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成功培養出新型冠狀病毒

澳洲培養出的新型冠狀病毒。(AP)

【本報墨爾本訊】墨爾本PETER DOHERTY傳染和免疫研究院的研究團隊成為除中國以外,第二個培養出新型冠狀病毒的研究團隊,這一被稱作是「遊戲規則改變者」的研究成果,將能幫助科學家確認未來一種疫苗是否有效。

研究人員將會和歐洲的世界衛生組織分享這一成果,後者將會和全世界實驗室分享該成果,其中包括一個來自昆省的團隊,該團隊目前正在和世界多國一起,加速疫苗研究。

該團隊從上周五被感染的一病人身上培養出病毒。研究院用簡單的一句話「我們做到了,太棒了」描述了這一成果。

卡頓說,這一發現「至關重要」,將能夠成為顯示疫苗是否有用的工具包。有了這一成果,科學家就能夠檢測任何潛在疫苗是否對實驗室培養的疾病版本起作用。同時,科學家還能夠開發出檢測方法,確認一個人是否感染該病毒,而這甚至可以在此人出現任何症狀前完成。

卡頓指研究成果十分重要。(ABC)

目前在澳洲,有新型冠狀病毒的病人正在醫院接受檢測,其樣本被送到DOHERTY研究院。這也是澳洲唯一一個能夠再次檢測樣本,並就某人是否感染給出確定答案的實驗室。而隨著這一成果的實現,這一過程可能也會發生變化。


DOHERTY研究院領銜科學家德魯斯當時也和卡頓一樣見證了這一重要時刻。他說,這是全球了解病毒,對其作出反應的一個重大進展。這對澳洲其他實驗室來說也是遊戲規則的變化。培養出病毒也能夠幫助科學家對冠狀病毒的行為有更多了解。

DOHERTY研究院也是世界上第二個能夠重新培養出該病毒的實驗室,第一個是中國。不過,中國的實驗室沒有和世界分享其成果,不過公布了病毒的基因序列,幫助DOHERTY實驗室重新培養了該病毒。

德魯斯說,研究院的科學家一直在努力對該病有更多理解,每天工作10到12個小時,在凌晨2點取得成功。而取得這樣的成果也是研究院成立的目的和多年來努力的方向。

最新數據顯示,中國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確診病例5517例,死亡病例131例。

卡頓也是DOHERTY研究院負責監管的病理學家。他說,澳洲科學研究設備非常好,能夠很好應對像新型冠狀病毒這樣的爆發。該病毒在四級評級中評級為第三級,研究基礎是科學家對該病毒的近親SARS和MERS的了解,非常危險,能夠致死,但是不像伊波拉病毒那樣可怕。

不過,卡頓也說,新型冠狀病毒等疾病爆發的早期確診非常重要,能夠幫助世界各地醫療機構更好控制其擴散,至少能降低其嚴重性。針對新型冠狀病毒,目前雖然應該警惕,但是仍然無需發警報。全國醫療機構也是這樣的態度。澳洲可能會有一些確診病例,但是不會發生像SARS那樣的情況。SARS的致死率大概在10%左右。目前,新型冠狀病毒的致死率大約是3%,他個人認為這一數字會逐步降低。

聯邦首席醫官墨菲說,澳洲沒有出現新型冠狀病毒人傳人病例,公眾無需擔心。鑒於已經有媒體詢問口罩事宜,我們的觀點是一般公眾無需佩戴口罩。目前患病者已經被隔離。澳洲所有病人狀況穩定。(子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