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24.6 C
Sydney
Tuesday 1 December 2020

Classified.acd.com.au

Property.acd.com.au

Digital Newspaper

首頁 移民

移民

廣告 / Advertisment

移民簽證申請等待一年無果 內政部稱新冠流行造成延誤

【本報悉尼訊】尼泊爾移民蘇貝迪(Birendra Subedi)在新州西北部的塔姆沃思(Tamworth)當廚師,去年12月,他申請了494簽證,這是一種由當地僱主出面擔保的技術工人類簽證。 不過,儘管他的僱主在一周內承認了他的初步提名,但聯邦政府尚未對他的案件做出最終裁決。 蘇貝迪的女兒仍在尼泊爾,在他的簽證獲得批准之前,他無法做出任何將女兒帶到澳洲的安排。 他說,每天我查看郵件,我會問我的擔保人「它來了嗎? 」,但他們說還沒有。我的文件準備工作已經完成了,我只需要答案。 移民社區對政府在新冠大流行期間對簽證系統的管理表示失望。 來自內政部的電子郵件顯示,他們將系統的延遲歸咎於疫情。 一封電子郵件稱,處理部門正在採取一切可行措施,儘量減少延誤,儘快完成申請。 在此之前,移民社區對大流行病期間人道主義簽證不足以及驅逐被社區拘留的尋求庇護者的效率表示關切。 薩普科塔是蘇貝迪工作的餐館的老闆,他說,他不認爲新冠大流行是造成延誤的唯一原因。 他說,提名在七天內獲得通過。我不能指望還會比這更快了,沒什麼可做的了,同意或不同意我的申請就行了。 薩普科塔表示,這種不確定性阻礙了他擴大業務,影響到他在附近的Gunnedah開了第二家餐廳的計畫。 內政部在一份聲明中表示,它不會對個案發表評論,但會根據職業優先性對簽證申請進行評估。 今年9月,代理移民部長杜治(Alan Tudge)宣布,醫療保健、建築和IT行業將優先獲得494類別簽證的審理。 但是來自澳洲地區發展部(Regional Development Australia)Armidale分部的弗萊批評優先考慮的名單過於狹窄,他說,各地區的技能人才短缺正全面惡化。 弗萊表示,這完全是無稽之談,沒有滿足我們鄉鎮地區的需求。全國的酒店行業都出現短缺,這種情況已經持續了好幾年了,而且在一些鄉鎮地區情況明顯更糟。 蘇貝迪被邀請申請新州政府資助的一個項目,但截止日期已過,如果申請被拒絕,他將不得不返回尼泊爾。(蘇)

新冠流行使僱主優勢擴大 國際學生被迫接受8元時薪

【本報阿德雷德訊】由於新冠大流行而可能增加的對工人的剝削已被歸類爲現代奴隸制,這促使人們進一步呼籲更好地保護弱勢工人。 據南澳弗林德斯大學(Flinders University)法學副教授馬爾默說,在南澳Riverland地區,據稱一些採摘水果的工人近幾個月時薪僅爲8至10元。 馬爾默博士在2019年底發佈了一份關於南澳奴隸制和類似奴隸制的做法的報告,發現三分之一在Riverland工作的人沒有被合法僱傭。 報告還詳細列舉了一些事例,如國際勞工被期望通過「性行爲」來獲得更多工作時間、護照被沒收以及工人們無法自由離開。 馬爾默博士表示,她擔心現在會出現更多剝削工人的情況,因爲在大流行期間,僱主和僱員之間的權力平衡擴大了。 她說,我們得知,國際學生拿到的是每小時8到10元的薪酬,他們被迫住在非常簡陋、擁擠的宿舍裡,住宿還要每人每周要支付100元。今年年初,他們丟掉了阿德雷德的酒店和商業清潔工作,所以他們搬到了這個鄉鎮地區,在沒有來自海外或州際競爭的情況下填補這個市場。 馬爾默博士說,學生們在Riverland工作時,還需要支付他們在城市的住宿費用。 她表示,兩名國際學生仍在支付在阿德雷德的住宿費,因爲他們不知道大學什麼時候會恢復面對面教學。目前的情況是,這種流行病加速了脆弱性的循環,而且已經擴大到那些以前不那麼脆弱的人。 大赦國際澳洲活動家麥凱(Joel Mckay)同意這一觀點。 他說,現代奴隸制的核心是,僱主可以有權支配沒有權力的人,也可以很容易地剝削沒有權力的人。我們看到受新冠流行影響到的人,比如國際學生,他們找不到工作,沒有收入,基本上是被困在澳洲,不能回家,也不能學習。他們已經變得非常容易受到剝削和現代奴隸制度的傷害。 澳洲犯罪學研究所2019年發表的一篇論文指出,2015-16年和2016-17年,澳洲人口販賣和奴隸制受害者的數量在1300到1900之間。 麥凱表示,近年來,澳洲注意到並調查了更多奴役和工作場所剝削的案例,特別是在「水果採摘、農業和鄉村地區的行業」。 這一點在2017年聯邦政府支持的議會調查中得到了證實,該調查聽取了來自維州西部Sunraysia園藝地區有關現代奴隸制的證據。(蘇)

邊境關閉臨時居民返澳受阻 工作生活家人承擔巨大損失

【本報達爾文訊】當瑪吉想到她丈夫在海外被困8個月的情況時,她忍不住哭了。 29歲的她去年7月從印度來到達爾文,與丈夫薩爾曼生活在一起。 今年3月,已經在澳洲生活了4年的薩爾曼飛回印度,本應去短暫看望他的家人。但就在這位臨時簽證持有者準備回澳洲的前一天,由於新冠流行,澳洲關閉了對非本國公民的邊境。 對瑪吉來說,在不知道丈夫何時能獲准回國的情況下,在達爾文開始新生活讓她深感焦慮和沮喪。 臨時簽證持有者可以向澳洲邊防部隊申請特殊豁免進入澳洲,包括利用出於同情心的原因。 但曾在達爾文擔任初級會計師薩爾曼的申請被拒絕了11次。 瑪吉說,他們不會僅僅因爲我們是臨時居民而給予我們豁免。但我認爲,作爲一個人,他們也應該理解。我不在乎票價和隔離,我只想讓他回來。 臨時簽證持有者帕特爾也被困在海外。她已經和她的伴侶比爾曼在達爾文生活了三年,但當新的旅行限制生效時,她正在印度探親。 26歲的她說,這是一個非常痛苦的情況,我只想盡快回來。但她的豁免申請被拒絕了13次。 儘管如此,她說他們仍在支付他們在達爾文的生活費用,包括房租和汽車登記費。 她說,問題是,我們都在澳洲工作,我們卻坐在家裡,找不到工作,還在支付澳洲的開銷。 帕特爾的痛苦還不止於此,她的家庭密友達米尼正準備在達爾文分娩,希望帕特爾能在她身邊支持她,並在她懷孕恢復期間幫助照顧她年幼的女兒。 達米尼說,我已經懷孕36周了,所以我真的需要帕特爾和她的伴侶在精神和情感上給我的支持,因爲在這種情況下,他們是能夠支持我們的人。我丈夫是一名腎科護士,輪班工作,有時在早上、晚上隨叫隨到。 達米尼和她的丈夫是澳洲公民,在達爾文居住了近十年。當她有了第一個女兒時,家人從印度趕來幫忙。但由於新冠限制,她的印度家人這次都不能來,現在她的密友也被困在海外。 澳洲邊防部隊表示,截至10月31日,已收到155402份非澳洲公民的入境豁免申請。 在同一期間,25394項豁免申請被批准,也有26900項申請被拒。 其餘的申請要麼被撤回,要麼沒有包含足夠的信息,要麼「以其他方式敲定」,這意味着申請者被發現他們符合前往澳洲的豁免類別。 澳洲邊防部隊和代理移民部長杜治(Alan Tudge)都沒有給出比往常更嚴格的邊境政策會持續多久的暗示。一位邊防部隊發言人表示,根據目前的健康建議,恢復國際旅行將是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我們最關心的是澳人的健康和安全。任何開放澳洲邊境的決定都將由政府在適當的時候做出並宣布。(蘇)

委員會籲修訂背包客簽證 提供更多優惠解決用工短缺

按照國會移民聯合常務委員會改善背包客簽證的計畫,從事水果採摘等低薪農業工作的工人將能夠獲得救濟金。

尋求庇護者訴聯邦非法監禁 稱加劇精神壓力要求賠償

一名阿富汗尋求庇護者起訴聯邦政府非法監禁。一名高級聯邦法官將內閣部長杜治(Alan Tudge)對他的案件的處理稱爲「犯罪」。

過半澳人認為移民太多 新冠後移民或成更重大議題

新冠肺炎大流行之前的一項全國調查顯示,72%受訪者表示澳洲不需要更多的人,一半的人認為移民太多,希望減少移民。

澳英協商起草自貿協定 澳人或可獲准赴英工作兩年

【本報悉尼訊】根據正在酝酿的英國脫歐後擬議簽證變更,30歲以下的澳人將能夠在英國生活和工作兩年以上。 坎培拉和倫敦正在起草一項自由貿易協定,而英國希望在12月31日脫離歐盟之前建立新的國際伙伴關係,這時「過渡時期」將最終結束。 在擬議的新旅行安排中,澳州和英國國民將能夠更自由地在兩國之間流動。雙方都在努力爭取擴大對資歷的認可,以便雄心勃勃的專業人士能夠在兩國職場靈活移動。 澳洲貿易部長白明漢(Simon Birmingham)希望在今年年底前完成英國脫歐後的自由貿易協議。 他說,首先,這是一項貿易協議,我們的首要任務將是改善市場准入,為澳州農民、企業和投資者增加出口機會。在工作權利和人民(尤其是年輕人)流動方面有更多靈活性的地方,我們願意探索它們。雙方似乎都有雄心提高學歷和標準的相互認可程度,以便讓有技能的專業人士更容易在對方國家工作。 根據目前的青年流動計畫,18到30歲的澳人可以在英國生活和工作長達兩年。 英國人可以在澳洲停留長達三年,只要他們花六個月的時間在某個地區採摘水果或從事其他「指定」的工作。 去年10月,當英國貿易大臣特拉斯(Liz Truss)訪問坎培拉時,她敦促兩國引入一項類似澳洲與紐西蘭之間的行動自由計畫。 她說,我們希望達成一項全面的貿易協議,以反映我們兩國之間深厚、持續的關係和友誼,以及澳洲人希望來英國生活和工作,英國人希望來澳洲生活和工作的事實。 儘管澳洲和英國之間的人員往來自由是個誘人的提議,但莫禮遜總理很快就給這個想法潑了一盆冷水。他說,和紐西蘭的協議非常獨特,我們可能不會考慮擴大。 前澳洲駐英國高級專員唐納(Alexander Downer)在6月表示,雖然目前可能排除了完全的自由開放,但讓專業人士、學者和年輕人更容易進入歐盟可能是正在進行的談判的一部分。(蘇)

乾淨整潔居民友善節奏慢 華裔澳偏遠地區享受新生活

Daniel Kong是在澳洲出生的華裔,曾接受過藥劑師的培訓,在成為醫生之前,曾經有機會以乘務員的身份環遊世界。如今他選擇很少有澳洲華裔會選擇的機會,那就是到澳洲邊遠地區生活。

昆州選舉在即移民學習投票 語言和知識成最大參與障礙

【本報布里斯本訊】柬埔寨移民Phay養成了到投票站後就接過首先遞過來的投票說明卡片的習慣,投票時她就把卡片上的內容復制到選票上。 Phay多年來一直使用這種方法。每次她去投票站,第一個接近她的政黨都會得到她的選票。 直到她在澳洲長大的女兒莫尼薩長大到可以投票的年齡。選舉後來變成了莫尼薩的家庭事務。現年29歲的莫尼薩向母親介紹不同政黨的情況,並解釋哪個候選人最能滿足他們的需求。 莫尼薩說,她不會讀或寫英語,所以我必須給她一張紙,上面寫著「投這個政黨的票,這些人會支持你的觀點或價值觀。」 Phay於1987年移民澳洲,和許多其他移民一樣,她發現語言障礙讓她很難參與政治。 語言並不是參與民主的唯一障礙。 社會凝聚力活動人士卡德禮表示,許多逃離腐敗的極權政權的移民至今仍然心理傷痕累累。 卡德禮表示,缺乏接觸的背後是對民主的缺乏理解。 卡德禮表示,移民家庭並不真正理解澳洲21世紀的現代民主是如何運作的,這裡每個人都有發言權,但移民對此不了解,而且感到害怕,因此選擇迴避。 卡德禮表示,他希望為移民提供更多政治資源,更好地教育他們了解澳洲的民主進程,這樣他們就可以成為自己社區的積極成員。 位於布里斯本南區Acacia Ridge的社區服務組織「屬於」正在響應這一呼籲。 在選舉前夕,該組織的交流主管韋斯特主持了一個「積極公民計劃」,向移民講授澳洲的政治。韋斯特表示,我們教給人們整個過程是如何運作的,從開始到結束。從你考慮登記投票的時刻到選舉日是什麼樣子。我想我們每個第一次投票的人都明白,這可能會是一段令人困惑的經歷。 前幾年,講習班邀請了移民律師、社工、移民社區領袖,甚至政治家作為嘉賓發言。 這些活動包括模擬選舉日的活動,在活動中,參會者使用如何投票說明卡片,並學習如何填寫印有假候選人的選票。 22歲的奧克尼說,這個研討會教會了他如何投出更有意義的一票。 他說,我通常只寫上一、二、三、四、五、六,我覺得我一直都沒寫對。對我來說,走進投票站,難的是不知道如何投票。 韋斯特先生希望這些研討會能幫助打擊當地盛行的非正式投票。 他說,我們在莫爾頓選區活動,那裡有超過10萬注冊選民。我認為在上次聯邦選舉中有35000張選票是無效的。這個有著眾多來自不同文化和語言背景移民的選區有個特點,就是很多人不明白選舉過程是如何進行的。韋斯特呼籲政府能為幫助多元文化居民的項目提供更多資助。(蘇)

新冠疫情影響接收能力 澳洲未來四年減五千難民

【本報坎培拉訊】代理移民部長杜治(Alan Tudge)說,每年的難民接收量已經被大幅削減,以緩解酒店隔離的壓力。 聯邦政府將在未來四年減少接收5000名難民。這一決定預計將節省10億元。 杜治說,去除了13750個名額的限制,仍然會使進入澳洲的難民比上個財政年度更多。上個財政年度,新冠大流行迫使國際邊境關閉。 杜治表示,國家對國際入境旅客的檢疫安排已對所有形式的移民造成了「速度限制」。 他在12日接受澳洲廣播公司採訪時表示,總體移民數量只是前幾年的一小部分,所有移民都受到了影響。 但杜治表示,難民接收可能會比原計畫提前恢復。 他說,就像我們每年都做的那樣,我們保留在接下來的一年裡重新安排人道主義項目的權利,如果明年做出不同的決定,那將是在結合預算的背景下做出的。 由於新冠流行的原因,澳洲總的移民項目已經崩潰。 財政部預計,未來兩年離開澳洲的人數將超過到達的人數,這將對已經深陷衰退的澳洲經濟造成沉重打擊。 自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澳洲從未出現過淨移民為負的情況。 到2022年底,澳大利亞的人口將減少100萬。 許多組織建議吸納更多的難民來填補這一空缺,但政府專注於吸引更多的海外技術工人和國際學生。 各個州負責對從海外回國的澳洲人實施酒店隔離計畫。 聯邦政府對國際入境人數設定了每周上限,以緩解移民系統的壓力,但拒絕要聯邦政府介入並使用聯邦設施的呼籲。(蘇)

華裔藝術家終找回身份認同 中國文化元素為創作帶來靈感

【本報悉尼訊】在悉尼當代藝術博物館(MCA)展出的作品「無縫的墳墓」中,藝術家李(Lindy Lee)複製了1940年代的家庭黑白照片,裡面有她當時正懷孕的母親、父親和哥哥。她父親離開中國去澳洲前,不知自己是否能再次見到家人。 由於澳洲的移民限制,即所謂的「白澳政策」,他們家中只有一名成員獲准入境,這意味著他們不能再見面,直到將近10年後,她的母親和兩個兄弟終於獲准入境澳洲。 隨後不久,1954年,李出生於布里斯本。 在當代藝術博物館舉行的她的個人展覽《露珠中的月亮》開幕前,李對澳洲廣播公司說,白澳政策是我作品的核心。我不想成為中國人。在白種人的澳大利亞,作為中國人的一切都是痛苦的。它告訴我,我的差異是不可接受的。這是令人痛苦的。 作為學校裡唯一的亞裔孩子,當她一位朋友的母親對她說「我覺得你應該和自己的同類出去約會」時,她被震驚了。 她不是那種典型的金髮碧眼的澳洲人,也沒有像一個「真正的」中國人那樣經歷過文化大革命。不過她還是找到了自己的路。 這件事發生在1995年。李回憶說,她去北京學習書法,拿起畫筆後發現感覺「不對」。 她說,我擁有4000年的歷史——這不是我的歷史。然而,當李開始完全不受規則約束地揮墨時,她覺得這是對的。 通過這樣做,李向中國古代的水墨畫藝術致敬:佛教僧侶會先冥想,然後潑墨作為冥想的表達,體驗宇宙升華的那一刻。 佛教幫助這位藝術家找到了自己的中國根源。 佛教給她創作青銅雕塑的靈感,這些雕塑也類似於水墨畫。只不過她使用的是1200度的熔化液體,而不是傳統的墨水。 李為由博物館館長麥克格瑞格策劃的當代藝術博物館展覽創作了兩件傑出的作品。這個展覽原定於7月舉行。由大流行引起的三個月的延遲成為了一種優勢——特別是對「月色神」這件作品來說,它的特點是巨大的穿孔紙屏,投射催眠的影子,有冥想的效果,反映了佛教的時間感。 另一件重要的新作品是「星光余燼的秘密世界」,一個閃耀著10萬個穿孔的不鏽鋼雕塑。 這座雕塑坐落在MCA的前院,後面是海港和歌劇院。 《露珠上的月亮》記述了李如何處理夾在中國與澳洲身份之間的「分裂的自我」。 李說,我的故事反映的就是澳洲的演進,澳洲是如何從單一文化發展到接受其多樣性的。 在成長的過程中,多重文化身份讓她心痛不已,而現在,她的工作幫助她走向世界,從即將到來的來自紐約唐人街的委託,到她為澳洲駐北京大使館製作的印有她家庭成員面孔的橫幅。 在多種視點中生活已經成為「一個了不起的禮物」,她說。(蘇)

新冠期間西澳小鎮保持開放 居民熱情幫助背包客度難關

【本報柏斯訊】想像在全球大流行時你徒步旅行在世界另一端,你所訪問的國家希望你盡快離開,邊境正在關閉,病例數量正在上升,不確定性正在蔓延。但隨後一個小社區拋出了一條救生索,張開雙臂歡迎你,提供食物、衣服和溫暖的床。這正是新冠疫情爆發之初發生的事情,當時位於柏斯以南三個小時車程的小社區Manjimup讓年輕旅行者得到了照顧。 Manjimup的社區領導人知道,他們必須采取行動,讓流動工人留在這個自稱為「島中之島」的州。 由於擔心醫院設備不完善的城鎮爆發難以控制的疫情,西澳西南部的一些社區拒絕了絕望的年輕游客,Manjimup主動邀請他們進入自己的城鎮。 比利時人考比爾特斯說,當我聽說一些社區讓背包客離開時,我很不高興。一開始我很擔心會在這裡發生這種事,但在Manjimup,他們讓我們來。我們工作時可以免費住宿,在這裡讓我感覺更舒服。我們不想回到家乡,因為那裡情況真的很糟糕。 Manjimup社區服務主任卡茨說,這些背包客是他們社區的一部分。 卡茨表示,他們是正在受苦的歐洲和其他國家人民的子女,我們需要支持他們,你會有這樣的時刻,停下來問自己: 「如果那是我的孩子,或者是我自己,我希望有人照顧我嗎?果他們在那裡,我希望我的孩子得到照顧嗎?」社區接受了這一點,他們非常了不起。 當地人捐贈了現金、保暖衣物、食物,甚至在家裡提供了房間,以確保背包客不會在寒冷之中被冷落。 当地市議員達林說,如果他們需要住的地方,如果他們有工作,如果他們沒有工作,我們都會確保他們有住處,這也是他們的家,但我們需要他們,我們想成為一個社區,讓他們覺得自己不會被拋在後面,我們不希望人們在叢林裡露營。 Manjimup是該州主要的園藝食品區,出產從鱷梨、西蘭花到葡萄酒等各種食品。 議員達林說,背包客是經濟的重要組成部分。 她說,我們需要他們,我們即將進入一個採摘水果和鱷梨的旺季,沒有他們,我們的行業怎麼生存,因為根本沒有人來做所需的季節性工作。 南部森林食品委員會董事會成員伊斯特說背包客勞動力對當地農業來說至關重要。 他說,背包客具有多種技能,他們擁有豐富的經驗和知識,更美妙的是我們種植者也可以體驗他們的文化,它讓你看到世界其他地方。 26歲的英國人古奇等背包客對Manjimup的慷慨表示讚賞。 古奇表示,那裡有一種社區感。在新冠之前,我喜歡Manjimup,而後來在疫情發生後他們還是如此支持你,證明他們是會照顧你的人。 隨著地區邊界的開放,許多留在西澳的年輕季節工在完成季節工後遷移到了北方。目前還不清楚還有多少人留在Manjimup。 這意味著當地的農民,如櫻桃種植者凱西和格羅佐蒂斯,不知道他們是否有足夠的工人來迎接繁忙的夏收季節。 格羅佐蒂斯表示,我不知道我們將從哪裡獲得勞動力,如果我們無法獲得這些勞動力,大多數水果將被留在樹上。 但她並不後悔幫助這些背包客度過難關。(蘇)

西澳小鎮活動紀念亞洲歷史 活動主席探尋華裔祖先故事

【本報柏斯訊】每年,澳洲小鎮Broome都會舉辦Shinju Matsuri Festival活動,通過這個活動紀念其因為珍珠產業而誕生的亞洲文化社區的歷史。但直到最近,活動主席馬赫才發現了自己的中國血統,以及他的華裔祖先和種族主義的鬥爭。 1900年代初,日本,中國,馬來西亞和印度尼西亞的潛水員和船員開始在珍珠船上工作。從Broome出口珍珠貝的價值有時比澳洲羊毛還要高,歐洲的珍珠開採商也通過成功遊說,讓布魯姆不受白澳政策的約束,因為這樣他們就可以繼續依賴亞洲勞動力。 事實上,20世紀前一半時間中大部分時間,Broome以亞洲人口為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