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墨爾本訊】著名智庫格拉坦研究所(Grattan Institute)說,澳洲的簽證應該發放給年輕的技術移民,而且應該給他們更高的工資。
根據格拉坦研究所最新公佈的一份報告,澳洲根本沒有吸引到合適的移民——那些能給經濟帶來紅利的移民——該報告呼籲徹底重新思考移民政策。
報告稱,澳洲2019-20財政年度,通過移民增加了194,400人。
在截至2020年3月的幾個月里,每月約有200萬人抵達澳洲,其中包括返鄉的澳洲人和短期遊客。
此後的一年裡,因新冠疫情大爆發的影響,抵達澳洲的人數不到26萬人,平均每月只有2.3萬人。
格拉坦研究所的報告認為,如果澳洲要使國內企業獲得更多的創新力,發展經濟,減緩人口老齡化的速度,將需要停止接納英語能力較差的老年移民。
該報告主張,簡化僱主提名技術移民的手續,接納年輕、技術嫻熟的移民,同時向他們支付更高的工資。這將是一個重大的變化
從二戰後澳洲大規模移民制度開始到1990年代,新移民獲得永久簽證。
此後,移民政策轉向不僅提供每年有名額封頂的永久簽證,而且還允許人們持臨時簽證來澳洲亞,除了對一些國家的工作假期簽證發放的限制外,這些臨時工作簽證基本上沒有上限。
這種轉變使永久簽證的數量下降。
澳洲永久移民的入境人數目前上限為每年16萬人,低於前些年每年19萬人。聯邦政府還通過人道移民計劃,每年又發放13,750個永久簽證。
永久移民決定誰長期留在澳洲,技術移民在永居移民中所佔份額最大。
2020-21財政年度,澳洲的永久技術移民計劃分配了79,600個名額,低於2013年至2018年的平均125,000個名額。
2021-22財政年度,永久技術移民的接收總數仍為79,600個名額。
與此同時,澳洲臨時簽證持有者的數量急劇增加。它大約翻了一番,從2007年的約50萬人,增加到目前的約100萬人。
格拉坦研究所的報告沒有建議澳洲每年接收移民的最佳規模,也沒有就澳洲的家庭團聚或人道移民計劃提出建議。
除了承認臨時移民政策作為通過陸上申請永久移民來源的重要性外,它也不考慮和分析評估臨時移民政策。
但它指出,「持有臨時簽證的人基本上被排除在(聯邦政府疫情期間推出的) 企業工資補貼計劃JobKeeper之外」,而且「擔心持有臨時簽證的人,往往發現因為簽證規則不靈活,自己無法為自己的權利討價還價,」,但該研究所表示,這些將是未來研究報告的主題。
這份格拉坦研究所的《疫情大流行後重新思考永久技術移民》(Rethinking Permanent Skilled Migration after the Pandemic),側重於澳洲如何選擇永久技術移民。
它提出了若干建議,包括呼籲停止通過職業清單針對臨時技能短缺的永久技術工人簽證,而是向所有職業的工人提供僱主提名的簽證,前提是他們年薪至少為8萬元。
格拉坦研究所的經濟政策專案主任科茨( Brendan Coates)說,聯邦政府最近的決定使澳洲走錯了方向。
「從歷史上看,技術移民對我們非常有效。」
「但最近永居移民的變化使我們從選擇在勞動力市場上賺取高收入的年輕技術人才轉向英語能力差的老年人,這些技能最終給澳洲社會帶來的影響較小。」
「這些做法的財政成本確實很大——從長遠來看,我們將放棄大量稅收,相反,(如果吸納更多更年輕的技術移民)人們將為此支付這些稅收,為聯邦預算做出貢獻。
報告建議,改變移民結構,這樣每年永久移民入境期間可額外產生90億元的個人入息稅。(南平)

前一篇文章為得高分學生迴避學習語言 學者建議改變ATAR計分方式
下一篇文章新冠大流行澳碳排放降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