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悉尼訊】儘管澳中兩國之間的緊張關係日益加劇,但澳洲投資者仍對中國政府和企業債務表現出濃厚的興趣,認為中國是一個有吸引力的收益來源。
接近零的利率和數萬億元的央行債券購買壓低了發達國家政府和企業債券的收益率。
強大的貨幣力量使中國債券更具吸引力,因為儘管澳洲大流行,地緣政治對峙也十分緊張,但中國仍放寬了進入其金融市場的機會。
總部位於墨爾本,為4500億元資產,包括一批大基金經理提供諮詢意見的領譽資產顧問公司(Frontier)高級顧問KC Low說:「澳洲的許多投資者都在積極研究中國債券和亞洲信貸。」
他近日在澳洲中國商業理事會的網絡直播中聲稱:「(中國)有價證券一直是投資者(過去四到五年)感興趣的。」
「現在真正引起人們興趣的是固定的利息空間。」
聯邦政府的未來基金(Future Fund)前總裁伯吉斯(Mark Burgess)表示,中國政府債券提供多元化投資機會,隨著財政刺激措施的退出,中國可能為投資者提供更穩定的資產。
伯吉斯在與KC Low一起在網路直播中表示:「中國在動用財政(支出)方面正變得更加謹慎。」
「與世界其他地區相比,當財政刺激措施被撤回時,它可能會創造更平穩的(過渡)。」
伯吉斯曾管理著澳洲1800億美元的主權財富基金,直到2014年,現在擔任600億元退休公積金基金Hesta的投資委員會主席。
他還擔任墨爾本固定收益基金經理Jamieson Coote Bonds的主席,並擔任央行智囊團官方貨幣和金融機構論壇(Official Monetary and Financial Institutions Forum)的亞洲主席。
伯吉斯表示:「正如我們看到全球利率降至零一樣,它提高了資產,這造成了資產都作為一體的潛在風險。」
「鑒於中國的發展狀況和週期,中國的反應不同。對於全球金融體系的這一重要部分,投資者已經注意到了這一點。」
數據顯示,澳洲投資者持有的中國債券有所增長,但數據並不樂觀。公積金基金在披露投資組合持有量方面幾乎沒有什麼要求,官方數據也提供了喜憂參半的信號。
本月早些時候,澳洲統計局(ABS)公佈的數據顯示,澳洲投資者減持中國投資47億元。下跌不僅限於固定收益(債券)投資,股票投資的下降可能會給股市投資蒙上陰影。
此次下跌標誌著至少五年來首次出現下降,而在2019年卻躍升68億元,是過去50年來的最大增幅。
跟蹤投資流動的中國國家外匯管理局表示,去年外國持有的中國債券增加了936億美元(合1210億澳元)。
部分上漲反映了全球基準中國股市和債券的上漲。
指數供應商摩根士丹利資本國際(MSCI)將中國股票在廣受關注的新興市場指數中所佔的比例從三年前的3%擴大至五分之一。兩年前,彭博巴克萊全球固定收益指數開始逐步將中國債券納入基準。這些指數支撐著全球大量資產,並增加了它們在基準中所佔的份額,刺激投資者增持中國股票和債券。
儘管投資者對中國資產的興趣日益濃厚,但外國投資者仍面臨不利因素。
KC Low表示,與澳洲和美國的基金經理相比,中國的風險控制和整體投資流程可能鬆懈。
他表示:「我們仍然認為,與西方相比, 中國的投資管理標準存在差距。」
面臨賄賂醜聞的固定收益基金經理華融資產管理公司(Huarong Asset管理公司)發行的一系列公司違約和債券價值大幅下跌,也考驗了投資者的決心。
流動性是中國當局旨在應對的另一個挑戰。(南平)

前一篇文章7種蛋白質含量最高的水果
下一篇文章入校學術能力差缺數學老師 澳30%四年級生學數學吃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