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訊】悉尼科技大學(UTS)為澳大利亞研究人員提供了200萬澳元的資助,由於新冠大流行病的邊境限制繼續將國際學生拒之門外,該校今年額外提供了70個國內研究獎學金。
悉尼科技大學副校長兼副院長(研究)凱特-麥克格拉斯教授說,獎學金從去年的163個增加到234個,將有助於 “為澳大利亞的下一代研究人員提供保障”。
她說:”這項投資對於在未來幾年內保持大學的研究能力至關重要,尤其是為了填補只要邊界仍然對國際研究學生關閉就會繼續存在的缺口。
導師們正在尋找70名學生來幫助進行幾百個研究項目,如研究捕獲碳的新生物塑料,評估叢林火災煙霧對沿海水域的影響以及探索6G網絡中的人工智能。
Raissa Gill是悉尼科技大學研究叢林火災煙霧如何影響澳大利亞沿海水域的微生物生態的一組學生之一。她的導師是瑪蒂娜-多布林教授,她領導悉尼科技大學的生產性海岸研究項目,也是悉尼海洋科學研究所的首席執行官。
作為UTS理學院的博士生,吉爾獲得了卓越研究獎學金,她最近進行了一次實地考察,從悉尼和新南威爾士州-維多利亞州邊界之間的八個河口收集樣本,以了解浮游植物群落如何應對叢林火災的煙霧。
“我正在調查2019年黑夏叢林火災期間從煙霧中收集的微粒如何影響新南威爾士州河口的微生物群落,”Gill說。 “我一直在與南海岸地區受叢林大火影響的當地人合作。這些社區對了解叢林火災如何影響水質真的很感興趣,這樣他們就可以就如何管理他們的水道以用於水產養殖和娛樂等方面做出明智的決定。”
McGrath教授說,在過去的十年裡,對當地研究的投資一直是持平的。
她說:”我們沒有真正看到國內學生承擔我們的研究項目的增加,大部分的增長來自於進入澳大利亞的國際學生,他們參與並幫助推動、支持和提升我們的研究工作。
“如果沒有大量的學生參與,會削弱我們在這些領域的能力。這在邊境重新開放後的很長一段時間內都會感受到。”
“沒有好數量的學生參與[研究項目]會削弱我們在這些領域的能力。在邊境重新開放後,我們將長期感受到這一點。”
在新冠大流行之前,澳大利亞大學超過40%的研究生入學率是國際學生,新的研究警告說,現在一些課程的未來生存能力面臨風險。
墨爾本大學高等教育研究員Emeritus Frank Larkins教授發現,在研究生階段註冊的所有海外學生的比例從2001年的28%增加到2019年的40%,這使得他們在COVID-19的恢復中非常重要。
在許多大學於2020年削減人員和課程後,該大流行病繼續強烈影響著高等教育部門。澳大利亞的國際邊界限制也將在2021年的剩餘時間內繼續存在。
拉金斯教授的研究發現,2019年19所大學61%的研究生課程工作量是由國際學生承擔。包括維多利亞地區的聯邦大學在內的一些機構對國際學生的依賴程度更高,他們承擔了90%的研究生課程工作。在昆士蘭中部大學(CQU),國際學生完成了87%的課程作業。
19所大學中的8所大學有超過40%的海外學生在學習研究生課程。比例最高的是中央昆士蘭大學(89%)、查爾斯特大學(70%)和聯邦大學(59%)。
這些大學是在2021年及以後資助和提供可行的研究生課程工作計劃方面必鬚麵臨最大挑戰的大學。提供可行的研究生課程工作計劃的能力將構成大流行病恢復的一個重要部分。

前一篇文章新冠下澳流感疫苗接種驟減 流感仍是大威脅需及時接種
下一篇文章現在申請2021年澳大利亞培訓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