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悉尼訊】澳洲最大的投資銀行麥覺理集團(Macquarie Group)在四大商業銀行紛紛退出財富管理業務之際,積極接盤,使它管理下的資產價值急劇增加。
隨著四大銀行逃離它們問題叢生,煩煩多多的財富管理業務以來,麥覺理集團一直利用財富管理的「權力真空」的悶聲發大財,自去年3月以來,麥覺理集團在其資深投資平台上增加了210億元的管理資產,成為靜悄悄的贏家。
據瞭解,這家全球投資銀行業巨頭通過其Macquarie Wrap平台管理的資金,剛剛超過了1000億元,並將在周五的年度報告中揭曉這一里程碑。
自2020年3月31日以來,該平台管理下的資產已飆升26%,當時它打理著791億元的資產,僅去年第四季度管理下的資產就流入了80億元,到2021年的前三個月又增加了40億元。
麥格理集團的財富產品和技術負責人韋伯(Michelle Weber)告訴《澳洲金融評論報》:「這是市場上所有結構性變化的有趣時光。」
「有大量資金在轉移。麥格理一直是這些變化的受益者,平台的增長證明了這一點。」
自從海恩皇家委員會( Hayne royal commission)對金融業的調查報告公佈以來,聯邦銀行(CBA),西太銀行(Westpac),國民銀行(NAB)和澳紐銀行(ANZ )分別在不同程度上撤出了財富管理業務,關閉和出售資產。
所謂的銀行業「退出財富管理」(Wexit),已使它們各自的財富管理平台觸發了數十億元的資金流出,財務顧問代表客戶管理資產和進行交易。
研究機構Plan for Life表示,在截至12月31日的12個月中,國民銀行的MLC平台管理下的資產下跌3.3%,降至1,170億澳元,聯邦銀行的Colonial First State管理下的資產下跌0.8%,降至1,330億元,市場領導者西太在年底時管理下的資產為1,650億元,下跌0.6%。
澳紐銀行的財富管理平台已於去年1月出售給IOOF財富管理公司。 一直致力於留在財富管理業的安保集團(AMP)則看到,金融顧問在自身造成的文化危機中將客戶資金從公司中撤出,其管理下的資產下降6.3%,縮水至1,380億元。
麥覺理集團的平台管理下的資產則增長了6%,其22年擁有歷史的Macquarie Wrap平台管理下的資產增長了26%,鞏固了其在8400億元的財富管理平台市場中第五大市場的地位,市場份額為10.7%。
韋伯士說:「我們處於大型機構參與者和專業提供商之間,這對我們來說確實是一個獨特的位置。我們致力於開拓市場。」(南平)

前一篇文章澳三月房屋貸款創新高
下一篇文章拍賣行拍賣納粹物品惹爭議 維州或将立法定為刑事犯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