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悉尼訊】新州反對黨工黨領袖麥姬(Jodi McKay)說,沒有人挑戰她的領導地位,她也不會在補選慘敗後下台,將繼續擔任新州工黨領袖職務。就在不到半個小時後,新州影子財政廳長塞科德(Walt Secord)宣布辭職。

塞科德發表聲明稱,過去兩年,他和麥姬在關鍵政策、議會和戰略決策以及方向上存在分歧,不過,他一直盡最大努力承擔責任,是一名團隊合作者。

塞科德說,一份據傳由新州工黨副領袖凱特利(Yasmin Catley)辦公室分發的檔案把他推到懸崖邊。

據說這份檔案的標題是「為什麼柯民思和克萊門茲(Jamie Clements)永遠不能管理工黨」。

塞科德說,該檔案的分發是「絕對令人厭惡」「完全不可接受」。

麥姬和凱特利都聲稱對這份檔案一無所知。

而就是否繼續擔任領袖職務一事,麥姬在不到半個小時前對記者說,「今天我確認我是工黨領袖,沒有人挑戰我,也沒有人讓我站在一邊」。

對有媒體報道說新州總秘書南瓦(Bob Nanva)將要求麥姬退位,以避免曠日持久的領導權之爭的說法,麥姬並不理會,稱媒體的這一報道「絕對不正確」。她自從第一次就補選結果向媒體發表講話以來,已經等待了48個小時,沒有人站出來挑戰她。

上周日,Upper Hunter選舉中,工黨的初選票數下降了7%。 

麥姬的這一表態意味著,任何想要挑戰麥姬的人,可能需要一場耗費精力並且會造成傷痕的領導人選舉。按照工黨固定,要想罷免領袖,除了黨員投票,還需要60%黨團成員投票。

在2019年的領導人選戰中,麥姬的對手是影子運輸廳長柯民思。當時,柯民思和前領導人戴理(Michael Daley)、帕克(Ryan Park)和史高利(Paul Scully)都被認為是最可能的領袖競爭者。 

不過,麥姬周二也承認,工黨需要進行結構性改革,工黨一直被認為是市中心的政黨,需要通過與悉尼市中心以外的其他地方建立聯繫,以贏得2023年的選舉。 但是現在的問題是工黨的未來是甚麼?如何能夠贏得需要在西悉尼贏得的席位?如何在新州偏遠地區和農村地區建立聯繫?除此之外,工黨還必須自我反省。

麥姬表示,作為計劃的一部分,她將與多元文化和多信仰社區以及「勞動人民」建立關係。另外,工黨也應該接受以前不會接受的一項強制性疾病檢測法案,這樣的政策對基本工人來說很重要。

不過,著名工党議員夏普(Penny Sharpe)在投票棄權後退出前排議員,他說這樣的政策會助長那些感染了愛滋病和肝炎的人的耻辱感。(子力)

前一篇文章華裔母子狂購悉尼豪宅 半年買下逾億元多處大屋
下一篇文章紐國暫停與維州旅遊氣泡 多州採取措施應對維州疫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