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中隔離華裔教師視頻授課

孫先生進行視頻教學(ABC)。

【本報達爾文訊】雖然從中國度假回來後目前還處於自我隔離期,但是達爾文一名數學和中文老師仍然在教書。

工作努力的VICTOR 孫拒絕讓自己ST JOHN’S CATHOLIC COLLEGE的學生無課可上,因此開始在自己距離學校8公里以外ALAWA的家中,通過視頻進行教學。相對高年級課堂,低年級課堂秩序較差。

孫先生用很外交化的語言說,「不得不說,7年級學生很好動」。但是整體看來,一切還不錯。他的學生都很愛互動,也很樂於參與這種虛擬課堂。他發現不同年齡組對虛擬課堂有不同的回應。

在教學開始前,學生都被告知了發生的情況。

有11年級的學生說,這是從來沒有過的體驗。不過SUN的技術能力讓一切變得更容易。大家以前從來沒有這樣上過課。大家確實也有些害怕,因為沒有人知道他甚麼時候能夠回來給大家上課,大家都希望從中國回來的他,能夠安全返校。


有9年級學生說,一切如常,沒有甚麼不同。老師仍然在教課,仍然有作業。即使一直這樣上課,他也不介意。

不顧,年齡更小的學生體現了虛擬教室面臨的挑戰。對他們來說,SUN需要拿出針對性的解決方案。

他說,對他們來說,這種教學模式非常新,特別是對中文班的孩子來說,更是如此。學生們希望利用這個機會和他用中文交流。有時候大家一起說的時候,他聽不清大家究竟在說什麼。

他可能還算是很幸運,能夠繼續教學。他現在無法和室友接觸,教完課後,完全在自己的臥室活動,這時候他會投入更多時間進行教學工作。他正在為新學年做準備。

孫先生說,一切不是那麼糟,至少他能在家工作。

他上周五在中國上海過完年後返回澳洲。

該校校長說,他們討論了聯邦政府中國返澳後隔離兩周的建議。他們上周末租賃了虛擬教室設備。他和其他教會學校都在思考如何從這一事件中吸取教訓。這一科技有利於不同學校對特別課程實施小班教學。學生參與度很高。年齡更小的學生在課堂上更活躍,年齡更大的學生則只是想走進教室上完課。沒有人知道這種技術在未來的使用情況。

在被問及是否這會影響學校預算時,SUN說,「沒有人能夠取代教室中的老師」。教室中的老師毫無疑問具有優先權。(子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