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訊】德國之聲報道,所有信息都匯集於上海浦東區的監控中心,工作人員們可經由29萬個攝像頭實施監控;部分攝像頭,他們亦可直接遙控。一旦有人違反規定,當事人頭像便顯示在了超大屏幕上:一建築工人未戴安全帽;有人開車時打手機;另有一人把垃圾丟在了垃圾桶邊上。
中國政府將此類監控中心稱為“智慧城市架構”的組成部分。浦東“智慧城市”項目副主任盛丹丹(音譯)表示,“對於我們公民而言,該系統有助於創造一個安全、有序和清潔的環境。” 盛丹丹現年37歲,幫助開發了相關係統。她補充說:”對政府而言,這是更有效管理城市的一種方式。
算法實時識別不當行為
為應對新冠大流行瘟疫,中國也利用了數字技術。盛丹丹指出,“我們在家門口安裝聯網傳感器。一旦傳感器記錄到有人違反規定離開公寓,我們便會收到警報。”
監測中心通過一手機應用程序與居委會工作人員相連。那是每個居民區都設置的底層管理組織的名稱,接受共產黨指派的任務——例如,在新冠危機時期,觀察並確保所有居民遵守防疫措施。這樣,若有哪位被隔離居民打開公寓門,居委會就會立即告知浦東總部。
瘟疫爆發後,上海“智慧城市大腦”也可實時確認誰未戴口罩。盛丹丹解釋說,“算法會立即發現這一錯誤行為”。目前,她正參與一試點項目。未來,面部識別攝像機頭將能確定誰構成新冠安全風險:來自仍發生感染病例地區的人會被自動檢測出來。
顯然,那時,每個人的行動情況都將被記錄。對此,盛丹丹只願說這麼多:“由於面部識別和機構間的數據交換,我們自動便能發現。”
目標:攝像頭全面覆蓋
位於該市浦東區的監控中心被稱為“城市大腦”,是中國在各地力推項目的一部分。其目標是,在所有主要公共場所,如火車站、十字路口、公園,實現100%的攝像頭覆蓋。中國官媒自豪地宣稱,警察將可在一秒鐘內識別街上任何一人。
柏林德國馬歇爾基金的奧爾貝格(MareikeOhlberg)從事對中國迅速擴充的安全機構的觀察。為此,她分析了中國各城市在互聯網上的公開招標情況。她告知:”我們下載了幾百萬條記錄,其中一些有非常詳細的附件,對監視計劃有更細緻的解釋。“ 哪些建築物的入口處應該安裝什麼樣的攝像頭?所有這些都在數據裡集中出現。
不惜代價的“社會穩定”
中國官方並不稱它為監控,而稱其是一種“安全“措施,作為到處安裝攝像頭的論據,比如,犯罪率因此迅速下降。政府文件稱,實施監控項目有助於”社會穩定”。
奧爾貝格這樣描述其背後的想法:“只要你能用攝像頭覆蓋人類生活的每一領域,你也便能及時發現並化解任何衝突,重獲平靜。”
在中國,公開批評國家大規模監控,絕無可能。像盛丹丹一樣,大多數中國人最看重的是新技術的用處,而剩下的其他人最終只好無奈地閉上嘴巴。

前一篇文章兩大鐵礦商爭霸塊狀礦供應
下一篇文章昆州周末展開突擊接種 州長在前往東京前接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