合資企業擁有的油田開發情況,這些油田可能受到政治問題的影響。
EnergyQuest在周五發佈的最新月度液化天然氣報告中表示:「中國的威脅是搶佔頭條新聞的威脅,但天然氣不足以維持出口可能更為重要。」
不過,與澳中之間的緊張關係以及主權風險的上升,可能會鼓勵中國液化天然氣買家將目光轉向別處。
在出現上述議論後,人們越來越擔心,已經衝擊多種大宗商品的澳中關係正在惡化,並正蔓延到液化天然氣中。
澳洲是中國最大的液化天然氣來源地,去年出口貿易額達130億元。
但EnergyQuest的數據顯示,澳洲對中國的液化天然氣出口量仍在上升,4月份12個月運輸船的出動達到創紀錄水準。自2019年以來,澳洲平均每月向中國運送約35批液化天然氣,以緩解季節性波動。
但該能源顧問公司指出,中國周邊存在威脅,許多公司正在與卡達爾就可能參與該國液化天然氣大規模擴張進行談判。
它表示,政府對中國民企嵐橋集團的達爾文港99年租約的審查結果,將影響澳洲液化天然氣的海外市場邁向多元化的步伐有多快。
它說:「總體而言,除了明確違反合同外,中國出口似乎不存在重大風險,除非澳洲自己違反與中國的合同,如達爾文港租賃合同,否則這聽起來不太可能。」(南平)

前一篇文章Redcape將並購更多酒吧
下一篇文章澳洲股市止跌小幅上揚 聯邦銀行股價創下新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