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13.5 C
Sydney
23.3 C
Shanghai
29.8 C
Hong Kong
Monday 17 May, 2021

中國地鐵上越來越多年輕人讀毛選 讓中年父輩們直呼看不懂

【本報訊】最近,在中國年輕人中,悄然興起了一種新風潮,讓中年父輩們直呼看不懂,那就是,在地鐵、公交車上看《毛選》。
書在手,讀著走。他們有的是在校學生,有的是公務員,有的是工作多年的公司職員、也有自由職業者。
在地鐵裡、在公交車裡,在其他公共場合,他們手捧一本《毛選》,汲取一天的能量。
他們或者閱讀電子書,更多的是閱讀紙質書,並認真做了標註。
在電商平台,《毛選》舊書也已悄然成為熱銷商品。一向追新的年輕人,對這些封面陳舊紙張泛黃,甚至別人讀過的《毛選》表現出濃厚興趣,“我喜歡這種歲月的氣息”,“讀著上個主人標註過的書,我能感覺到他曾經熱過的心”。甚至,1977年版的毛選第5卷,很多店家賣到脫銷。
據某出版社統計數據,自2015年起,5年間《毛選》銷量逐年遞增,2020年銷量更比去年翻了一倍。
擁有一套8成新的《毛選》,是一件能讓朋友圈稱羨的事。也有人曬出了自己辛苦蒐集、由三個版本拼起來的《毛選》。
在這件事上,還有人“求人不如求老”。有網友曬出來姥爺的毛選,在姥爺當年的勾劃總結裡,時隔40多年,他看到那個曾經的年輕人對《毛選》的熱愛(電視劇)。
甚至一向喜歡自嘲為“學渣”的他們,開始借用工具或者手畫《毛選》的思維導圖,來加深自己對書本內容的認識。
他們也經常在社交平台上引用《毛選》語句來表達自己的心情和觀點,來為自己打氣。
年輕人們甚至為《毛選》製作了表情包,“正告”身邊那些“沉迷遊戲”的朋友,“少衝塔,多讀書”。
在微博上,#毛選共讀小組#、#重讀毛選#已經有100多萬的參與度,有的人每天堅持分享毛選心得,有的人在閱讀中,對“教員”的文字開始感同身受。
在以二次元文化著稱的B站上,朗讀毛選的視頻上過推薦首頁。有的視頻播放量輕鬆突破百萬。而更讓網友驚喜的是,這樣的視頻,彈幕沒有關,評論沒有關。聽毛選,刷彈幕,成為他們讀毛選的新姿勢。
在朗讀開始前的國際歌聲中,滿屏彈幕隨之刷起。追求“個性”與“獨立”的年輕人,在這樣的“集體”氛圍裡,聆聽“教員”的教誨。
“教員”,是年輕人們對毛澤東的親切代稱。一方面源於青年毛澤東確實做過一段時間的小學教員工作,另一方面源於年輕人自覺在他面前,是一個小學生。在網絡,一聲“教員”,就把那個身居高堂、正襟危坐的形象,變得像身邊諄諄教誨的老師。
為什麼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開始讀起了毛選?
年輕人們各有各的說法。但歸根結底,是他們開始認真了。有人直言,“因為他是對的。他當年說的很多話,在近二三十年裡,我們很多人都淡忘了,甚至懷疑了。如今回想他的話,發現又是正確的。他早就給人民指明了方向,只是我們自己迷失了。”
更多的人是在這個年紀,面對紛繁的社會變化,陷入迷茫,這種迷茫進而帶來無力感。而毛選,在各種機緣巧合之下,逐漸被他們發現,被他們視為寶藏,成為他們重新審視世界的標尺,和思想武器。
2020年初開始的新冠疫情,讓國家陷於危難,除了眾志成城艱難抗疫,還要面對國外潑來的污水。一直關注疫情動態的小劉坦承,當時的心情是疑惑的、灰暗的、悲觀的。他說,偶然一次在B站刷到“教員”的一段講話,讓他的心一下定了下來。
“讓那些內外反動派,在我們面前發抖吧!讓他們去說,我們這也不行那也不行吧!中國人民的不屈不撓的努力,必將穩步地達到自己的目的!”
也就是在那時,他產生了讀毛選的想法。他說,他要讓《毛選》裡的思想,成為自己的思想。
“用先進的思想武裝人”。 《毛選》的普適性一直被年輕人們津津樂道,諸如:
烏干達總統穆塞韋尼曾帶著5本《毛澤東選集》進入叢林發動群眾,5年後建立新政權就任總統;剛當選的美國總統拜登(專題)曾引用教員的“婦女能頂半邊天”;英國財政大臣引用《毛主席語錄》反駁對方觀點;法國總統馬克龍自稱“我是毛主義者”。
有趣的是,被多元文化浸染的他們讀了《毛選》之後,有人讀出了“奮鬥”,有人讀出了“團結”,還有人讀出了“佛系解決方案”。
“我不買房, 不消費,不借貸,不結婚不生孩子,不給他培養下一代勞動力,他還怎麼剝削?我就是要從我這一代,葬送資本主義的未來。 ”
曾經,物慾橫流,風口飛豬。這些即將進入社會,或者已經進入社會的年輕人發現,馬列書裡一天勞作15小時的無產者,在現代已經變成了焦慮的程序員,變成了奔波的業務員,變成了坐出腰椎病的編輯,變成了被公知輪番洗腦的受眾,變成被灌輸“996”福報論卻不敢辭職的打工者。
有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逐漸清醒過來,並重新讀起毛選,武裝自己的頭腦,開始自己思考。
在《知乎》,有一個擁有18854730 瀏覽量。在這個回答下打開心扉,自省自己:
“年少時,自以為看了幾本書,聽了幾句其他人的評價,便自以為是事。那時的自己,總以為喜歡他的人,都是可笑的,被洗腦的。然而隨著自己慢慢踏入社會,慢慢被社會毒打,慢慢看了更多的歷史資料。才發現,那個可笑又愚蠢的人,是自己。”

左派北京紀念文革活動被取消

【本報訊】據中央社報道, 中國大陸一些左派團體原定於16日在北京舉行紀念文化大革命55週年活動,但在官方壓力下取消。香港媒體在報道中指出,55年前中共中央政治局通過「五一六通知」,標誌「文化大革命」的爆發。 據報道,北京紅博會、實踐共產主義網、烏有之鄉、毛澤東思想旗幟網、毛澤東研究院、主人公網、北京紅歌會等多個左派團體,早前揚言將於昨天下午在北京紅塔禮堂或官園禮堂舉行「紀念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五 十五週年」活動。 但相關負責人受訪時說,「線下活動取消了,不方便搞,人也不齊,今晚會搞個騰訊的線上會議。」 被問及是否因為官方施壓而取消,他說「無所謂」。 但報道指出,有左派人士此前曾舉行「李進黨史地位座談會」,紀念文革核心人物江青,中共領袖毛澤東和江青的女兒李訥疑似參加。 報道表示,本月14日是江青自殺身亡30周年,網上流傳的照片顯示,左派人士以餐聚方式舉行了相關座談會,與會的一位身穿紅衣的老婦疑似是李訥。 江青是毛澤東的妻子,又名李進。她在文革登上歷史舞台,文革後被指為「四人幫」之首,以「反革命罪」判死緩,再減為無期徒刑,保外就醫期間於1991年5月14日自殺身亡。

湖畔大學被「除名」

【本報訊】由阿里巴巴創始人馬雲牽頭、柳傳志等其他8名名企業家和著名學者創辦的「湖畔大學」,16日,其在杭州西湖浴鵠灣校址被抹去校名。 內地網傳的短片顯示,「湖畔大學」四個大字原本鐫刻在一塊巨石上,昨日已被一名工作人員用電動磨盤抹去。 湖畔大學創辦於2015年3月,多次獲得內地首富稱號的馬雲擔任首任校長。湖畔大學因其僅4.07%的低取錄率,被指奉行精英主義,網民指稱是明朝時期的東林書院,是個以馬雲為核心的利益圈。自去年底,馬雲身陷輿論漩渦,其創建的螞蟻金服在臨近上市前被當局叫停,馬雲也被有關部門約談。

遼寧新增4例後再增2本土病例 安徽確診增至7例

【本報訊】5月16日12時至19時,遼寧省新增4例後再增2例本土新冠肺炎確診病例(均為無症狀感染者轉歸),為營口市報告。無新增治癒出院病例。 截至5月16日19時,遼寧省累計報告確診病例418例(含境外輸入98例),治癒出院406例,死亡2例,在院治療10例。目前,尚有9例無症狀感染者在定點醫院隔離治療。 16日下午5:30,安徽省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應急綜合指揮部辦公室召開本輪疫情第二場新聞發布會。 安徽省衞健委副主任、省中醫藥管理局局長董明培在會上介紹,截至16日12時,該省六安市裕安區、合肥市肥西縣累計報告確診病例7例、無症狀感染者7例,其中六安市裕安區確診病例5例(含16日新增2例)、無症狀感染者7例,合肥市肥西縣確診病例2例。所有的感染都是由攝影培訓活動引起,集中在六安市裕安區的某某影樓和肥西縣的某某酒店。目前的感染者,有些是某某影樓的員工,有些是到某某影樓拍照,有些是參加培訓活動或其密接者。 據董明培介紹,截至16日中午12時,安徽省六安市核酸採樣1,046,372人份,已出結果966,622人份,除上述報告的確診病例和無症狀感染者外,其他均為陰性。安徽省合肥市核酸採樣169,855人份,已出結果169,781人份,除上述報告的確診病例外,其他均為陰性。目前,感染者全部集中在六安市裕安區和合肥市肥西縣。 董明培稱,據專家研判,安徽本輪疫情規模性擴散的可能性基本排除。 安徽六安就疫情問責 安徽省六安市衞健委5月16日發布消息,對該市裕安區有關單位和個人違反首診負責制提出初步處理意見。 其中責令六安世立醫院停業整頓,對相關負責人予以處分、撤職、解聘等處理。責成裕安區對區衞健委主要負責人、分管負責人立即停職,接受進一步調查處理。責令裕安區委、區政府向六安市委、市政府作出深刻檢查。

- A word from our sponsor -

spot_i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