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悉尼訊】位於悉尼紅坊Redfern的一座24層高塔樓即將完成改造,這將是新州第一個留學生隔離設施。

熟悉該提案的業內人士表示,這一有600張床位、價值1億元的Scape學生住宿開發專案的目的是為了接收第一批海外學生,而附近的住宿提供商Iglu(在市中心有設施)也投了贊成票。

儘管該業內人士拒絕就申請政府試點的程序發表任何評論,不過Scape聯合創始人卡拉徹說,該大樓已經對通風系統進行了重新設計、安裝了門感測器和非接觸式進入點,以幫助遏制新冠病毒傳播。

卡拉撤說,在紅坊的該設施可能是用於隔離檢疫的最好和最安全的建築之一,不過只適合學生入住,完全為學生設計,將提供給學生,預計這座將在兩周內完工的建築將超過隔離的預設條件。

澳洲國際教育協會行政總裁霍尼伍德說,在南澳宣布正在制定自己的計畫後,該行業期待著很快公布一個有關國際學生能夠在哪裡被安全隔離的消息。按照南澳的計劃,即將到來的學生在阿德雷德北部Parafield機場住宿機構隔離。

霍尼伍德說,一些專門建造學生住宿機構的公司已經在不遺餘力地滿足新州衛生和警察機構的相關規定。

不過,在悉尼市中心建立檢疫設施的前景引發其對土著社區弱勢成員影響的關切。

位於紅坊的這個開發專案作為原住民住房公司Pemulwuy Project的一部分,存在有分歧的歷史,該項目遭到了原住民居民的強烈反對,他們認為自己是被趕了出去。

大都會地區土地委員會主席、悉尼市長候選人韋爾登(Yvonne Weldon)說,這個街區是一塊標誌性的土地,用它來隔離國際學生,是該公司繼續把利潤豐厚的學生住宿項目置於原住民利益之前的另一種方式。

科廷大學Curtin University人口健康學院氣溶膠科學家穆林斯說,處理空氣和過濾是防止氣溶膠傳播的最大措施之一,考慮隔離設施的位置很重要,達爾文郊外的Howard Springs是一個不錯的初步選擇。他傾向於將隔離設施安排到遠離其他人口中心和弱勢群體的集中地點。

而卡拉徹表示,接收被隔離的國際學生,能夠使Scape加快在附近其他地點為原住民學生提供住房補貼的進度。如果該大樓關閉,機構就沒有辦法這麼做,公司每周因空置損失600萬元。

新州財政廳發言人說,政府已經製定了一份學生住宿提供商的候選名單,但尚未做出决定。留學生是澳洲最大、最重要的出口行業之一,在新冠大流行之前,這個行業每年對新州經濟的貢獻約為140億元,為當地提供數萬個就業崗位。

而聯邦教育部長杜治(Alan Tudge)說,南澳的建議似乎符合政府的標準,該計劃將在未來幾周內被認真考慮。留學生對澳洲經濟和社會都有很大幫助,澳洲希望讓他們回來,但顯然必須非常小心,避免病毒進一步傳播。

聯邦政府尚未收到新州政府關於留學生回國的建議。(子力)

前一篇文章輝瑞提醒澳人小心假冒疫苗
下一篇文章中國批澳紐對中國無端指責 籲莫形成意識形態封閉集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