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墨爾本訊】皇家委員會周二在繼續對皇冠集團(Crown)的調查聽證中獲告知,由於擔心失去中國豪賭客,皇冠拒絕聽從維州博彩監管機構的,加強對使用華人賭場中介(壘碼仔)的審查建議。
對皇冠是否仍適合保留墨爾本賭場經營的執照的調查獲告知,讓壘碼仔他們把顧客帶到賭場,從豪賭客輸掉的數百萬元中,分給壘碼仔佣金。
皇家委員會的法務助理費南茲奧(Adrian Finanzio)律師在公開聽證會的第二天說,皇冠會被告知這些壘碼仔要花多少錢,但這些豪賭客卻得到了一定程度的「匿名」。
費南茲奧表示,這使皇冠賭場面臨洗錢風險。
在2018年7月,維州賭博和酒類監管委員會建議皇冠賭場制定程式,提高個人賭客對壘碼仔佣金貢獻的透明度。
但費南茲奧指出,實施這些改革的最後期限為一年,但皇冠賭場未採取任何實質性行動。
前聯邦法院法官,主持這次皇家委員會的芬克爾斯坦(Raymond Finkelstein),誰是監督皇家委員會,詢問維州賭博和酒類監管委員會許可證和管理審計小組主管克雷莫納(Jason Cremona)為什麼皇冠拒絕遵循監管部門的建議。
克雷莫納說:「我的看法是, 如果皇冠被要求從壘碼仔那裡獲得資訊。。。他們可能不帶賭客到墨爾本賭場賭博,而到另處賭場。」
聽到這一說法後,芬克爾斯坦表示認同,他說:「這是唯一的原因——我相信是的。」
克雷莫納還表示,在維州賭博和酒類監管委員會調查其對2018年皇冠賭場經營執照的審查中所提建議缺乏回應後,皇冠賭場威脅要打電話給維州博彩廳長告狀。
他在聽證會上說,到2019年5月,距離審查的最後期限還有不到兩個月的時間,「警鐘敲響得相當響亮」。
維州賭博和酒類監管委員會當月又度致函皇冠賭場,再度表達這些擔憂,只是導致這家賭場業巨頭的一位代表揚言要向維州博彩廳長「抱怨」 這家監管機構。
克雷莫納早些時候在聽證會上表示,直到2019年1月,他才收到皇冠的回應,當時這家大股東為柏嘉(James Packer)的集團表示,它一直在與聯邦政府的反洗錢機構–澳洲交易報告和分析中心(AUSTRAC)討論此事。
但在 2019 年 2 月 澳洲交易報告和分析中心與維州賭博和酒類監管委員會的一次非公開會議上獲悉,洲交易報告和分析中聽是聽取了皇冠賭場的「簡要匯報」,討論的內容是與維州賭博和酒類監管委員會的反洗錢建議「可能無關」。
在周一舉行的第一天調查聽證中,皇冠集團被指在向維州賭博和酒類監管委員會匯報它的19名僱員在中國被捕一案時,就它是否知道中國打擊賭博一事上說謊。
這家監管機構曾調查2016年皇冠賭場的19名員工在中國4個城市涉嫌非法推介到澳洲賭場和招攬中國賭客而被逮捕事件。
所有被捕者都被指控犯有促銷賭博罪,他們被判刑獲釋後,正對皇冠集團打集體官司。
在今年2月新州對皇冠集團的調查報告指責它為為洗錢提供了便利,以及明知華人壘碼仔可能與犯罪集團有聯繫仍使用他們,並使它的員工面臨在中國被拘留的風險。
維州和西澳隨後宣佈成立皇家委員會,對皇冠集團進行調查。(南平)

前一篇文章華仁校監周守仁「空降」港區主教
下一篇文章澳空軍北疆大規模軍演 F-35隱形戰機首次參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