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assified.com.au

Property.com.au

Issuu.com

目錄

澳洲新聞猛禽突擊隊加強打擊黑幫 悉尼公共場所槍擊案銳減

猛禽突擊隊加強打擊黑幫 悉尼公共場所槍擊案銳減

【本報悉尼訊】西悉尼一個霧濛濛的秋日清晨。特雷洛爾(Jared Treloar)和他的家人被一聲巨響吵醒了。
他們聽到傳來「警察,搜查令。打開門!」的高聲叫喊
這位前惡棍之徒(Bandido)電單車黨大佬只穿內褲,面對大約15名警面——他們全都手持槍和警棍,頭盔和用蒙臉罩遮住臉。
這是新州警察猛禽突擊隊( Strike Force Raptor)在打擊黑幫為爭奪販毒地盤引發的血腥仇殺戰的行動中,對涉嫌人物一種的「典型問候」。
新州警務處今年2月對反非法電單車黨的猛禽突擊隊進行調整,以遏制黑幫之間越來越猖狂的槍擊事件。就在這一突擊隊成立之前幾天,悉尼西區奧本醫院(Auburn Hospital)一位護士在上班時,險些遭子彈擊中,而這顆子彈原先是射擊一個黑幫家族成員在醫院附近的一所房屋。
這一襲擊目標與臭名昭著的哈姆齊(Hamzy)家族有聯繫。該家族的吉德 · 哈姆齊(Mejid Hamzy)去年10月剛被槍殺,他是殘暴的「生死兄弟」( Brothers 4 Life)首腦,而他的哥哥巴薩姆 · 哈姆齊(Bassam Hamzy)則因殺人罪而被判刑。
梅吉德·哈姆齊在康德爾公園(Condell Park)被槍殺不到24小時後,該家族的死對頭,阿拉梅丁斯(Alameddines)家族在馬里蘭( Merrylands)區的房屋,遭一輛駛過屋外的車輛中掃射的子彈襲擊。
沒有任何跡象表明這兩個家庭是這兩起事件的幕後黑手。
去年年底悉尼發生了一連串槍擊事件,促使新州警察向所謂的「城市恐怖分子」宣戰,以免在黑幫槍戰中傷及無辜民眾。
猛禽突擊隊指揮官溫斯坦(Jason Seinstein)表示,自從三個月前改組猛禽突擊隊以來,槍擊事件急劇下降。
他說:「一切都非常順利。」
「我對突擊隊的變化和迄今為止的重要行動非常滿意。」
偵緝警司溫斯坦說,猛禽突擊隊的目的是讓犯罪份子的生活「不舒服」。
「進行合法騷擾, 使他們不舒服到…逮捕和監禁他們,或者讓他們厭惡他們的活動。」
而且警方這一招似乎在產生作用。
據新州警方稱,今年1月至3月,悉尼發生了17起公開場所槍擊事件,但在4月至5月,僅發生了一起。
《禁止槍支令》(Firearm Prohibition Orders)是猛禽突擊隊打擊黑幫犯罪活動的首選武器。
通過法院這一頒令,允使猛禽突擊隊可突擊搜查住宅,經營場所和企業,只要他們懷疑藏有非法槍支。
如果警察在搜查武器期間發現毒品或其他犯罪活動的證據,他們可以就這些犯罪活動起訴嫌疑人。
警方還使用《嚴重犯罪預防令》(Serious Crime Prevent Orders),限制某些個人的活動和通信。
刑事律師迪布(Ahmed Dib)此前曾為哈姆齊家族在法庭上辯護,而該家族與阿拉梅丁斯家族一樣,仍然是猛禽突擊隊的「主要重點」。
迪布對是否應該允許「合法騷擾「策略繼續下去表示嚴重關切。
他說:「事實上,這就是『騷擾』這個詞——根據《刑法》,這是犯罪——在我看來,這敲響了警鐘。」
「在你被證明有罪之前你是無辜的, 所以如果你成為目標, 這一法律原則就被扭曲成相反的,直到被證明是無辜之有你有罪。」
澳洲廣播公司(ABC)獲悉,一名婦女僅僅因為是與黑社會家庭有聯繫的人而遭突襲搜查。
迪布表示:「警察需要做他們的工作,我們接受這一點,我們希望他們做好自己的工作,(但)是如果出手太重,做過了頭,就是侵犯人民的權利。」
執法行為委員會(LECC)調查,2019年,三名猛禽突擊隊警員在新州北部格拉夫頓「恐嚇和騷擾」代表一位電單車黨成員的律師,「嚴重不當行為」。
溫斯坦警司說,這些警官的行為「沒有任何藉口」。
他說:「我們擁有新的額外措施,以確保警員(如果違法)將被追究責任、他們需佩戴隨身攝像頭和行車記錄儀,這些錄影帶記錄了我們與公眾的互動。」
接近調查的消息人士透露,涉嫌違規的三名警員已經調離猛禽突擊隊。
猛禽突擊隊目前有95名全職警員,但到今年7月,這一數位將增至115人。
溫斯坦警司說:「我們的目標很簡單:讓我們的街道更安全,讓媽媽、爸爸和孩子可以去公園,他們就可以安全四處走動,他們可以安全呆在家裡,而不必擔心會有人驅車經過開槍射迥。」(南平)

猛禽突擊隊在搜查非法電單車黨俱樂部。(新州警務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