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悉尼訊】澳洲稅務局ATO的數據顯示,悉尼Double Bay和墨爾本Toorak的居民是澳洲收入最高的,平均收入超過20萬元。

根據2018- 2019年ATO的數據,按郵編計算,Double Bay地區的3572名個人納稅人的平均應稅年收入最高,爲202541元,Toorak和Hawksburn緊隨其後。

在前10名中,悉尼或墨爾本以外的唯一一個郵編是6011,包括柏斯的Cottesloe和Peppermint Grove,這些地區的平均應稅收入爲179403元。

醫療專業人員是收入最高的職業,在前10名中佔了5席。外科醫生的平均收入最高,爲394303元,麻醉師的收入略低一點。金融交易商(包括經紀人和交易員)的收入排名第四,平均爲275984元。司法或其他法律專業人員排名第七,爲188798美元,略高於採礦工程師的平均收入184507元。

酒店行業的從業人員通常更年輕,從事兼職工作,在2018-19年平均應稅收入最低的職業中佔比過高,這在新冠大流行引發整個行業大量失業之前就已如此。快餐廚師的收入爲18870元,而服務員的收入也排在倒數10位,爲24642元。咖啡館或餐廳經理的平均收入爲4.8萬元。房屋清潔工的平均收入爲27320元。農場工人的應稅收入也最低,農場工人的收入爲27643元。

電工是平均收入最高的手工工人,2018- 2019年的平均收入爲94869元,其次是水管工,爲73714元。畫家得到的報酬最少,爲49606元。

在稅收數據中,性別收入差距很明顯。在ATO數據庫中列出的440多種職業中,女性的平均收入只有22種高於男性。收入最高的工作是生產經理,女性的平均應稅收入爲148819元,而男性的平均應稅收入爲144951元。

ATO的報告顯示,在2018-19年度,年收入超過18萬元的納稅人中,有3.5%的人支付了總個人稅負的31.5%,高於前一年的30.9%,也明顯高於2010-11年度的26.2%。

德勤Access Economics合夥人理查森表示,有證據表明,高收入者所承擔的所得稅負擔越來越大,這表明莫禮遜政府的個人所得稅計劃的第三階段——偏袒那些處於最高稅級的人——並非不公平,但總體而言,負擔仍過於高。(蘇)

前一篇文章維州增2例Delta變種來源確定 封鎖有望周四如期結束
下一篇文章黑客勒索軟件攻擊詳情曝光 威脅公開公司人員財務記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