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身處聖誕島隔離中心滿懷感恩

CRYSTAL一家所住的大房間。

【本報獨家】CRYSTAL一家四口,是澳洲政府從武漢撤離的第一批公民,她和丈夫帶著小兒子和女兒,與其他二百多人一起,2月3日星期一坐專機離開武漢,飛往西澳空軍基地,再轉機抵達聖誕島時,已是星期二的凌晨時分。

CRYSTAL和家人從沒想過會身處這個孤島,踏足聖誕島,上巴士到隔離中心,巴士開了半小時才到達,一路上心裡有點害怕,但當見到大螃蟹擋路,巴士每隔幾分鐘便要停車趕螃蟹,巴士上同行的軍人一直打趣地與車上的人說話,這樣一來,CRYSTAL反而覺得好像參加旅行團,心情便輕鬆一些。

CRYSTAL一家四口,獲分配住有八張高低床的大房,每張床上都放著一袋日常洗漱用品,和很多口罩。由於是大通間,沒有單獨的廁所,隔壁單人的房間是有廁所的。

獲分配的部份物品。

房間隔壁就是洗衣房,洗衣機和乾衣機兩套,房右邊的屬於一個小的開水房,可以喝下午茶,吃點心和果仁。

醫護團隊體貼照顧

她說,本來早上九點醫生來查房測體溫,但是,考慮到我們臨晨才到達,洗漱完畢上床睡覺估計都清晨了,睡了不到三小時出去,原來大家都是毫無睡意的,在早點的地方領取早餐,和咖啡,茶。早餐過後無事,還是無法入睡,就把房間收拾了一下

CRYSTAL將一切安頓後,休息好了,心安了,靜了,才開始有點倦意,穩穩當當的睡了一覺直到下午五點,醫生來了,很仔細的給每個房間的家庭測體溫和檢查,咨詢一些身體的不適。

隔離中心內的洗衣房。

CRYSTAL說,聖誕島的隔離中心要求每個人在離開房間時都戴口罩,在中心內的人都可以自由出入走動,她與其他人聊天時,大家都是戴著口罩,保持一段距離。

聖誕島雨水多,很潮濕,整天都見不到陽光,早上一直大霧籠罩。CRYSTAL說,宿舍乾淨,衛生水平到位,小孩們在宿舍外有很大的活動空間。一隻小紅蟹在宿舍附近草地走來走去,很可愛。

CRYSTAL一家在去年12月3日已到了武漢,1月2日坐高鐵到南京婆婆家,1月16日回到武漢,這時武漢市政府就開始要求戴口罩出門了,但是沒有意識到問題會這麼嚴重,有幾個美國的同學告訴她趕緊離開,可能要封城了,她還沒意識到問題如此嚴重,直到元月24號除夕當天一早看新聞說封城了,禁止一切的進出武漢市了,她才真正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了。武漢市政府要求出門戴口罩,不准一起聚餐和親友串門。

隔離中心的公共電話區。

隔離中心設施到位

有撤到聖誕島隔離的華人指隔離中心衛生環境差,有蟑螂,又說應該在家隔離。CRYSTAL對本報說,能夠有機會從武漢出來已經很好了,她覺得隔離中心的衛生已到位,澳洲政府能保證你的生命安全已很不錯了。至於蟑螂,那裡沒有蟑螂,島上有蟑螂有甚麼可怕。她說,在聖誕島隔離比在武漢隔離更安全。

CRYSTAL指出,說實話,從他們進武漢機場到到聖誕島,真的感覺到澳洲政府做的很暖心,從武漢到軍事基地,一路上都是得到了最好的照顧,飛機艙裡面是做足功夫保證我們不被傳染。到了軍事基地,休息時,裡面吃的,喝的,都得到了全面的照顧,衛生也達到了很專業的程度。聖誕島的食物全部是政府提供,一切都免費,還有專門的照顧嬰兒的,配方奶粉,都免費。

隔離中心外貌。

她說,從到武漢天河機場起,澳洲政府一大批人員便忙著替撤離人士辦所有手續,他們的態度很好。進機艙時,每人戴著手環,經掃描確認記錄各人全部資料,醫療團隊全程照顧。到達西澳空軍基地,接待人員十分友善,各人均沒有被嫌棄的感覺。

她說,最不習慣的是WIFI信號,房間裡完全沒有,只有坐在門口的凳子上喝茶時,才能偶爾搜到可憐的虛無縹緲,如影隨形,又消失無蹤的信號。

軍醫在聖誕島隔離中心,為從武漢撤回的人士量度體溫。
在宿舍附近草地的小紅蟹。

CRYSTAL說,她的感覺是:我們不是貴賓,只是一介澳洲平民,是在疫症地區被解救回到澳洲的公民。她對澳洲政府的撤僑行動是充滿感恩。(專訪:唐)

(照片:CRYSTAL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