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人經濟圈與保育廣東話——主觀願望與客觀事實

身在澳洲的香港人,從去年開始至今,越來越感到需要組織聯合在澳的香港社群。這段時間在澳建立的一些網上香港社群,人數最高的一個社群已經高達一萬四千人!這些新建立的網上社交群體,以近年年青一代的新移民和留學生人數較多。這些年青人,懂得善用互聯網科技,熱衷於聯絡「同聲同氣」者,很容易就走在一起建立社群圈子,探討生活在澳洲面對各式各樣的事情。

生活在澳洲的香港人,逐漸關注保障本身的權益,以至發展在澳的港人經濟圈。在澳港人中一些已經成家立室並且有小朋友的,難免又提到對下一代的中文教育與廣東話教育。

澳洲華裔人口變化

新一代的年青移民,充滿幹勁魄力,提出很多建議。最近看到有提議,包括討論聘請港人教師教授小朋友廣東話及繁體字,並且探討如果組合在澳港人的力量,是否足以建立香港人自己的學校?不過,已經立即有其他人提醒,澳洲其實已經有不少中文學校存在。很明顯,新移民並不太了解澳洲華人社會的情況。

事實上,澳洲華人社會與香港有關的,不可不謂歷史悠久,在下祖父那一輩已經從大清國踏足澳洲,在澳洲辛勤工作賺錢,積累工作收入去保障香港的家人生活穩定。早期的澳洲華人,基本上以廣東人為主,說廣東話或廣東其他方言。但八九十年代以來,越來越多來自中國其他省份的留學生與移民,令原本以廣東人和說廣東話為主的澳洲華人,逐漸變成以中國大陸各省份同胞及華語普通話佔主導地位。

在澳洲歷史比較悠久的中文學校,已經具有四十多年的歷史,早期就是教授廣東話及繁體字,但自從澳洲華裔人口變成中國大陸背景及華語普通話佔大多數,這種情況也影響了中文學校的發展。中文學校變成數以百計,互相競爭。近年已經有一些中文學校倒閉,包括教授廣東話與普通話的。

是否保障港人利益

一群熱心家長加上專業教師,與在下九年前創辦中華文化學校時,已經有人提醒說有些學校創辦一兩年就無法維持下去。但當時因為大家都一心想教好下一代,培養好小朋友的中文語言能力與自信心,所以一步一腳印地堅持辦學。

在最近網上社交群的討論中,由於看見有人放上個別中文學校的網址鏈接,所以也放上自己學校的網址鏈接,讓大家了解多一點關於中文學校的情況,但迅即被網群管理員刪掉網址鏈接。說起來也有點諷刺,因為個別社交群早前籌備成立社團,並且向有關政府部門申請資助時,曾經要求在下的學校發信協助參與申請。但現在一見到網址鏈接貼上社交群,卻立即刪掉!「打完齋,不要和尚」!

誠然,香港人有時會厭惡一些商業行為,這是可以理解的。但現在的事實情況是,第一,澳洲的中文學校大部份都是在澳洲教育部門登記,註冊成為不牟利性質教育機構,並不等同於數理化補習學校那樣的商業牟利性質。學費便宜一大截,已經明顯不過。第二,最近討論保障和發展在澳洲的香港人經濟圈,如果連香港人的網上社交群體都不許放上成員的網址鏈接,讓大家了解香港人建立的中文學校,以至其他港人事業,這樣到底又是否保障和維護在澳洲的香港人利益?

選煲冬瓜或廣東話

網上社交群的討論有時也很有趣,談到中文教育,不時就會演變成爭論,到底應該學習正體字(繁體字)還是簡體字?學習廣東話還是普通話?一方面,不少香港人都主張堅持學習正體字,反對學習「殘體字」。另一方面,已經有不少香港家長讓子女學習「煲冬瓜」(普通話),但也有香港人主張保育粵語(廣東話),因為粵語才是香港人的語言。

保育粵語,是一個極之良好的主觀願望,筆者「舉腳贊成」,因為事實上粵語保存了漢語古文的很多特色,包括發音與用詞。譬如古詩「悠然見南山」,粵語就保持了「見南山」的「見」。現在「煲冬瓜」說的是「看」,通常會說成「看南山」。「煲冬瓜」大概只是清末民初發展出來的一種語言,沒有粵語的歷史悠久。

據說,中華民國成立初期曾經討論過使用哪種語言為「國語」,當時提出兩大選擇,就是廣東話和北京話,孫中山傾向選擇廣東話為中國的國語。但最後在表決時,廣東話以一票之差落敗,北京話成為國語。時至今日,廣東話不時受到「國語人」的歧視,遇過來自北方的家長質疑廣東話是什麼方言,問為什麼不說標準的中國語言「煲冬瓜」?

香港特色的菠蘿包

談到中國大陸同胞尤其並非廣東人,不了解粵語在一定程度上好好保存了古代漢語的一些東西,只是從政治角度去否定粵語。但對於提出在澳洲保育粵語,客觀事實卻是有點冷酷的。

三四十年前在澳洲開辦的中文學校,還可以招收到大量學生學習廣東話。但近年的澳洲華裔家庭,讓子女學習中文的話,已經轉向學習普通話,包括部份香港人家庭。因此,近年已經有教授廣東話的中文學校無法經營下去。開設廣東話中文班,根本就無法招收到足夠的學生。年輕的香港新移民,看來不了解澳洲中文學校的情況。

在下的學校,近年就推出一對一、一對二的教學。這種靈活安排,既可以滿足到一些港人家庭的需求,在教學上更事半功倍,教學效果更理想和見到成績。但問題是,有的家長寧願把金錢花在數理化或音樂體育上,而不願意花在學習中文、粵語方面。

保育廣東話,並非不能做,但如果要保障和發展在澳的香港人經濟圈,中文學校就得多元化發展,既提供廣東話課程,也提供華語普通話課程。就像香港人也可以開上海菜館、馬來餐廳一樣。香港食店可以賣香港特色的菠蘿包,也可以賣並非香港特色的餃子和湯圓,這是為了生活。

一個良好的主觀願望,是否能夠成事,就得看看如何調整去配合面對的客觀事實。事實上,香港這個城市的文化,本來就是多元文化!多元文化就是建基於彼此互相包容!

(歡迎讀者意見回饋,作者電郵:DrLinBin@hotmail.com)

新南威爾斯大學政治學博士

林  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