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悉尼訊】學者警告ATAR在損害新州學校的語言教學,希望大學改變語言科目的計分方式,不要讓學生感到學習語言是吃虧了。

十六名教育和語言專家致信管理大學錄取中心(UAC)的新州大學校長委員會,稱自20年前計分方式改變後,學習社區語言的學生大幅縮水。

悉尼大學語言中心主任克魯克尚克教授說,ATAR迫使孩子們放棄學習語言,UAC束手束腳,需要有更高層人士出來說,讓我們找出其他途徑。

為了給申請大學的學生排名,UAC通過一個學生在其他科目的表現計算出該學生學習一門HSC科目的總體表現,然後對原始成績進行調整,如果同行表現都強則向上調整,同行都弱則向下調整。

克魯克尚克教授認為該過程對社區語言學習不利。比如學習阿拉伯語的學生通常在資源較少的弱勢學校,而學習法語的學生通常在優勢學校。

優勢學校學習的科目成績往往向上調整,反之向下。法語,拉丁語和(古)希腊語可能拿到高ATAR,但是如果你選擇日語或阿拉伯語則可能拉低ATAR。

信中建議回到2000年前的系統,當時所有語言科目根據兩門最流行語言科目排名,如果是現在將會是法語和日語,或者通過其他途徑給語言學生排名。

信件警告在新州,語言學習正在走向滅亡;只有1/7在一開始學習英語以外語言的學生在12年級還會繼續,1/20英語背景學生會為了HSC學習一門語言。

不過,1999年HSC改革的報告作者麥高認為將所有語言和法語及德語掛鉤給社區語言科目的學生帶來不公平的優勢。

古典語言教師聯合會的Louella Perrett說她對「非常不同的」語言掛鉤表示謹慎,她寧願看到教育者們解決妨礙學生學習語言的基本問題。 比如,越來越多學生受鼓勵只學習HSC最低要求的10個單元科目,這嚴重縮小了選擇項。

去年新州公校有近37%的學生來自說英語以外語言的家庭,比10年強增加7.5%。

占比最大的語言是阿拉伯語,有41342人,但是只有365人在HSC中選擇阿拉伯語科目;5000多人說印地語,但是只有12人考試。(蘇)

前一篇文章經文辦與歌劇院簽署合作協議
下一篇文章澳洲需更多年輕技術多民 高工資招攬人才為國家貢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