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assified.com.au

Property.com.au

Issuu.com

目錄

澳洲新聞西方資金大量流入中國之際 澳洲對華投資急劇縮減

西方資金大量流入中國之際 澳洲對華投資急劇縮減

【本報悉尼訊】澳洲去年對中國投資銳減25%,這是前所未有的,也是不祥的。
澳洲統計局(ABS)每年發佈一次關於澳洲國際投資狀況的補充統計數據。
這些資料提供了按國家分攤的全面投資評估,這在每季度的國際收支平衡數字中是無法提供的。從這些資料上可以看到澳洲在海外投資的地方,以及哪些國家在澳洲投資。
統計局於2001年開始撰寫這方面的報告,當時澳洲的海外資產為5,420億元。自那以後,這個國家的海外投資每年都在增加。
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強制性地流入澳洲人的退休公積金基金以及它們追求投資國際化和多樣化所推動的。統計局近日公佈的數字披露,截至2020年底,澳洲在海外的投資為3.044萬億元。
對於澳洲投資者來說,中國從來就不是一個重要的投資目的地。這主要是由於中國一直實行各種形式的資本帳戶限制,這反過來又阻礙了中國金融市場基礎設施的發展。
然而,中國一直在穩步開放,特別是在固定收益市場。這導致摩根大通( JP Morgan)、彭博巴克萊(Bloomberg Barclays)和富時羅素( FTSE Russell)這三大指數供應商最近將中國列入其全球基準。(富時羅素將從10月開始為期三年的再平衡)。
過去一年,這種動態支撐海外資金歷史性地大量流入中國政府債券。根據中國人民銀行和地方清算機權的數據,估計這一數據約為1900億美元(約2420億澳元)。
這些資金主要來自歐洲和美國,甚至來自日本。
最引人注目的是世界上最大的養老基金——日本政府養老投資基金(GPIF)。今年1月,有廣泛報導說,GPIF反對將中國納入富時羅素指數。GPIF 需要在 10 月之前決定是否選擇加入或退出。這一決定也將對其他日本投資者產生重大影響。
對澳洲來說,業界曾預計,根據這些全球趨勢,對中國的投資量將略有增加。
然而事實上相反,統計局報告說,2019年底至2020年間,澳洲對中國的投資從850億元降至640億元。
25%的降幅是史無前例的。這表明,澳洲投資者正與世界其他地區的投資趨勢脫節,把對中國投資加入主權風險。
可以肯定的是,超過一半的外流被掩蓋,因為它記錄在「其他投資」類別中。這包括貿易信貸和租賃等項目,因此雙邊貿易中的交易可能直接促成了這種影響。
不過,澳洲對中國的股票、直接投資甚至債券也出現了資金外流。
目前,整個股票僅佔澳洲對外資產總額的2.10%,低於2016年3.65%的高點。
另據此前報道,隨著澳中兩國關係惡化,近年已漸步下跌的中國對澳洲投資,在2020年更暴跌達61%。(南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