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悉尼訊】儘管瘟疫流行,澳洲最老和最年輕人群的財富和福祉之間的創紀錄差距在七年來首次縮小,但部分改善是以越來越多的退休人員需要得到無家可歸幫助為代價的。

根據公佈的2021年澳洲精算師代際權益指數,在過去的12個月間,各年齡組之間的不平等有所減少。這是第二次發佈這一指數報告。但過去的一系列數據顯示,這是自2013年以來,25至34歲人群和65至74歲人群在財務、社會和健康結果方面的差距首次縮小。

年長的澳人通常在財務指標上表現出色,因爲他們的整體財富水平較高,包括他們的房屋和儲蓄的價值,但趨向相對平等的變化有助於決策者決定是否需要爲某些群體提供額外的政府援助。自2013年以來,這一差距一直在快速擴大,並保持在較高水平。

2020年該指數的改善,部分原因在於年輕人的生活狀況有所改善,包括預期壽命延長、進入房地產市場的首次購房者增加,以及聯邦政府對工作者的援助增加。

但縮小差距的另一個因素是老年人福利的減少。雖然年輕人仍然是最有可能獲得無家可歸服務的澳人,但報告發現,在過去一年中,對這種幫助的需求增長最大的是老年人。

報告稱,澳洲老年人口這種需求急劇增加表明,來自可負擔的住房的挑戰正在影響越來越多的澳洲人。

該報告的合著者之一米勒表示,該指數顯示,年輕人在疫情期間的表現略好一些,這或許令人驚訝。

在疫情最嚴重時期,經濟學家警告稱,經濟衰退將對年輕人的財務福祉造成不利影響,他們更有可能在酒店和零售等受封鎖影響最大的行業工作。在以往的經濟衰退中,一些失業的工人面臨着長期的創傷性影響,他們需要很長時間才能從收入和職業的中斷中恢復過來,而另一些人則長期處於失業狀態。

報告發現,上周的聯邦預算中的許多措施有可能改善財富和福祉措施,比如通過額外的培訓和新的心理健康項目,但報告指出,由於未來赤字的規模,代際擔憂仍然存在。

該報告稱,增加兒童保育支出可能有助於提高勞動力市場參與率和年輕人的收入,增加技能培訓支出以幫助年輕人就業,但通過貸款擔保提供的住房支持不太可能改變住房擁有率。

報告稱,政府債務的增加加速了現有的赤字,這些赤字雖然可控,但將降低未來的財政靈活性。(蘇)

前一篇文章莫禮遜下周將訪紐西蘭 兩國總理舉行年度會談
下一篇文章總理稱優先考慮留學生返回 接種疫苗國內旅行或不受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