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assified.com.au

Property.com.au

Issuu.com

目錄

澳洲新聞用學生滿意度衡量國際教育 聯邦新戰略被指或致標準降

用學生滿意度衡量國際教育 聯邦新戰略被指或致標準降

【本報坎培拉訊】按照聯邦政府一項旨在復興國際教育的戰略安排,將通過調查來關注學生的滿意度。不過,有專家警告說,調查可能並不能提高教學質量,同樣有降低標準的風險。

政府已經發布了一份有關該戰略的討論文件,其中包括「對學生觀點的考慮和涉及」,以此作為衡量其國際教育計劃成功與否的指標。

關閉邊境阻礙了依賴海外學生的澳洲大學的招生工作,聯邦教育部長杜治(Alan Tudge)本月初曾發布了一項十年戰略諮詢報告,內容涉及該部門如何從大流行中恢復。

墨爾本大學高等教育政策與管理高級講師克洛撤說,學生滿意度調查所能達到的結果存在局限性,這可能是評估學生課程體驗以及其所獲供價值感受的笨拙措施。

維多利亞大學Mithell學院高等教育研究員赫里也認為,調查範圍有限,學生的滿意度不同於衡量學習質量的方法,不過正如他所說,對國際學生來說,這確實是一件重要的事情。

澳洲國立大學高等教育政策實踐教授諾頓說,根據問題尋求學生的反饋是合理的。如果存在非常明顯的不滿,這可能是個問題。

所有大學和高等教育機構都參加了這一年度學與教質量指標調查,報告了學生的學習體驗。

聯邦高等教育顧問菲爾德說,國際學生的滿意度通常比國內學生的滿意度低幾個點。通過這項新策略明確關注學生的滿意度將是一件好事,不過政府和監管機構將需要確保學術標準不受到損害。過分強調KPI(關鍵績效指標)可能會促使機構會採取措施讓更多的學生滿意,即使其學業未達到要求的標準。

菲爾德說,過去已經看到學術界的報告稱感受到讓學生通過的壓力。如果新的國際教育戰略為了試圖確保學生在澳洲獲得積極的學習體驗而加劇了這些壓力,那就是可恥的。

行業監管機構高等教育質量和標準局(Terrary Education Quality and Standards Agency)也已開始要求大學衡量和跟踪不同人群的滿意度。

聯邦教育部發言人說,高質量的學生體驗對於澳洲作為國際教育合作夥伴的國際競爭力和教育機構的聲譽至關重要。機構相信大學不會並且不會通過降低學術水平以提升學生的學習體驗。這當然會對本地和國際學生不利,並將損害澳洲大學的良好聲譽。

新州教育廳國際教育部門前負責人,聯邦國際教育委員會前成員里奧丹表示,對學生滿意度的新關注是「向前邁出的一大步」。如果學生帶著不好的學習體驗返回自己的國家,就會對澳洲國際教育的未來產生影響。不過如果學校為了讓學生感到快樂和提高通過率,導致質量和標準受到損害,那將非常遺憾。(子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