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暗拒中資參建新州電廠 中國國企對澳投資再吃閉門羹

【本報坎培拉讀】聯邦政府暗中拒絕了一家中國電力巨頭在新州參建造一座價值3億元的天然氣發電廠的建議。這一披露進一步揭示了聯邦政府正遏制中國在澳洲的投資、參與建築工程和供應鏈的活動。
本周稍早有傳出,費登堡(Josh Frydenberg)財長基於國家安全考慮採取行動,拒絕中國最大的建築企業——中建集團以3億元收購南非控股的澳洲大建築承包商Probuild公司。
據《澳洲金融評論》瞭解,政府一直私下拒絕其他中國工程、採購和建築承包商參與本地的基礎設施和能源工程項目。
消息來人士說,最近的例子涉及澳洲能源公司( Energy Australia)計劃在新州臥龍崗附近的塔拉瓦拉(Tallawarra)電廠擴建一台400兆瓦天然氣發電機組的工程方案。
一家中國大型電力公司是澳洲能源公司建造天然氣發電廠招標項目的主要投標人。這家中國國營企業將參與這一項,以減少它在財務上的風險。
作為競標財團的一部分,這家中國國企與澳洲一家工程合作夥伴和其他本地企業合作,將建造該電站並提供尖端的新的發電技術。
該財團的註冊實體需要經外國投資審查委員會(FIRB)審議後,再由聯邦政府批准。然而聯邦政府告訴各方,它不打算批准這筆交易,而讓其他投標人參與投標。
在香港上市的中電集團(CLP Group)擁有澳洲能源公司。
該公司預計在3月份之前對這項工程做出最終的投資決定。
澳洲能源公司表示,塔拉瓦拉電廠擴建方案是新州最先進的天然氣工程項目,也是2023年唯一可以填補利德爾( Liddell)燃煤電站關閉時留下的供電缺口的工程方案。
該公司一位女發言人說:「該項目將提供300至400兆瓦的天然氣峰值發電,約3億元的投資和250個當地就業機會。」
「我們最終作出的決定進行中,將基於對一系列因素,包括技術適用性、物有所值和及時施工的考慮。」
「值得讚賞的是,這種性質的事項涉及商業性談判。」
澳洲外交政策智庫羅伊學會( Lowy Institute)的中國問題專家麥克格雷戈(Richard McGregor)說,聯邦政府明確傳達的資訊是,它希望將澳洲與中國的經濟聯繫限制在「貨物貿易」的交易上。
麥格雷戈表示:「其中一個危險是,如果你限制投資,就會失去未來的雙邊貿易增長。」
目前財長仍需要判定另一個中國參與的重大能源基礎設施工程項目,即中國投資公司(China Investment Corporation)在全球基礎設施合作夥伴澳洲基金(Global Infrastructure Partners’ Australian)以25億元收購殼牌昆士蘭柯蒂斯液化天然氣(QCLNG)出口工程項目26.25%股份中,是否僅是一個被動的小股東。
中國海洋石油總公司已經擁有昆州這一天然氣企業的部份股權。
聯邦政府認為,擬議中的外國收購方案仍將以「個案」為基礎進行審查。但它意識到,它必須從國家的長期國家安全和經濟利益作出決定。
律師和銀行家們認為,外國投資審查委員會已經成為一個代理國家安全監管機構,而不僅僅是一個促進外國投資的經濟機構。
外國投資審查委員會現由澳洲前最高情報機構首腦、前駐華大使艾榮(David Irvine)擔任主席。此外,財政部和外國投資管理部門的新主管漢密爾頓(Tom Hamilton)有曾在國防部工作的背景。
另外,就中建總公司收購Probuild建築承包公司被財長拒絕一案,接近該交易的消息人士表示,市場得出的結論是,目前中國國有企業在澳洲的投資已經被非正式禁止,他們希望外國投資審查委員會能提供明確資訊。
一位消息人士表示:「財政部長需要採取更細緻的方法,促進符合國家利益的投資。」
Gilbert – Tobin公司和商業交易合夥人黛博拉•約翰斯(Deborah Johns)表示,中國投資在澳洲的多數投資項目在審批方面面臨「逆風」。
她說:「這絕對是拒絕模式的一部份,但不管背後有什麼實質性的東西,還是政治,我們顯然都不知道。」
2015年,聯邦政府批准中國交通建設公司以10億元收購建築巨頭霍蘭德公司(John Holland),該公司正在建設維州政府耗資110億元的墨爾本地鐵隧道和其他重大基礎設施專案。
霍蘭德公司曾是澳洲國防部建築服務的主要供應商之一,但自從被中國收購後,它被迫退出國防工程項目,現在沒有簽訂任何國防合同。
從1月1日開始,聯邦政府對外國投資進行新的國家利益測試,對被定義為「敏感國家安全業務」的資產進行審查。
過去幾年中國對澳洲的投資已急劇下降,據聯邦外交和貿易部提供的數字顯示,中國是澳洲的第九大外來投資國,在2019年對澳投資780億元,僅佔外國對澳投資的2%。(南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