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雪梨居民患糖尿機率增三倍

住北區民眾死亡率低於千分之三。(網絡圖片)

【本報雪梨訊】雪梨一些城郊的死亡率是其他城郊的三倍,這種地理分割已經變得越來越明顯。

澳洲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去年,PYMBLE、PYRMONT、NEWPORT和CROWS NEST每1000人中,死亡人數不到三人,而在ROOTY HILL到MINCHINBURY地區,1000人中死亡人數超過9人,標準死亡率比偏遠地區還要多。

進入和獲得醫療知識多少、健康食物選擇、社會經濟壓力和糟糕的住宅環境,是導致這種分割的一些因素。

澳洲國立大學人口學家艾倫說,死亡率升高是「嚴重政治問題」,也是醫療不平等的證據。

艾倫說,這種醫療分割是不同地區居民不同社會經濟條件導致,還是地區本身因素導致,並沒有關係,雪梨人,不管生活在哪裡,都應該享受合適和可負擔的醫療。

麥覺理大學人口學家帕爾說,2012到18年,雪梨周邊地區死亡率下降14.5%,是全國排名前10%的地區之一,是死亡率下降最低地區的近三倍。

西雪梨大學教授莫里森說,西雪梨城郊許多居民,距離上班和購物地點更遠,需要更依賴汽車,久坐的時間也更長。居住在哪裡也能決定是否能更方便購買健康食物,使用便捷交通和進行社交。

雪梨西區居民食物荒漠現象更嚴重,這也是導致較低社會經濟地位人群不良飲食,從而引發健康問題的因素。

和東部城郊居民相比,雪梨西部城郊居民罹患糖尿病的機率要高出2到3倍。

西雪梨大學城市規劃副教授皮拉查說,城市熱島也是加劇這種分割的因素。熱島以及人口密集對死亡率分割產生影響,和富人區相比,窮人區這兩個因素導致的問題更加嚴重。熱浪是導致死亡的主要原因。

MCCRINDLE社會研究員布雷利說,城市擴張正在影響西雪梨地區,這裡的居民傾向於從事更要求體力的工作,許多人可能無法負擔私人保險費用,不得不到更遠的地方就醫。

不過,對澳洲整體來說,情況還算積極。過去10年,澳洲標準死亡率已經在下降。2008年,每1000名澳人的標準死亡率是6.1人,而到了2018年,這一數值降至5.1%。澳洲人壽命變得更長,死亡率整體下降,男性壽命已經到80歲以上,女性更是達到了84.6歲。(子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