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訊】據自由亚洲電台報道, 去年六月,他因助人翻牆而被警察帶走,並因“提供侵入,非法控制計算機信息系統的程序,工具罪”無奈之下,他於去年底離開了中國,目前就讀於韓國慶熙大學。近日,他選擇向自由亚洲電台公開自己的遭遇。
今年二十四歲的陳宇鎮來自安徽,目前是韓國慶熙大學的一名語言研修生(研究生預科)。
2016年,他曾前往台灣真理大學音樂應用學係做中學交換生。他對記者指出了台灣帶給他的影響:“我內心是很感激,很感恩那一次去台灣的學習,生活。就覺得說,’噢,原來這個世界不是我想像中的那樣’,然後各個方面也給了我很多的啟發和思考。”
在台灣讀書的經歷,使陳宇鎮從一名“小粉紅”變成了自由民主的支持者。回到海南熱帶海洋大學繼續學業後,他經常在微信朋友圈,知乎上評論時事,並因此,他也養成了“翻牆”上網的習慣。
2020年6月,陳宇鎮的一個舉動給他帶來了災難。陳宇鎮介紹此事的原委說:“那時候回國之後就要用VPN,我就買了發現的VPN。因為很多免費的都被封了,然後我就把我自己的也給朋友,同學用。”
其後,陳宇鎮又將用於“翻牆”上網的VPN分享給了其他網友:“一開始我都是和朋友之間分享,後來有很多網友他們想要分享。因為有些人找到的( VPN賣家)都是騙子,所以說我覺得有些人可能找不到。既然我已經買過了,然後我有好用的,我就去推薦給他們。”
2020年6月10日凌晨,十餘名警察闖入陳宇鎮的住所,沒收了他的手機,並詢問他“有沒有外國朋友”,“有沒有加入什麼團體”,又將他帶往海口市公安局進行了整整兩天的審訊。
關於那兩天的遭遇,陳宇鎮回憶說,一開始警察先將他帶往醫院進行核酸檢測。由於他有熬夜的習慣,當時睡眠不足,加之天氣炎熱,情緒緊張,他的體溫在檢測時高於常人。因此,當地看守所在疫情之下拒絕接收他:“大致意思就是說看守所也不想擔負責任,然後就在審訊室裡待了兩天,晚上睡覺的時候也沒有地方睡。”
在那兩天中,警察對他進行了疲勞審訊:這個罪給我定了(罪名)。”
最終,由於看守所拒收,警察為陳宇鎮處理了“取保候審”,要求他繳納一百萬的保證金。陳宇鎮表示:“回到家之後,出什麼城市都要給他打報告什麼的。”然後(警察)將會經常打電話讓你去做筆錄,經常打電話讓你再去。”
在海口市公安局向陳宇鎮出具的《取保候審決定書》上,則寫有“犯罪嫌疑人可能判處有期徒刑以上刑罰,採取取保候審不致發生社會危險性”的字樣,決定書的落款時間為2020年6月11日。
長期不斷地前往公安局做筆錄,使陳宇鎮不勝其擾,“取保候審”,可能在未來服刑的狀態也令他感到震驚。就在此時,他的韓國留學簽證獲得批准。因此,陳宇鎮在2020年12月31日選擇離開中國。到達韓國後,他開設了油管(YouTube)頻道“陳老師來了”,力圖為傳播自由民主理念做力所能及的事。
來自雲南,在韓國首爾就讀人文學院的留學生李東告訴記者,旅居韓國的中國異議人士需要做好心理準備:“就像這位同學一樣,如果在國內已經有過類似的經歷的話,過來了之後很可能經濟上比較困難一些,因為韓國的生活成本比國內的要高。然後再加上如果銀行卡受凍結的話,各個方面都不是很方便。”
不過,李東也表示,目前韓國民間對於中國政治異議人士普遍持歡迎的態度:“韓國民間對中國的態度的話,覺得是一個大國,之前是比較中立的,無感的態度。但是新冠疫情之後的話,對中國就是比較抱有一種敵視的態度了。然後再加上香港的民主抗爭,就讓韓國更加覺得中國是(有)一個專制政府。

前一篇文章中國暫不一刀切放寬生育限制
下一篇文章「洞悉、中澳藝術交流展」論壇 參展者現場分享創作心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