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自由與雙重標準

澳洲主流英語傳媒,最近罕有地聯合起來塗黑頭版,抗議政府打壓新聞自由,引起中文傳媒的關注與報導,甚至嘲笑澳洲。(ABC)
廣告 / Advertisement (AT)

澳洲主流英語傳媒,最近罕有地聯合起來塗黑頭版,抗議政府打壓新聞自由,引起中文傳媒的關注與報導,甚至嘲笑澳洲。無獨有偶,香港的記者在香港警方的記者招待會上發言抗議警方打壓記者採訪,並且拉大隊抗議離開會場。

事實上,有關新聞自由、新聞事業的本質與屬性,以及新聞工作者或新聞專業人員的採訪、編輯、報導,一直出現不同的立場、看法、做法,經常出現一些特定立場傾向、一面倒選擇性的輿論宣傳,指責、攻擊、雙重標準……

澳洲主流傳媒抗議

先來看看澳洲主流傳媒最近的聯合抗議行動,多份英語報刊分別在頭版刊出塗黑了的全版篇幅,蓋上紅色的印章「秘密:不能公開」,下面印上「當政府不讓你看到真相,他們隱瞞什麼呢?」還有「新聞限制」、「秘密」、「針對新聞工作者及提供消息人士」、「在澳洲不可能發生?現正發生!」等等。這些報刊包括《澳洲人報》、《雪梨晨鋒報》、《每日電訊報》、《財經評論》等澳洲主流英語傳媒。

這些主流傳媒的新聞工作者更拉大隊,站在首都堪培拉國會門前抗議政府打壓新聞自由。事緣聯邦警察搜查了新聞集團一名記者的住所,以及澳洲廣播公司的辦公室。聯邦警察調查記者的消息來源,其中涉及澳洲軍隊在海外是否存在醜聞?是誰向記者透露有關消息?

澳洲情報機關指出,外國勢力利用澳洲新聞工作者協助情報工作。然而,澳洲傳媒更面對在揭發外國勢力滲透方面,受到澳洲現存法律的限制。澳洲現存法律,不時被拿來威逼新聞工作者「封嘴」,譬如指責記者誹謗,導致新聞工作者面對被起訴的危險。澳洲新聞工作者是否能夠以「維護公眾利益」為理由,去保護本身的新聞工作,實屬存疑。澳洲現存的法律,在保護新聞工作者方面,存在很大的改善空間。

對新聞工作者打壓

澳洲主流英語傳媒採取聯合行動,一起抗議政府打壓新聞自由,立即受到中文傳媒的關注及廣泛報導,當中有特定立場傾向一面倒的輿論,也就趁機攻擊澳洲政府與澳洲主流傳媒,指責澳洲主流傳媒,跟這些特定立場傾向一面倒的輿論「存在出入」、「不一致」。

回顧三十年前的春夏之交,人民日報等一群新聞工作者也走上北京的街頭,舉起標語「新聞要客觀公正」、「我們要說真話」等等,走進百萬群眾的遊行隊伍當中。在香港的中共「喉舌」《文匯報》,當年更破天荒地「開天窗」,刊出「痛心疾首」四個大字。《文匯報》社長李子誦、總編輯金堯如、副總編輯程翔、記者劉銳紹等人敢於為人民吶喊,可惜其後被整肅。《文匯報》當年「開天窗」的一幕,媲美澳洲主流傳媒塗黑頭版。

香港警方日前舉行的一次記者招待會上,就有一名女記者站起來發言,向警方發言人指出警察打壓記者採訪,包括使用強光電筒照射記者的眼睛與攝影鏡頭,阻礙記者正常採訪工作。更有身穿記者背心戴著記者證的記者,被警察強行扯下防毒面罩,讓記者面對現場的大量催淚氣體,警察明顯違反了《反蒙面法》對記者的豁免。警察違法不出示本身的委任證,甚至遮蓋警察制服的編號。

女記者被警察射眼

香港警察對記者的打壓,近月越趨暴力。正當那些具有特定立場傾向一面倒的輿論,宣傳早前被射中眼睛的醫護少女,可能是被參與示威的人用丫叉射彈珠射中,不可能是被警察開槍射布袋彈射中所害。事情還未找出真相,卻已經有一名女記者Veby Indah,被警察橡膠子彈射中右眼失明。

整個事發過程,被現場記者拍攝記錄下來,當時警察並非面對危險,而且明知一群記者站在現場。警察卻在毫無警告、毫無需要的情況下向記者開槍。受傷記者的代表律師,已經向高等法院要求公開開槍警察的身份,以便向這施暴警察提出起訴。

中文傳媒中具有特定立場傾向、一面倒選擇性的輿論宣傳,在這段時間內幾乎可謂極盡全力去醜化香港這片土地上的人,讓人以為香港這片土地上人人都是「暴徒」,應該對這片土地上的人「殺無赦」。

這些輿論宣傳,絕不會去提這片土地上的和平、友愛、民心所向的一面。譬如,一名年輕人Oliver Ma獨自在街頭演唱,卻被一群警察包圍指他發出噪音,原因只是他唱出一首歌被警察認為是「謀反」的歌曲。但迅即被圍觀的市民群起與Oliver一起高歌,即使警方出動防暴警察增援,在場市民也毫不畏縮繼續支持這位歌手直至他安全離開,這就是民心所向!

反對官僚權貴檢查

具有特定立場傾向、一面倒選擇性的輿論宣傳,指責這片土地上出現「暴徒」,卻絕不會報導龍門冰室被一群「藍絲暴徒」襲擊打爛玻璃等等,然後這間愛護香港人的龍門冰室,竟然能夠獲得大批市民前來支持光顧,排隊的人龍排上一個多小時!這就是民心所向!

具有特定立場傾向、一面倒選擇性的輿論宣傳,站在當權者與警察的一面,維護當權者與警察,而並不願意去客觀、公正地報導這些真實情況與民心所向。只要一提這些實情與民心,就會質疑閣下是否「中立」?而這些質疑,並不會去問問《人民日報》、《環球時報》是否「中立」?

曾經辦報的共產主義創始人馬克思,認為新聞事業是「人民喉舌」,而非官僚權貴的喉舌。馬克思明言:「政府只聽見自己的聲音,它也知道聽見的只是自己的聲音,但它卻欺騙自己,似乎聽見的是人民的聲音,而且要求人們擁護這種自我欺騙。」馬克思反對報刊要接受官僚權貴的檢查,反對報刊為官僚權貴賣命!

(歡迎讀者意見回饋,作者電郵:[email protected]

新南威爾斯大學政治學博士

林 松

廣告 / Advertisment (AB)
前一篇文章黃金海岸重建房屋埋藏舊鈔
下一篇文章照燒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