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綜合訊】澳中關係近日跌落兩國建交以來最低點,澳洲華人對這現狀怎樣看?SBS和本報分別採訪坎培拉澳華會名譽會長黃樹梁(Sam Wong),他對澳中關係短期內改善並不看好,寄希望兩國人民扭轉負面看法,促政府逐步改善關係,重歸友好。
黃樹梁認為,中國政府暫停澳中戰略經濟對話,觸發點在於聯邦政府廢除維州政府與中國政府達成的「一帶一路」合作協議,於此判斷澳洲已展現出「不友善」的態度。
他表示,其實兩國官員自 2017 年起已經沒有進行通話,因此暫停戰略經濟對話基本上是沒有影響,但這是中方形式上、官方上的一個反應。
黃樹梁表示,對澳中兩國關係的前景越來越感到悲觀。他指:「看看外長潘恩(Marise Payne)及美國國務卿布林肯最近進行的對話。布林肯已嚴厲譴責中方,表示中國不可再(以經濟手段)懲罰澳洲。」
「澳洲跟著美國(的立場)走,我相信不會改變。」
他說,在 1970 至 1990 年代,南非曾是澳洲第三大貿易夥伴。但由於南非實施種族隔離政策,澳洲採取強硬的反對立場,並停止與南非的貿易、運動、石油輸送等接近 20 年的時間。
「基於這個例子,澳洲對原則及人權的看法是相當強硬的,寧願不要金錢或貿易利益。」
他認為,即使聯邦工黨在明年大選中勝出,情況也不會有太大的改變。
「我可以大膽說,工黨及自由黨的外交及國防政策幾乎相同。七、八年前,工黨喬麗德(Julia Gillard)總理開放達爾文予美軍作為軍事基地;及至艾伯特及譚保上任後,美國海軍陸戰隊在達爾文的基地數量亦有所增加。」
「雖然工黨對中方的口氣較為溫和,但他們依然強調『sovereignty』(主權)及『national interest』(國家利益)。」
他補充:「回顧歷史,美國與澳洲之間的聯防方面沒有改變過,包括參加二次大戰、一次大戰、越戰、中東衝突等。因此國防及外交方面,即使執政黨輪替亦不會有很大改變。」
他認為,由於澳洲政府及主流媒體近年都對中國作出負面批評,因此選民在大選前對中國的態度將不會有很大改變。「換句話說,他們選出來的議員不可能是支持中國,或對中國持正面態度。所選出來的議員或執政政府,都是反對中國。」
黃樹梁表示,希望中國方面瞭解澳洲方面的想法。他說:「並非說這一方對,另一方錯,而是雙方要認識清楚對方的取態,以令將來外交及貿易能有一個更為明確的指向。」
「澳洲立國多年,視原則及人權為最重要,貿易方面並非不重要,但並非最重要。中國要明白,澳洲對經濟利益並非最主要的範疇,應瞭解澳洲對人權的態度。」
對於中國政府會否進一步反擊,短期內不再向澳洲購買鐵礦石等資源礦務商品,Morgans 亞洲業務主管陳浩庭表示,中國依然是澳洲最大鐵礦石進口國,而短期內巴西等替代市場亦未必能提供足夠的優質原材料應付當地需求。
他說:「首先要瞭解鐵礦石的幫助有多大。鐵礦石是鋼鐵的原材料,鋼鐵是建築、建屋、建道路不可或缺的材料。並非全球都有鐵礦石,主要出口國只有澳洲、巴西、南非等。以距離而言,澳洲與中國之間相當近,而且澳洲鐵礦石的純度相當高。」
「入口國方面,中國就是全球最大的鐵礦石進口國,主要原因是受本土建設及增長帶動,鋼鐵生產是全球最高。以數據來看,2006 年至今當地鋼鐵產量升了三倍。」
「截至上月,當地的鋼鐵生產量依然處於歷史性高位。」
陳浩庭表示,約在 2012 至 2015 年的四年期間,中國鋼鐵生產出現顯著減少,因此 BHP 及 Rio Tinto 在這段時間期間未有錄得明顯表現。
「但在 2015-16 年期間,中國鋼鐵生產量才有所回升,鐵礦石的價格亦重新飆升。尤其是過去一兩年,價格飆升的幅度更厲害。」
「近日亦有消息傳出,中國政府正考慮研究鐵礦石的市場是否有壟斷或不規則交易的情況,可能因此進一步收緊條例法規。」
他說:「一旦中國突然不再由澳洲進口鐵礦石或鐵礦砂,對澳洲的貿易影響當然非常大。但亦要衡量中國短期內會否能找到大量替代品?巴西方面,出口暫時開始有所改善,但仍然受疫情影響而有所限制。」
「反之,澳洲暫時疫苗接種計劃稍為緩慢,但控制疫情方面卻尚算良好,生產量因而未受影響。」
綜合分析,澳洲得天時地利,與中國的貿易戰暫不至影響太大。但長遠來說,旅遊、教育、農牧產品貿易等都會對澳洲經濟復甦帶來不可低估的影響,這是亳無疑問的。
黃樹梁認為,可能是中西方的文化差異,中國人長期受儒家中庸之道文化影響,普通認為儘管兩國有分歧,但應該平和管控和處理,不應該動輒恐嚇,危言聳聽,甚至貿易戰大打出手。但願澳中糾紛就如總理莫禮遜所說的似中國人的舞獅,只是誇張的表演。廣大澳洲華人都希望澳中關係重回舊好,以和為貴。(華)

前一篇文章朱凱廸解散新西團隊
下一篇文章沈卓盈宣布誕6.2磅囝囝Jayden 「湊B辛苦但好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