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訊】中國北京北醫三院腫瘤內科醫生張煜在社交媒體上舉報腫瘤治療黑幕,成為近期內地網絡焦點事件。國家衞健委醫政醫管局局長焦雅輝就此表示,已組織國家中心和國內相關領域的權威專家對張煜醫生提供的病例進行同行評議,認為整個治療的原則基本符合規範。焦亞輝強調,衞健委正在進行調查,如果發現治療中有利益交換和利益輸送的違法違規情況,「絕不護短、絕不迴避,將會依法依規,予以嚴肅處理」。
北醫三院醫生張煜此前在網絡上發表長文,指出相當比例的腫瘤患者支出了不必要的昂貴花費,並且有一定比例的患者因為不規範甚至錯誤的診療而死亡。張煜列舉了一名人財兩空的腫瘤患者,該患者在接受上海新華醫院副主任醫師陸巍救治後,不幸去世,並欠下十多萬元人民幣的債務。張煜表示,該患者因為陸巍的治療方案「花費增加10倍且更早死亡」,這其中包括捨棄費用較低的治療方案,改用了「費用急劇升高的奇葩二線治療方案」以及無效、昂貴、不合法的NKT治療,這樣的診療方案是典型過度醫療行為。
年內開展專項整治行動
焦雅輝還指出,中國對腫瘤的規範化診療已有一系列的工作安排,也出台了相應技術規範,包括診療規範、診療指南、合理用藥指導原則,也建立了質控系統,包括行為規範性、藥物應用規範性等。她強調,將在這些方面將會進一步加大工作力度,今年要在行業內開展合理檢查、合理用藥、合理治療的專項整治行動,其中腫瘤的規範化診療是重點內容。
當前腫瘤治療中的亂象
北醫三院腫瘤內科醫生張煜指,腫瘤患者是非常大的群體,2020年中國新發癌症患者457萬人,死亡人數達300萬,死亡率居高不下,發病率仍在上升。為什麼死亡率如此之高?除了常見的診斷時已處於較晚的分期,基於我親眼所見,我有理由相信這是因為不規範甚至錯誤的診療導致的,其中有相當比例的患者支出了不必要的昂貴花費,並且有一定比例的患者因為不規範甚至錯誤的診療而死亡。雖然這個比例沒有具體統計也很難統計,但很可能超出我們的想像。可以說,神州大地血淚斑斑,而更值得我們深思的是,直到現在,很少人發聲譴責這種違反醫生職業道德的行為。
他以自己的職業生涯作為擔保承諾以下陳述的真實性:
在過去1年多時間裡,僅僅我自己就遇到了幾十家醫院超過百例的腫瘤患者接受了不當甚至錯誤的治療,即明顯違背了腫瘤界公認基本原則的治療,其中部分是非常惡劣的行為,後續會舉例闡述。這些不良醫療行為無一例外的導致患者的花費大幅度增加,並對患者帶來傷害和痛苦,甚至有部分患者因此死亡。而且所涉及的不僅是普通的地方醫院,還包括多家三甲醫院的腫瘤醫生,甚至是北京、上海、廣州、天津和重慶等地區都有一些醫生在腫瘤治療中有明顯的不端行為。更有甚者,高度懷疑有的科室制定了統一的策略,不遵從最權威的腫瘤治療指南(中國CSCO指南、美國NCCN指南或歐洲ESMO指南),對腫瘤患者故意不採用標準治療方案而改用其它方案,並且有充分證據表明這種方案更改對患者是有害無利,因為會增加患者的經濟花費、毒副反應甚至死亡率。以致於我懷疑,可能有高達1/5以上的患者被更改了標準治療方案,當然,小錯就更多。以下均為臨床實例:
1、有醫生在對胃癌和腸癌患者進行術後輔助化療時,用洛鉑替代標準的奧沙利鉑,用雷替曲塞和被淘汰的去氧氟鳥苷替代標準的5-Fu類藥物。有充分的證據表明這種行為會造成複發轉移率不同程度的升高。
2、有醫生在對腸癌根治術後III期患者時,沒有任何指證就在化療基礎上加用貝伐珠單抗/西妥昔單抗,甚至加上沒有被批准用於治療腸癌的安羅替尼或阿帕替尼。有充分證據表明此類患者只應該接受標準雙藥化療,胡亂增加靶向治療會造成複發轉移率輕度增加,死亡率增加。
3、有醫生在對明確不需要化療的患者時,比如I期腸癌或者IIA期dMMR腸癌、IA期胃癌患者,故意誇大病情並採用輔助化療。有證據提示這樣做只能給患者帶來傷害,甚至可能增加複發轉移風險。
4、有醫生在胃癌和腸癌的術前化療中,不選擇最有把握的治療方案,而選擇療效差的方案甚至採用錯誤的方案,比如對腸癌患者使用多西紫杉醇化療,對胃癌患者使用培美曲塞化療。
5、有醫生甚至直接擯棄標準治療方案,完全不對患者進行知情告知和商量,想怎麼治療就怎麼治療,比如鼻咽癌應該外放療的更改為粒子治療,腸癌單發肝轉移應該手術的更改為射頻消融或介入,不應該手術的強行手術。
6、有醫生濫用PD-1抑製劑,在胃癌術後、胰腺癌術後、腸癌術後、膽管癌術後的明確不需要進行PD-1抑製劑治療的患者,錯誤的告知患者可以明顯增加療效,從而誘導這些患者進行PD-1抑製劑治療。
7、其它種種現像不勝枚舉,比如強行要求患者做術後不需要的熱灌注化療,給不需要的患者預防性注射長效升白針,等等。

前一篇文章澳華雨軒詩社藍山展雅興 賞楓葉誦詩詞盡享郊遊樂
下一篇文章Suncorp將出售理財業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