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assified.com.au

Property.com.au

Issuu.com

目錄

澳洲新聞澳美討論加深軍事合作 總理外長防長9月或訪美

澳美討論加深軍事合作 總理外長防長9月或訪美

【本報布里斯本訊】兩年一度的「護身軍刀」(Talisman Sabre )澳美聯合軍事演習正在進行之際,兩國軍方舉行會談,商討進一步加深合作,包括舉辦新的聯合演習,其目的是通過擴大美軍在澳洲的訓練任務的頻率和種類,加強兩國軍隊在日益增長的戰略威脅中協同行為的可操作性。

擬議中的與美軍的新演習,將參照美國海軍陸戰隊每年通過達爾文的輪換,並使用各種軍事訓練區,包括昆州的軍事訓練區。

計劃中的擴大軍事訓練合作正在討論之前,澳洲高級軍隊將領和美國的四星級將軍和情報界首腦,將於今年8月在華盛頓舉行會談。

一年一度的美澳軍事代表會議是外長防長會談的前奏,儘管輪到澳洲主辦,但今年在華盛頓舉行的可能性越來越大。

一位消息來源人士說:「我們在本地區面臨的挑戰是真實的。」

「擴大澳洲亞與美國軍隊的共同訓練機會,使我們的合作更加可操作,特別是如果我們能引進其他國家與我們一起訓練。這使得我們的國家和我們地區更加安全,並為未來做好準備。」

據悉,國防部長杜頓( Peter Dutton)外交部長潘恩(Marise Payne)計劃於9月1日澳紐美聯盟(ANZUS Alliance)成立70周年後不久前往華盛頓參加一年一度的「2+2」會談。莫禮遜(Scott Morrison)總理還考慮在9月訪問美國,與美國總統拜登一起慶祝周年紀念日,並在聯合國大會上發表講話,以及有可能出席四邊安全對話領導人舉行的面對面會議。

這將看到他會見拜登總理、印度總理莫迪和日本首相菅義偉。

加強與駐澳美軍的聯合訓練,與美國在部隊態勢上的轉變是一致的,美國旨在在整個印度-太平洋地區建立更加靈活和地理分佈的能力,為與中國的潛在衝突做準備。與此同時,近17,000名澳洲和美國軍人參加了在昆州各地國防設施舉行的「護身軍刀」演習,這是澳美兩個盟國之間最大的雙邊訓練行動。

今年的「護身軍刀」演習也涉及來自日本、加拿大、英國和紐西蘭的特遣隊,兩艘中國情報偵察船正密切關注著此次演習,反映出北京對兩國軍隊如何合作越來越感興趣。

莫禮遜政府和拜登政府也正在進行微妙的談判,以利用美國絕密技術在澳洲製造導彈,並將美國的武器和裝備儲存在澳洲北疆的基地。

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 )所長詹寧斯(Peter Jennings )說,與美國進行切實的軍事合作是澳洲阻止可能的對手的最佳選擇。

詹寧斯表示:「我認為,你看到的是,馬蒂斯在擔任美國國防部長時真正制定的戰略,即在發生來自中國的攻擊時,給予美國軍方更多調動其軍隊的選擇。」

「澳洲可能扮演一個非常重要的角色,因為我們(與中國)離得足夠遠,我們有可以使用的基礎設施,而且我們是聯盟夥伴。對澳洲來說,好處是,美國在這裡更正規的軍事存在是我們短期內能夠購買的最佳威懾力量。」

他說,聯合訓練演習使美國繼續參與澳洲亞的鄰近地區,並要求它制定一個有效的軍事戰略,而澳洲則可以協助。

詹寧斯表示,深化與美國的軍事合作應包括更多美國軍艦在達爾文、柏斯以南的HMAS Stirling海軍基地和這個國家東海岸海軍基地外活動。

他說,這凸顯了達爾文港的戰略重要性,這與中國對該設施的擁有權不符合澳洲的國家利益。

《澳洲人報》上個月透露,日本有意更多地利用澳洲的遠端訓練設施和武器射程,並與澳洲海軍進行更多的聯合演習。

在上周「護身軍刀」演習的啟動儀式上,杜頓表示澳洲和美國需要共同努力,阻止「駭人聽聞的脅迫和侵略」。

他說:「通過軍事準備,我們磨練了應對最可怕突發事件的集體準備,如果這些應急措施得以實現的話。」

在2019年,在澳洲北領地每年在旱季輪換的美國海軍陸戰隊人數達到2500人,今年因新冠疫情的限制,約有2200名士兵抵達。

美國的戰略轟炸機,包括B-52、B-1B和B-2,也在澳洲北部飛行,燃料和武器儲存以及在凱薩琳(Katherine)鎮附近的RAAF Tindal空軍基地建造的更長的跑道來容納它們。

本周,澳洲首次在「護身軍刀」演習發射了一枚美國愛國者導彈,這引發了人們猜測政府可能購買這項武器以加強保護北疆的前兆。

美軍還展示了該國的高機動性火炮火箭系統(High Mobility Artillery Rocket Systems)——這是洲購物清單上可能出現的另一種武器。(南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