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悉尼訊】現在,悉尼大學採取了前所未有的措施,攻讀更高學位的學生必須填寫一份涉及範圍廣泛的外部利益申報表,其中的問題比冷戰高峰時期澳洲情報組織ASIO安全許可證更有入侵性。

按照規定,這些申請者必須申報他們的個人關係,包括性伴侶、事實婚姻關係、前伴侶、親密朋友和家庭成員等。所要求的信息最早可追溯到36個月前。

表格上寫著,「如果有任何不確定,最好先是聲明存在這種關係而非相反。例如,學生不確定是否應該聲明與同一研究領域的另一所大學的工作人員的性關係時,就應該聲明。

另外,學生還必須申報與學者的任何個人關係,並列出與研究直接相關的關係或活動,其中包括對他們或他們所在機构的經濟支持。他們還必須報告與澳洲或海外各種實體的財務或非財務的,可能會被認為與他們的研究報告「廣泛相關的」關係。申請者會被要求報告與他們在工作中涉及的「廣義定義」領域內的研究「局部關係」,表格中說,這些關係是「不限於」上文舉例的關係。

不過,「廣泛相關」、「廣泛有關」和「不限於」概念很模糊,即使是最認真的學生,在試圖填寫表格時都可能會感到困惑。然而,表格中警告說,學生必須證明他們「理解並同意虛假或誤導性陳述或不遵守學校2019研究準則的不當行為,都會受到學校的紀律處分」。

與悉尼大學不同的是,新南威爾士大學和悉尼科技大學都不要求其更高學位研究生簽署這樣一份表格。而麥格理大學Macquarie University也不要求其更高學位研究生申請者填寫任何個人聲明,不過要求他們必須在課程開始時完成一個包含研究誠信培訓的項目,其中會詳細說明了他們的責任,要求他們告知研究中或會產生的和大學的任何個人或職業相關的利益衝突。

在麥覺理大學的模式看起來已經夠用後,目前還不清楚為何悉尼大學需要這麼多的詳細資訊。對此,悉尼大學發言人說,機構認識到「安全風險是真實存在的,而且越來越複雜」,該校過去依靠自我評估來解决利益衝突,但「這些問題並不總能被發現」。因此,機構於1月1日推出這樣的表格,實現更大透明度,並使學生和大學能够妥善管理相互競爭的利益。

不過,目前還不清楚,决心從利益衝突中獲益的人是否會如實聲明。

現在,悉尼大學有4500名高學歷研究生,全國2019年的數據是6.6萬名。大多數人都是試圖獲得哲學博士學位。

關於誰可以訪問這些信息,該表格上只寫了大學理事會有「自由裁量權」。不過,該校發言人說,高學位申請人的申報資料將「只提供給大學官員」。(子力)

前一篇文章新州一俱樂部防洗錢犯罪 九月起試行無現金消費
下一篇文章你可能有肝損傷的首要跡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