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assified.com.au

Property.com.au

Issuu.com

目錄

財經新聞澳洲房價過去20年增長快 家庭債務在發達國中第二高

澳洲房價過去20年增長快 家庭債務在發達國中第二高

【本報悉尼訊】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的一份最新報告顯示,城市規劃和分區限制是澳洲過去20年來房價增長在發達國家中第四快的一個關鍵問題。

澳洲的家庭則是世界上負債第二高的家庭,而在這個國家買房,需要比經合組織成員國平均多需要6年時間:在澳洲買100平方米住房,需花費16.4年的工人平均可支配收入,相比之下經合組織成員國平均需花費為10.4年的可支配收入。

這項跨國分析揭露澳洲住房在過去20年中變得多麼昂貴,而限制性的州和地方政府法規正在加劇價格壓力。

總部設在巴黎的經合組織經濟部政策研究主任梅洛(Luiz de Mello)說,低利率導致房價暴漲。

但他表示,限制性法規也是新房供應未能跟上人口高增長和移民人數強勁增長需求的主要原因。

德梅洛表示:「相對於收入而言,澳洲的住房成本很高,房價在過去20年中增長非常迅速。」

「由於許多城市採取了限制性土地使用法規和限制分區等監管措施,宅地供應一直僵化。」

土地使用法規和分區(如城區住宅的高度上限)的靈活性更大,以及建築審批的行政流程的速度,將使供應對需求增長的反應更加迅速。

梅洛表示,城市中的「綠帶」區,即保留與城市中心毗鄰的灌木叢或農業用地,以及傾向於在城市周圍擴張而不是增加中高密度住宅,也推高了房價。

在截至2020年的20年間,房價在扣除通貨膨脹因素後,實際上漲了120%。只有紐西蘭、加拿大和瑞典的房價上漲速度更快。

他說:「其結果是,在很多地方,住房已經買不起,尤其是對於收入比例很高的較不富裕的社會群體。」

根據經合組織的分析,澳洲相對於房價和收入的住房供應反應能力較低。

澳洲儲備銀行、聯邦生產力委員會和新州生產力委員會都呼籲簡化繁瑣的城市規劃和分區制度,特別是在新州,因為新州的城市規劃和分區制度處理住宅工程項目需花的時間是其他州的兩倍。

前澳洲央行經濟學家圖立普( Peter Tulip)的研究發現,過於繁瑣的城市規劃限制,制約了新房的供應,並推高了房價。

他在3月份的一份報告中指出,「一個運作良好的住房市場中,供應將滿足這一需求。但在我們的主要城市,它卻未能做到這一點。」

生產力委員會主席布倫南上月敦促州政府縮短住宅開發項目的審批時間,並放寬其高度規範的規劃體系。

經合組織發現,澳洲家庭的抵押貸款債務佔經濟的比重超過90%,僅次於瑞士,位居發達國家的第二。

經合組織在一份有關澳洲住宅的「簡要」報告中表示:「與國際比較,澳洲未償還的家庭抵押貸款與國內生產總值(GDP)的比例相對較高。」

「過去十年來,家庭債務負擔日益加重,與此同時,市場利率也在下降。」

經合組織的分析還顯示,在建築、供暖和製冷等方面,澳洲住房的碳排放強度僅次於美國,位居第二。

梅洛表示:「住房的碳足跡非常大。」

儘管印花稅是推動行動的障礙,但經合組織的研究發現,澳洲的勞動力流動水平相對較高。

但梅洛表示,用持續徵收的土地稅取代印花稅,將有助於加速經濟從新冠疫情中復甦,使工人更容易在成長中的行業找到新的工作崗位,並讓不斷萎縮的行業擺脫萎縮。(南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