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18.7 C
Sydney
Saturday 31 October 2020

Classified.acd.com.au

Property.acd.com.au

Subscriptions

Covid-19 in Australia
1,433
Total active cases
Updated on 2020-10-31 6:40 am
Home 社區新聞 李偉恒由運毒變為牧師經歷 如電影橋段的切實人生借鑑

李偉恒由運毒變為牧師經歷 如電影橋段的切實人生借鑑

0
李偉恒由運毒變為牧師經歷 如電影橋段的切實人生借鑑
勇敢面對現實與大家分享經歷之李偉恒。

【本報悉尼訊】一個在銀幕中的電影橋段、一個在現實生活中所發生的電影故事切切實實地出現在Robert李偉恒的身上。

「恒心可變」-李偉恒由運毒犯被捕判以牢獄,在獄中得到上帝的召喚而入教信奉耶蘇,更進一步修讀神學成為了聖工文學碩士,上周末還正式被接納為牧師資格。

Robert在向本報記者講述他的經歷時謂,自己是於1988年從廣州以留學生簽證前來澳洲就讀,從那時起便開啟了人生的另一里程和變化。

他表示自己很幸運能獲得上帝召喚,在他犯下罪行陷入牢獄時把他從痛苦中拯救出來。李偉恒向本報記者表示,希望能透過報導可以與讀者分享他的經歷。

李偉恒牧師在回述他的經歷時表示仍覺猶新:我的腳使勁踩住油門,闖過一個紅燈,再闖過另一個紅燈……後面的警車閃著警示燈響著警號窮追不捨。我的心像擂鼓似的猛跳,喉嚨如有火焰燃燒。

「完了,這回一定要坐牢了。我寧願去死,也不要去坐牢啊!」眼見前面路口的交通燈又在變黃變紅,我把油門踩得更狠,恨不得從橫街上有車子衝出來,就讓自己被那部車撞死。我曾經做過海關,是專門抓別人的,沒想到有一天要被別人抓。我也發過誓什麼事都可做,唯有毒品不能碰,誰知竟去做了。

我想一定是被人出賣了,否則乍麼會出事呢?今天我剛取了貨,那些警察突然就出現了,可見是早已部署好的。我想死了也就算了,可是我不知道自己的車速有多快,只覺得車輪都不著地似的。我從後視鏡裡瞥見有一串警車仍在緊緊地追趕。這場面與以往看過的警匪片如出一轍。

Robert又表示,當時他感到過去的生活將會一閃而過,他透露以前在廣州自己亦是名海關人員,我過去的生活在我面前一閃而過。我以前在廣州海關時也坐過朋友開的車頂上安有警燈的車。其實能考進海關都不那麼容易,如果沒有辭掉海關的工作,也沒有想到來澳洲求學,就不致於落到今天這樣的地步。從落腳澳洲的頭一天起,做過乾洗店、賣過熱狗,在酒吧調酒,去賭場派牌。人生就是這樣,一切為了生存。除了生存就是玩。玩卡拉OK,玩賭博,玩燈紅酒綠,還混黑社會。

路邊閃過一家中餐館的招牌。記不清這家餐館是不是我的客戶。我這些年做起海鮮生意來。只要一個電話,那些餐館就不敢不向我訂貨。我拿起電話:「嗨!老闆,幫襯幫襯吧!我知道你住在哪裡!」就這樣海鮮生意做得很大,手上常有幾萬元現金貨款,然而我賭癮也越來越大,生意輸得清光還不夠,又欠了一屁股賭債。我曾經給自己劃定的底線是不能小號手毒品,因為毒品是害人的。到後來卻顧不了這麼多了。只要做一手,就能清還那些賭債,這實在太誘人了。而且人家對我說,我的工作非常簡單,就是去到一個指定的地方,從一部其他人駕駛的車子上拿走那些貨,然後送到某個地點就行了。萬萬想不到的是,行蹤早已被警方盯上了。我才剛取了貨,警車一下就出現了。我想擺脫這些該死的警察,眼見前方有個路口,我瞬間來個急拐彎,但車速太快,我撞向路邊的圍欄,後面的警車一擁而上:我被捕了。

在法庭上,我認了罪。那時認罪不是因為知罪,而是聽說認了罪會判得輕一點。我被判了十年,至少要坐滿六年才可假釋。我沮喪極了,整天心裡揣度著被誰出賣了。認定那些朋友都沒義務。新仇舊恨,翻腸倒肚。「等那一天出了獄,一定要收拾那些傢伙。」我狠狠地想,又狠狠地抽煙。

煙癮大得驚人。即使在監獄裡,仍然賭性不改。不能賭錢就賭煙。監犯與獄友賭,贏也無聊輪也無聊。突然有一天,有一個獄友竟然拒絕別人的邀請,不賭了。我十分好奇!問那人為什麼不賭了。「我信了耶穌。」那人說。這使我更加驚奇:為什麼信了耶穌就戒了賭?我就對那人說,我也想戒賭。那人告訴我要去教堂,於是我得了獄方許可:星期天可去設在監獄裡的小教堂。我已經被關了十八個月,能上教堂去使我淺嚐到些許自由的喜悅。

我第一次聽見聖詩,儘管不是很懂其中的意思,可是心裡十分震撼,頓時有平安——這是我以前從未經歷過的平安。

我服刑的監獄在Bathurst,在悉尼的西面,過了藍山還有一段路。大約2001年底的時候,有一位華人牧師和一位弟兄來探監。他們是我見到的第一個中國人牧師和教會的弟兄。這也使我很驚訝:咦,也有中國人信耶穌麼?令我更加不明白的是,為什麼這些人大老遠從悉尼跑來,帶來這麼多好吃的食物,唱幾首歌,講幾句話就回去了?是什麼力量使他們作這些事?

過了些日子,我被轉到悉尼的銀水監獄。到了銀水監獄後,曾在Bathurst探訪過我的牧師和教會的同工們每個月都來看我和其他的華人犯人。

(2)當年在Silverwater銀水監獄服刑的Robert。

在這裡,我也遇見一個叫作約翰的監犯,他是個殺人犯,這輩子大概都要耗在獄裡了。我從監房裡往外觀望,看見約翰無論在幹什麼活,諸如剪草什麼的,嘴裡總哼著歌,好像自己是世界上最快活的人。我就隔著監窗和約翰說話,問約翰為什麼那麼開心。約翰說因為在監獄裡信了耶穌所以開心。從此我就和約翰一起查經。從聖經中,我越來越感覺上帝話語的寶貴,就渴望能夠更加明白上帝的話語,心想要是有一本帶解釋的中文聖經該有多好!結果我很快得了一本中文啟導本聖經,裡面的解釋給了我很大的幫助。

直到有一天,獄方通知他要調到另外一個監獄——Silverwater銀水監獄,每天一有空便繼續讀聖經,及至2004年6月10日是我生命中一個非常重要的日子,因為這天我在監獄裡的教堂受洗了。為我施洗的牧師,就是我在Bathurst遇見的第一個中國人牧師——梁錦洪牧師,還有Luciano牧師。

李偉恒牧師獲假釋後,於2007年還返回廣州探望父母,在回澳後繼續修讀神學,在澳洲華人教牧神學院進修,並於2019年畢業,被澳洲神學協會頒授聖工文學碩士銜。

李偉恒先後在Carlingford浸信會,山區宣道會等分享見證他在澳洲的人生轉變和經歷。(採訪報導 湯偉明)

李偉恒與太太一同分享接立為牧師的喜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