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坎培拉訊】有工黨右翼派系主要人物呼籲工黨重新考慮對聯邦政府處理澳中關係的責備,同時應該藉助聯合國在人權問題上向中國施壓,還應該承諾尋求與印度和韓國建立更大貿易聯盟。

澳中的外交關係已經降至幾十年來最低水准,最近一段時間,聯邦反對黨領袖艾班尼斯(Anthony Albanese)對聯邦莫禮遜政府的責備愈演愈烈。而在艾班尼斯發表這一言論之前,上個月,工黨外交事務發言人黃英賢(Penny Wong)也指責澳洲政府出於國內事務目的助長了對對華戰爭的擔憂。

中國已經對澳洲產品徵收了超過200億元的關稅,作為對澳洲呼籲對新冠起源進行全球調查,以及禁止中國電信巨頭華為參與澳洲5G網絡等做法的回應。

不過在John Curtin研究中心the Tocsin旗艦刊物即將刊出的文章中,澳洲工人工會AWU助理全國秘書澤林斯基(Misha Zelinsky)警告說,儘管指責自由黨對關鍵的雙邊關係「處理不當」在政治上有道理,但是結果可能會適得其反。

該研究中心和工黨結盟。

澤林斯基說,雖然在何華德(John Howard)和艾伯特(Tony Abbott)兩任總理任下,兩黨聯盟一直在尋求與中國的貿易機會,但是在獲得工黨的支持後,譚保(Malcolm Turnbull)和莫禮遜(Scott Morrison)對中國的立場趨向強硬。

澤林斯基說,澳人希望政客們能坦誠面對這些挑戰。民意調查顯示,在評估一個獨斷專行的中國共產黨帶來的風險時,澳洲普通民眾遠遠領先於政黨,他們希望就澳洲如何應對這一全球挑戰展開理性和頭腦清晰的辯論,工黨忽視這些擔憂是危險的。

維州參議員基欽(Kimberley Kitching)是跨國議會對華政策聯盟的聯席主席。她說,澳洲可以通過更多努力,呼籲重視中國新疆維吾爾族穆斯林社區的待遇,並且應該和其他國家一起通過聯合國向中國施壓。

基欽說,雖然有些人可能會說,除了確保當地維吾爾族社區不面臨威脅或恐嚇之外,澳洲能做的事情有限,但她並不這樣認為,澳洲可以而且應該與其他有關國家一起要求聯合國設立一個新疆問題特別報告員,負責定期評估該地區的人權狀況。

作為澳洲外交、國防和貿易參考委員會主席的基欽還說,澳政府應考慮允許國會就針對維吾爾族和其他少數民族社區的活動是否違反聯合國提原則的問題進行良心投票。

工黨貿易發言人金瑪玲(Madeleine King)說,雖然應該慶祝與中國貿易關係帶來的好處,但政府本應採取更多措施,避免過度依賴任何單一市場。澳洲與中國的關係越來越複雜,兩國關係必須始終從國家利益出發來管理。雖然出口創造的財富極其重要,但國家安全和主權至高無上。

金瑪玲說,現在是澳洲認真對待與印度和印尼,與兩個國家建立更好關係的時候了,這兩個國家預計將在30年內躋身世界四大經濟體之列,而越南則是另一個具有巨大潜力的區域市場。此外,澳洲還必須進一步擴大與韓國和日本業已牢固的貿易關係。(子力)

前一篇文章自動追債受害者賠償額確定 法官批准12億元和解案
下一篇文章台提供情報截77公斤海洛英 西澳抓捕五亞洲黑幫成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