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悉尼訊】聯邦工黨表示如果它上台執政,將撥出100億元建造30,000套低面本的經濟適用房,以解決這個國家中低收入者的住房危機,其中10,000給那些負擔不起他們所工作城區住宅的一線工作人員 。
這是工黨領袖艾班尼斯( Anthony Albanese)周四晚在回應聯邦政府預算案的發言說中的核心內容。
他在講話中還承諾,將撥出一億元,給在清潔能源業的10,000名學徒工,每人一萬元的鼓勵補貼。
艾班尼斯還誓言要出台將盜竊工資定為刑事犯罪的法律,而莫禮遜(Scott Morrison)政府今年稍早撤回了相關的立法議案。
隨著新冠疫情受控制之後房價飆升,住房可負擔性再次成為一個緊迫的政治問題,工黨的政策旨在使其成為競選活動的重要議題之一。
由於下屆聯邦大選將在12個月內舉行,工黨尚未決定是否重新考慮上次兩次選舉所推出的,對投資房屋者不利的資本利益稅政策和限制負扣稅政策。
艾班尼斯此前表示,除非再次宣布,否則這些上兩次大選時的重要政策將失效。
這位反對黨領袖在周四晚對預算方案作出回應的講話中表示,如果工黨在下次選舉中當選執政,將成立一個澳洲住房未來基金(Housing Australia Future Fund),並由聯邦政府的未來基金( Future Fund)董事會主席,前自由黨財長高德樂(Peter Costello)主持的未來基金監護人委員會管理。
工黨表示,它意識到公眾對大筆預算支出的敏感性日益提高,工黨在其預算之夜焦點小組調查中發現,該基金將成為預算外實體,讓政府能有效地擁有房源。
艾班尼斯還批評政府周二晚上公佈的預算方案,不是一個為下一代澳洲人做長遠著想的預算,而是一個只考慮贏得下次聯邦選舉的預算。
為了獲得100億元的種籽資金,該基金的收益將轉移至政府的社會住房融資機構–國家金融和投資公司(National Finance and Investment Corporation),以在頭五年內建造多達20,000套社會住房。
其中,將有4000套留給逃離家庭暴力的婦女和兒童,以及低收入,有無家可歸風險的老年婦女。
艾班尼斯說:「去年有10,000名媽媽和他們的孩子逃離家庭暴力,被從避難所趕走了,因為那裡沒有床位。」
「今晚,澳洲各地的婦女危機服務機構將不得不告訴逃離家庭暴力的婦女,她們實際上沒有住所。」
工黨還計劃建造另外10,000套經濟適用房,並留給中低收入的一線工人,例如警察,老師,清潔工和護士,他們負擔不起住在他們工作城區的住房。
工黨將建立一套國民收入測試制度,以確定人們是否有資格獲得此類住房。每套經濟適用房必須以低於市場的價格租用20年,之後可以選擇購買。
在運作的頭五年之後,澳洲住房未來基金的收益將被永久用於滿足緊急的住房需求。
艾班尼斯在國會大廈發表的講話中,回憶自己在單身母親撫養下,住在一套公屋的成長過程。
他說:「我們的家給我們提供了比其他地方更多的睡眠空間。這給了我媽媽尊嚴和安全,也使我感到自豪和給了我一個未來……一個使我今晚能到來到這裡的未來。」
助理財政部長蘇卡爾(Michael Sukkar)則指出,工黨這一計劃不切實際。他說,基於平均50萬元的住房成本計算,工黨的計劃將要求澳洲住房未來基金獲得20%的投資回報率,而目當前政府的未來基金投資回報率為6.1%。
提供社會住房和經濟適用房的機構PowerHousing Australia總裁普勞德(Nicholas Proud)讚揚工黨這一設想。
他說:「在疫情期間提供的刺激措施,使住房價格仍在不斷上漲,以至於澳洲住房的負擔能力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低,但是這項未來的基金提案將其永久化。」(南平)

前一篇文章澳成人聖誕前可全民接種 澳專家建議三種疫苗混合接種
下一篇文章首架包機達爾文赴印度接僑 近半旅客確診或密切難登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