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香港能夠「吉地天相」

希望香港吉'地'天相,大步跨越今次的大危機。
廣告 / Advertisement (AT)

當你看到以下的消息的時候,你的反應會怎樣呢?

示威現場,有一女子,被警槍的槍彈打盲隻眼。

8月31號,在地鐵內,有三個人被打死。

最近的就有,在地鐵內有便裝警察扮暴徒放火。

一名15歲女學生,無端白事墮海死亡,黑警不能脫疑。

一名中大女學生,在中大聲討校長大會上,聲淚俱下投訴在拘留所裏面,被警察性暴力

當你看到以上的新聞,你會怎樣反應?你當然覺得這個政府暴力,黑警暴力,但是如果稍為跟進這些消息的結果的時候,這些消息一是突然消失,或是不了了之,如盲眼的女子,警察要她報警,她沒有,警察去醫院拿到資料,該女子突然消聲匿跡。

地鐵三人死的事,喧譁一輪,突然無聲。這些事件中,最喜劇性的莫如中大女學生了,頭一天哭訴拘留所裏面被警察性暴力,第二天就改口說不是在拘留所,是在警察局,不是被性暴力,是被性侵犯,地點講錯,罪行講錯。

不管怎樣,指摘警察的宣傳效果,大大打擊了警察,以後不管政府,警察怎樣解釋,示威者的宣傳已先入為主入了民心。就算政府事後用事實解釋,又能夠有多少人會看到以上的事實呢?證明香港政府在每一件上面都慢一步,示威者方面,用盡所有的傳媒網媒宣揚他們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受害,每一次這些對政府的指摘,政府方面都是要等好耐先至能夠回應。而回答時,亦未能強調直接指正那些是謠言。

這樣的鬥爭,香港政府是輸得一塌糊塗,在現在的網絡上面,分秒必爭,尤其是社交網絡如facebook,Twitter等。這些媒體都是美國經營的,一面倒支持抗衡政府。政府在這些媒體上面設立投訴的帳號時,他們取消帳號,示威者上的東西,他們就沒下架,政府叫他們保護警察個人資料的時候,他們就推拒。但是好多時他們在自己的審查下面發覺上載的東西有問題的時候,他們就會將這些東西下架。而今天眾議院通過監管香港法案,以後這些社交網絡就會更囂張。

部份香港傳媒對示威者的暴動的鏡頭,可免則免,但是對警方,他們不理什麼,都用較長的時間去放映。舉一個最簡單的例子,每一次當警察發射槍彈之後,只要他們找到彈頭。都用長時間影那彈頭。同樣對警察在7月21號白衣人襲擊黑衣人的事件上。他們就鬧警察不做事,但是暴徒暴動的時候,就罵黑警不擇手段。示威者一直要求政府回罵五個訴求。最近,當政府宣佈反蒙面法後,他們爭取目標,就轉為反反蒙面法,暴力更加升級。

照我們在電視上面看到的新聞,只要是反對他們的人,或者不聽他們話的人,都被暴力虐待。在電視上面就見到有個穿西裝的人,被打一塌糊塗,那些人繼續打,更心狠手辣,打到那人滿頭鮮血。除了對不是自己友的攻擊外。對公眾的設施,就打得更暴力,將港鐵地鐵的設施打得一塌糊塗,但是當群眾知道鐵道停運時, 群眾不責怪這些暴動行為,反而責怪港鐵為何要停止行駛。你只要看電視新聞,你見到暴徒打爛所有站台玻璃,政府也無能,為何政府不能做一些行動,例如禁止雷射槍,噴漆。在澳洲,你若用支雷射槍去照飛機,第二天就會有人抓你啦,因為這是非法的。罐裝的噴油,根本不是隨便買到。油漆鋪所有罐裝的噴漆都是鎖在個櫃入面。怎會隨便買到。為什麼香港政府不能向澳洲借取手法。停止這些不法行為。

攻擊政府最不遺餘力的是那些所謂民主派議員,他們對香港社會做些甚麼,最近幾個月,他們除了站在暴徒前阻擋警察進行拘捕,或者站在暴徒後,慫恿暴徒衝擊警察,其他的工作,就是在立法會上面,阻止政府正常運作。就如這次最近財委會,要在立法會上面通過對公務員的加薪,其中豬海敵居然話不俾警察加薪,試想想,過去幾個月在所有政府公務員中最落力做事的是那一個部門,如果沒有警察,這幾個月一些事都沒做的立法會議員們,他們,什麼事都沒做,憑甚麼每月拿十幾萬元薪水,如果他們稍為有良知的話,應該將自己的薪水,捐獻回社會。

更荒謬是,當林鄭要去宣讀司政報告時候,政府已通告現在大量民生工程已停歇,需要正視解決。但那些所謂民主議員,只喊五大訴求的口號,阻止政府通過的話對影響民生的議程。他們都是用五大訴求來中斷林鄭的民生重要的報告,這些政棍當然無所謂,因他們被趕出議事廳,一樣可以支薪。但那些等工程開工,手停口停的工人怎辨?

香港政府,最近好難才選出一批比較做到事的議員出來,剛剛上軌道,只因林鄭的一個錯,令到整個已上軌道的立法會,又再次偏離軌道,再加上美國政府通過通過對香港的所謂關顧。實在睇不出香港的出路是什麼。筆者唯有能夠講的,希望香港吉’地’天相,大步跨越今次的大危機。

佘志明

廣告 / Advertisment (AB)
前一篇文章快相機升級多收125萬罰款
下一篇文章促請澳洲政府關注香港人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