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坎培拉訊】聯邦政府的網絡間諜部門建議,澳洲需要針對華為的設備採取300項單獨安全措施,以確保澳洲5G系統的安全,不過,即使如此,如果中國下達命令,仍可以關閉5G網絡。

澳洲信號管理局ASD花了8個多月的時間試圖找到一種方法,讓華為的電信設備的安全性達到可接受的程度,不過最終還是告知時任譚保政府,風險無法得到令人滿意的控制。

澳洲2018年禁止華為參與國家5G系統建設,是全球是第一個這樣做的國家,之後,全球還有更多國家效仿做出類似決定。中國政府一直要求澳洲政府改變這一態度,中國駐坎培拉大使館去年11月公佈的14項要求中,稱這是改善兩國關係的先決條件之一,排名第二。排名第一的要求是要求澳洲政府不限制中國投資。

一名澳洲高級間諜表示,主要風險不是中國的間諜活動,而是中國可能會命令華為完全切斷5G網絡。

在接受紅色地帶(Red Zone)作者的採訪時,這位間諜說,這是大多數評論員對5G感到困惑的事情,包括一些美國朋友,這不是電話竊聽的問題。5G真正的問題是,中國可能會命令華為或中國其他主要電信設備製造商比如中興通訊ZTE「關閉設備」,這將會導致國家的組成部分中斷,比如污水泵會停止工作導致喝不到乾淨的水,大家可以想像它的社會影響。或者是公共交通網絡不起作用。或者自動駕駛的電動汽車不起作用,這會對社會和經濟造成影響。甚至整個國家運作都會被中斷,這是為何大家會擔心的原因所在。

這位官員說,基於這些原因,5G網絡一旦全面投入運營,「在我們需要保護的關鍵基礎設施清單上將會排第一位」。

不過,華為公司一直堅稱,即使中國當局如此下令,公司也不會聽從。

2018年,作出禁止華為參與澳洲5G網絡建設的時任總理譚保(Malcolm Turnbull)並不相信華為,他在接受該書作者採訪時說,「你知道的一件事是,如果中國共產黨要求華為違背澳洲利益,華為就必須這麼做」。華為說『哦,不,我們會拒絕』,這太可笑了,它只能服從,別無選擇」。

中國2017年通過一項法律,要求所有公司,無論是私有還是公有,在任何國家安全問題上都要與中國政府合作。

不過,禁止華為參與澳洲5G網絡建設之前,譚保曾試圖找到一種讓人接受的方法,他說,他和伯吉斯(時任ASD負責人)進行過多次探討,希望對方能夠找到一種有效的方法來降低風險。

譚保說,他更希望在澳洲找到所有的供應商,但是不會以犧牲安全為代價。

當時,伯吉斯組建了一個由ASD最優秀黑客組成的精銳團隊,這個團隊充當中國的角色,被告知要利用華為對付澳洲。黑客發現的漏洞成為ASD製定保護措施的基礎。

伯吉斯和其他ASD工作人員把需要採取的300多項措施的完整清單用A3紙寫好,交給了譚保。這些措施包括澳洲將需要完全和唯一的訪問原始代碼,能夠完全獲得硬件原理圖和更新只能在澳洲完成等。

不過,即便如此,ASD還是認為,關閉的風險無法完全消除。(子力)

前一篇文章兩黨人物激辨疫苗推廣 杜頓指責工黨破壞民眾信心
下一篇文章昆州放棄阿斯利康疫苗 疫苗接種中心推遲建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