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墨爾本訊】《悉尼晨鋒報》和《時代報》周一披露,由墨爾本大學畢業的華人學生創辦跨支付公司空中雲匯(Airwallex)在2018年曾拒絕了硅谷支付巨頭Stripe提出的10億美元收購要約,而且就在幾個月前,該公司鞏固了其作為技術「獨角獸」的地位。
據接近交易談判的多個消息人士向《悉尼晨鋒報》和《時代報》透露,Stripe於2018年底向空中雲匯提出8.6億元的收購要約,並且另外給該公司幾位創始人追加2億元。
消息來源人士透露,幫助小企業以23種貨幣向130個國家匯款的空中雲匯高管,與Stripe的高管當年在上海會面,隨後,一小群空中雲匯員工訪問Stripe在舊金山總部,進一步討論收購的可能性。Stripe的一個小團隊也參觀了墨爾本的空中雲匯辦公處。
一位消息來源人士說:「他們(Stripe)正在做支付業務,並希望投資於類似的東西。張傑克(音譯,Jack Zhang,空中雲匯聯合創始人兼總裁)與他們相處得很好。他們喜歡他非常咄咄逼人的風格,並主動提出要收購它。他肯定是在考慮這個提議。」
空中雲匯的創始人隨後與投資者舉行了會議,以評估投資者對收購報價的興趣。然而公 司員工們最終被告知,空中雲匯的創始人拒絕了這筆交易,因為他們認為這筆交易嚴重低估了公司的價值。
在Stripe 談判破裂後,空中雲匯 於 2019 年 3 月完成了一輪 1.41億元的融資,鞏固了其作為技術「獨角獸」的地位,這家科技初創公司的私人市場估值超過 10 億美元。參與該輪融資的投資者包括中國紅杉資本、中國科技巨頭騰訊公司和澳洲Square Peg Capital投資公司。
空中雲匯仍然是澳洲市場價值增長最快的初創公司,實現了獨角獸的地位,即在創業不到十年,資產值達到10億美元的非上市公司。此後,該公司的估值翻了兩倍,達到33億元,今年3月,該公司從美國基金Greenoaks、澳紐銀行(ANZ)的風險投資機構ANZi和在美國上市的澳洲軟件開發巨頭Atlassian聯合創始人坎農-布魯克斯(Mike Cannon-Brookes)的個人基金Grok Ventures獲得了1億美元的新一輪注資。
當年Stripe提出的收購報價還帶有條件——Stripe需要對空中雲匯進行徹底的盡職調查,多個消息人士表示,這些起草的交易條件嚴苛到要審查空中雲匯內部數據和運營狀況的程度。
《悉尼晨鋒報》和《時代報》此前曾報導,由於因擔心其空中雲匯遵守嚴格的反洗錢法律的能力,澳洲國民銀行(NAB)和花旗集團( CitiGroup)拒絕給它提供銀行業務服務,但澳紐銀行繼續為空中雲匯的客戶提供銀行服務,而其風險投資機構ANZi在最新一輪融資中,也成為空中雲匯的投資者。
今年3月,Stripe的估值在不到一年的時間里翻了兩番,達到950億美元(1220億澳元),超過了臉書(Facebook)和優步( Uber)上市前的增值速度,也保住了其矽谷最有價值的私人公司之一的地位。
空中雲匯的一位女發言人表示,該公司的收購討論是保密的,無法對這筆交易置評。(南平)

前一篇文章房產市場轉熱貸款延遲 CBA增四百人加班審批
下一篇文章奧斯卡趙婷奪最佳導演 尹汝貞奪最佳女配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