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大選促進中國和平統一

澳洲全國大選明天(周六)投票
廣告 / Advertisement (AT)

澳洲全國大選明天(周六)投票,本地華裔社區可謂空前熱鬧,有關澳洲大選的微信群如雨後春筍般遍地開花,不僅在微信群上直播候選人與選民的即時問答,華裔社區更出現不少候選人與選民的互動身影,既有候選人的辯論會,也有各式各樣的親民拉票活動。

不少來自中國大陸的中華兒女,可謂第一次這麼熱情投入到這場普及而直接的選舉中,大家都很珍惜手中的一票,珍惜能夠享有投票權去選出澳洲這個國家的執政者。冷靜地去看華裔社區越來越投入澳洲的普選,這也是很好的民主一課,學習及體會:以和平的普選,取代中華民族五千年歷史的暴力革命與近代的顏色革命,促進中國走向和平統一。

生於斯長於斯人物

拙作介紹過澳洲國會第一位具有華裔血統的澳洲國會議員劉威廉(Bill O’Chee),是華洋混血兒、國家黨成員,1990年進入參議院成為參議員,任職至1999年。第一位女性具有華裔血統的澳洲國會議員黃英賢(Penny Wong),是工黨成員、華洋混血兒,2002年進入參議院成為參議員至今。第一位出生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華裔澳洲國會議員王振亞(Dio Wang),22歲來到澳洲,2013年以彭瑪團結黨成員身份進入參議院成為參議員,2016年落敗。

還有第一位出生於中華民國的華裔澳洲國會議員陳之彬(Tsebin Tchen),1999年以自由黨成員身份進入參議院成為參議員,任職至2005年。陳之彬1940年出生於中國重慶,他的父親是中華民國政府一位外交人員。陳之彬自小跟隨父親出使外國,18歲留學澳洲,其後定居於此。

若說「生於斯長於斯」,澳洲國會中的華裔議員,陳之彬是第一位地地道道生於中國者,王振亞是第二位。陳之彬出生於中華民國時期,當時的中國是國民黨一黨專政。王振亞出生於中華人民共和國時期,此時的中國已經變成共產黨一黨專政。兩人先後分別來澳定居,入籍澳洲才享有澳洲的參政權利。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記得2014年應邀到首都堪培拉國會的議事廳內,歡迎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習近平到訪,筆者很明白自己是以澳洲國民一員身份去歡迎外賓習近平。然而,當時有人雖屬澳洲國民,卻明顯搞錯自己的身份,竟然大搖大擺目中無人地走進國會,予人的感覺仿似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以「大臣」的姿態去迎接「我王駕到」!似乎差點要燒掉澳洲護照,改持中華人民共和國護照!如此表現予人印像惡劣,事實上破壞澳中兩國友好關係!

更甚的是,澳洲華人議政圈子近年面對中國大陸的改革開放與香港問題,曾經出現某些奇談怪論,不僅錯誤宣揚「澳洲沒有普選」,還宣傳「中國人比印度人還不如」,「中國人只配做吃飯動物」、「華人與狗不得普選」這類意識歧視中國人。

澳洲華人社區近年出現這類光怪陸離的事情,到現在越來越多人熱心投入澳洲三層政制選舉,實屬一項進步。現在不僅華裔澳洲國民熱心議政參政,即使連來自中國大陸沒有投票權的各種涉外人員,包括官方與民間,也趨向關心和想深入了解澳洲的選舉。這種現像說明,第一,中華民族並非吃飯動物,中華兒女有能力站起來。第二,西方做得到的選舉,中華民族也可以做得到。第三,中華民族甚至可以比西方國家做得更好、更民主,台灣的地方公職人員選舉到普選總統,就遠遠勝於西方國家。

促進祖國和平統一

談到台灣的選舉,過去很長一段時間也被某些宣傳妖魔化、片面化。但近年中國大陸繼續進行改革開放以及發生在香港的一連串問題,北京中央以至環球時報已經注意到暴力革命及顏色革命的危險與禍害,明確反對暴力革命及顏色革命,避免提及毛澤東當年搞的紅色革命、湘獨、蘇獨、暴力革命!

澳洲華人社區近年出現很多號稱「澳洲中國和平統一」的「促進」社團組織,有人好奇地問:「要把澳洲和中國兩個國家和平統一成為一個新的國家嗎?」這可以是一個笑話,但也可以是一種擔憂。

這些組織及成員,可視為「被統戰」的對像,也可以成為協助「統戰」的「工具」。但其實還可以有第三種可能性,只不過看看有沒有人願意去承擔,就是把澳洲的和平選舉經驗,分享到中國,促進中國海峽兩岸的和平統一,而不是再像毛澤東當年那樣搞顏色革命、暴力革命去推翻政府。

中華民族的五千年歷史,可謂都是中國人打中國人。現在的台灣,卻可以通過一紙選票的民主選舉,把國民黨拉下台,把民進黨拉下台,無需再像毛澤東當年那樣動刀動槍,這樣的寶貴經驗值得推廣到整個中華民族!中國大陸也需要和平穩定發展,中國人當然也有能力,可以以和平選舉取代暴力革命、顏色革命、紅色革命,可以做得比西方國家更好更民主!

(歡迎讀者意見回饋,作者電郵:[email protected]

新南威爾斯大學政治學博士

林  松

廣告 / Advertisment (AB)
前一篇文章澳前總理霍克病逝
下一篇文章一帶一路成果豐破質疑