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悉尼訊】新州北海岸的地方議會表示,數千塊批准用於住宅開發的土地被拒之市場之外。在那裡,飛漲的房價已經引發了一場日益嚴重的住房危機。

CoreLogic公司的最新房價數據顯示,過去12個月,Northern Rivers地區的房價上漲幅度超過了澳洲其他任何地方,其中,Richmond-Tweed房價上漲了21.9%,單元房上漲了15.5%。相比之下,悉尼同期房價上漲了11.2%。Byron Shire的房價中值現在是140萬元,而大悉尼的房價是110萬元。

儘管整個地區的房地產價格都在「驚人」上漲,Tweed Shire Council議會透露,它有13000塊綠地可供開發,這些綠地是在30年前土地重新分區時規劃的。

然而,地方議會總經理格林表示,土地發放「主要掌握在私人開發商手中」,這可能導致「土地銀行」。

他說,在Tweed,這13000個地塊中,大部分由兩位土地所有者持有,新州的規劃系統中沒有機制來鼓勵或促進這些地塊被釋放到市場上,不像在西澳,他們的規劃系統有「要麼使用,要麼失去」的法律。

格林呼籲新州政府引入日落條款,以便開發商將空置地塊推向市場。

新州計劃廳長史鐸斯(Rob Stokes)表示,對開發商進行時間許可的想法是州政府已經考慮過的。

但史鐸斯表示,「土地儲備」是一個複雜的問題,各方都感到失望。

他說,有很多開發商無法將土地推向市場的例子,原因是地方議會沒有提供公用設施和服務,同樣,有很多例子表明,開發商一直是投機者,將土地存入銀行。

Tweed郡南部Lismore市的市長艾金斯也表達了類似的不滿,因爲開發商將重新規劃爲住宅用地的空地存下來。

她說,這是一個真正的問題,因爲我們被告知,我們需要有一定數量的住房,所以我們已經爲此做了計劃,然而他們只是讓地塊空置,有時都幾十年了。

艾金斯表示,除了針對住宅開發的日落條款外,她還希望看到鼓勵開發商建造更多可負擔住房。

她說,我們很擅長在這裡建造大房子——五間臥室,三間浴室——因爲開發商能從中獲得溢價。我們希望看到更多的中等密度住宅,因爲我們知道,我們只有大約13%的住房屬於中等密度,但超過60%的家庭是由一到兩個人組成的。

前一篇文章中國留學代理勸勿來澳讀書 指邊境關閉仇外並且不安全
下一篇文章澳空軍將成立新空間部門 保護衛星等資產免受攻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