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悉尼訊】去年,新州大多數大學的校長的薪水或下降或持平,因爲老闆們在金融危機中減薪,而新任校長得到的是低一些的薪酬,以平息不斷加劇的圍繞高薪酬的爭議。

新任悉尼大學校長斯科特(Mark Scott)將於下月入職悉尼大學,他的年薪也將減少50多萬元。包括獎金在內,他最多將獲得115萬元。南十字星大學(Southern Cross University)新校長卡林(Tyrone Carlin)的薪酬下降了約20萬元。麥覺理大學(Macquarie University)和悉尼科技大學校長的薪酬保持穩定,而紐卡素大學(University of Newcastle)、臥龍崗大學(University of Wollongong)和西悉尼大學副校長的薪酬略有上升。

大學高管們表示,預計新南威爾士大學等大型院校將效仿悉尼大學的做法,降低其新校長的薪酬。

這種趨勢在英國表現得很明顯,英國學者和政客也對校長們的高收入表現出了類似的憤怒。2018年,英國大學校長的薪酬僅爲澳洲學校長的一半左右,批評人士稱,這削弱了國際市場正在推動本國薪資上漲的說法。

澳洲大學教授協會認爲,校長們的薪水應該是教授的兩倍,也就是每年36萬元。

澳洲國立大學研究高等教育政策實踐的教授諾頓說,薪資是一個重大的政治問題,這在校園裡引起了巨大的怨恨。

降低現任校長的工資很困難,除非他們自願,因爲新冠大流行導致大量裁員,很多人自願減薪。

但諾頓教授表示,如果許多大學議會像悉尼大學那樣降低了新任校長的薪水,他不會感到驚訝。

他說,這份工作很辛苦,薪酬應該很高,但沒必要超過100萬。他們的薪水仍然非常好。

墨爾本大學高等教育研究中心的名譽教授拉金斯說,頂尖大學的校長們經營着規模巨大、價值數十億元的企業,涉及約8萬人。

他說,它們比許多中等規模的農村城鎮還要大,在過去的十年裡,政府資助的比例一直在下降。在新冠大流行之前,他們做得非常好。與規模和責任同等的公司相比,大學校長的薪酬不算過高。是的,它們是公共機構,但政府目前提供的資金不足50%。他們需要籌集50%的資金。(蘇)

前一篇文章加強「離穗出省」管控 廣州交通客流大降
下一篇文章澳洲華裔相濟會辦一天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